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46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46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怎么这次就叫我凌薇,而不是叫凌小姐了呢?颜颜好闷骚。”

    凌薇说话的语气很轻,一改她往日里调侃的调子,变得格外温柔。左靖颜将视线落在她略显苍白的侧脸上,现下,这人正安静的看着天花板,明明是一副发呆的模样,那只抱着自己的手却紧得要命,根本无法挣开。

    “凌薇,别闹了,放开我。”左靖颜向来都是个冷静自持的人,哪怕再贪恋此刻的怀抱,她也不允许自己沉溺其中。正如她每天告诫自己的那样,不能由着凌薇靠近自己。因为她知道,对方带给自己的影响力真的太大太大了。凌薇于自己,就好比是猎人和猎物的关系。自己处处受制于她,有时候,也许只是对方随便生出的一个念想,就会让她万劫不复。

    “颜,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

    “你说什么?”在想心事的左靖颜并没有听清凌薇的话,疑惑的反问道。看她窝在自己怀里想动又不敢动,一副胆怯无辜的模样。凌薇笑,把左靖颜抱得更紧,再将唇瓣贴在后者的额头上,轻轻磨蹭。

    今晚,她几乎是半只脚踏进了棺材里。凌薇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保镖里竟会混进杀手。当身体被冰凉的利刃刺穿,那一刻,她的大脑和思想都是放空的。眼见对方露出一个阴狠的表情却并不拔刀,反而是在其中搅动着。那强烈的刺痛让她回了神,那时,凌薇没有面对死亡的恐惧,只有深刻的眷恋与不舍。

    她还没有对左靖颜说一句正正经经的表白,更没有好好疼疼那个女人。甚至,她连道别都没说,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凌薇想,如果就这样死掉,真的太不值了。就算要死,也应该死在左靖颜身边,对她说上一番感人至深的话。这样做,对方就不会轻易将她遗忘。至少,在短期之内,是不会的。

    这样自私的想着,凌薇拼尽全力将男人推开。随着两个人分开,那把带着倒刺的利刃从她体内滑出,带来生生将皮肉撕扯而来的疼痛。只不过,身体的伤痛,凌薇已经顾不上了。她急忙按响墙上的警报器,不客气的朝男人连开数枪

    很显然,对方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即使用刀面对拿枪的自己,也不见丝毫慌张的迹象。看他躲在沙发后面,凌薇捂着伤口靠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同时也在分析此时的情况。首先,她并不知道这个杀手是否有接应,贸然出去,万一碰到带枪的人,自己很可能会丢了性命。与其冒那个危险,还不如凭着这两颗子弹,和这个杀手进行最后一搏,以便于拖延时间。

    凌薇不动,杀手也聪明的没有任何动作。渐渐的,凌薇觉得四肢越来越冷,伤口流出的血也淌了满地。见那些血顺着门缝流出去,她笑着,缓缓朝沙发走去。她知道,再撑下去,自己就算不被杀手杀死,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这两条路,绝不该是她的下场。她要活着!她凌薇不可以就这样死掉!

    只是,凌薇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低估了杀手的反应速度。当她靠近沙发的时候,那整个沙发竟是被对方抬了起来。看着朝自己砸过来的沙发,凌薇急忙闪躲到一旁,从而露出破绽。眼见那把银色的刀刃直刺而来,凌薇在心里告诉自己,躲开!一定要躲开!可,身体却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她想,如果不是叶医他们及时赶来救了自己。现在的她,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你才受了伤,应该好好休息,现在还要出去,你想死吗?”忍耐着心里强烈的念想,当凌薇输完血的第一时间,她不是准备休息,而是让司机送她回去酒店。见叶医明明是担忧却故意装作凶神恶煞的模样,凌薇笑了。这个女人还是那么不坦诚,担心就说,干嘛要这么别扭呢?

    包括叶医在内的所有人都拦不住凌薇,看着她决然的眼神,叶医把几包绷带和药放进凌薇包里,送了她一个滚字就跑回自己的房间。笑着坐上车,凌薇在心里嘲笑叶医刀子嘴豆腐心。想到自己明天还要回去凌云堂处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心里又是一阵烦躁。

    只是,她现在所做的决定并不是任性,而是她有必须要回去酒店的理由。那里,有一个她想到几乎要发疯的女人。看不见左靖颜,她的心,都想到发疼了...

    “颜颜,我承认,我是个很烂的人。我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私生活糜乱,床伴更是多到一个小时都数不清。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在想,你这种女人,究竟有什么清高的资本?到了床上,估计也是和那些浪荡的货色一样,根本没什么不同。”听着凌薇的话,左靖颜并不吭声。她没想到对方会忽然说这些,可不论接下来的内容是什么,她都愿意去听完。

    “可是啊,后来我发现,你和她们是真的不同的。你很坚强,哪怕被成康那样对待也没有哭,却因为我的话而流下眼泪。那时候,我看你强忍着不肯哭的模样,我心里真的好酸,好难受,恨不得一巴掌抽死我自己。再然后,为了我心里那点一文不值的好胜心,我把你的丑闻抖出去,却没想到你会因为这件事而病倒在家里。”

    “如果不是那次落水,我根本不会发现,更不会承认,我是真的喜欢你。对我来说,要我认真去喜欢一个人,真的很难。可你却那样轻而易举的征服了我,左靖颜,你是我的骄傲,你知道吗?并不是你配不上我,是我...比不起你。”

    “别说了。”鼻子酸楚的几乎要断掉,左靖颜扭过头不去看凌薇泛红的眼眶,视线却是逐渐模糊起来。“颜颜,别再拒绝我了?好不好?我不在意,我什么都不在意的!我不在意你有过孩子,我不在意你的年纪,还有我们之间的那点距离,我喜欢你。”

    “对不起,我并不喜欢你,请你从我的房间离开。”凌薇的一字一句是那么坦诚,却像是疾剪那般射在左靖颜心里,让她苦不堪言。看到凌薇这样,她又何尝不难受?不心疼?她多想告诉凌薇,自己也喜欢她,也想要和她在一起。可是,她做不到啊!

    凌薇还那么年轻,自己却已经42岁了。当她50岁的时候,凌薇也才30多一些。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权利用爱的名义去伤害自己或其他人。左靖颜不忍心让26岁的凌薇陪着自己慢慢老去,更不想等到自己人老珠黄,从对方的眼中看到哪怕一点点就足以让她崩溃的嫌弃。

    “呵呵...”听着左靖颜的逐客令,凌薇笑着将左靖颜死死搂住。那力道极大,几乎让后者无法呼吸。无奈之下,左靖颜只好用手扶住凌薇的腰,想撑起身体。只是,当手掌触碰到那块位置,黏稠温热的触感瞬间便把她的手给打湿。看着上面猩红的液体,左靖颜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把凌薇身上的黑色毛衣向上撩去。入眼,是触目惊心的一片红色,还有那块被染红的纱布。

    “凌薇!你受伤了!?快,起来,我送你去医院!”左靖颜想要拉凌薇起来,后者却只是含笑的看着她,一动不动。就好像因为不想上学而耍赖的小孩子,让人生气却又打不得。“你起来好不好?我送你去医院,你在流血。”左靖颜不知所措的看着凌薇逐渐被血染红的纱布,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

    “啊,如果流点血就能让颜颜这样着急,我不介意流多一点。就当是大姨妈从腰上流出来,不好吗?”

    “凌薇,去医院好不好?”见凌薇依然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左靖颜想要扶起她,又怕对方的伤口裂的更大。无奈之下,左靖颜尝试着想要抱起凌薇。这次,后者反而主动环上她的脖子,直接吻住她的唇瓣。

    熟悉的味道侵入口腔,温柔且湿软的物体在她的唇舌之间不断游移挑拨,只一会的功夫就让左靖颜没了力气,直接趴倒在床边。见凌薇得意的模样,左靖颜只觉得鼻子所承受酸疼已经到了临界点,眼眶逐渐朦胧起来。这个女人,为什么总是要把她弄到这样狼狈的地步才甘心?她,真的是让人又爱又恨。

    “好颜颜,不哭了。我会叫叶医来帮我看伤,你只需要告诉我,这次的表白,你接受吗?”

    “凌薇,我...”

    “嘘...不要说任何原因,我再也不要从你嘴里听到一点拒绝的话。我喜欢你,左靖颜。那么,你喜欢我吗?”

    灯光打在凌薇苍白的脸上,让本就虚弱的她看上去好像随时都可能会晕倒。喜欢?还需要问吗?只怕是因为太喜欢了,才会这样不停的拒绝,不停的疏远。终究,是怕得到了再失去而已。可是,既然连生死都不怕了。失去,又能怎样呢?左靖颜,你该勇敢一点。

    当额头被两边微凉的唇瓣吻住,凌薇看着左靖颜脸色通红的朝后退去,笑着将她抱住。

    “颜颜好乖,亲额头什么的,真是好宝宝呢。”

    颜,你的不安,我都能感受得到。从现在起,凌薇就是你的女人。所有我承诺过的一切,都会兑现。

    作者有话要说:呦西,欢迎大家来到每晚八点准时上演的别人说我太猥琐,我笑他人看不穿。容嬷嬷皇后是真爱,小燕子跑来当小三的话唠话唠晓暴最大,看了此章不留言腿毛就会长满腿,穿黑色丝袜都遮不住的清新内涵,淑女晓暴从不诅咒他人的绿字小剧场栏目!

    呜呜,在经过了千辛万苦,跋山涉水,阴招险招算尽,苦肉计再来一发之后,我们的凌老板终于是和小颜颜有了实质性的进展!这个进展还是很大的,虽然木有h!左姐姐也没有确确实实的说出来!但至少,两个人的关系不再那样扑朔迷离加乱七八糟的暧昧了!在此,为难得深情一次的凌老板鼓掌!左姐姐这么萌的大龄小女孩就这样被你勾搭走了!你知道我们有多想要拥有一个左姐姐吗!?咳咳...摸左姐姐头什么的最萌了!尤其是那个年龄差和身高差。(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想到,咕咕摸左姐姐的头,或者是谢霜霜摸左姐姐的头呢?这卖萌的方式太不对了!!身高差距有点太大啊喂!)

    那么,副cp挑大梁的内容暂时先告一段落,接下来应该是主副cp加酱油党,还有boss党,反派党,炮灰党各种齐聚首的章节。啧啧,众所期待的蓝蓝和战姐姐见面的戏码终于要上演了!!!!!怎么办!抖m的我好激动啊喂!大虐什么的,终于要开启了!好开森!←众人:开心你妹啊!

    另外,最近有想写一个特别的H。就是两个主角在来大姨妈的时候磨豆腐,然后血流成河的场面。你们,能接受么?如果不能,请告诉我,我是绝对不会写的!虽然奴家会恶趣味的偷偷写,但我是绝对不会发在晋江上的!哼!奴家是有节操的!才不会告诉你们,我非常想写在大姨妈的时候磨豆腐!好吧,请大家原谅我莫名其妙,并且十分诡异的恶趣味!如果大家真的很恶心这个,请务必严肃的认真的!用正直脸的告诉我!

    ☆、第章

    时间很快就到了11月5日,这天,对于X市的许多人来说,都是格外繁忙的一天。因为,今天正是莫霖的孙女,言氏总裁言律的千金,目前言氏总经理言清菡29岁的生日。莫家一向注重礼节和排场,尤其是作为莫霖最喜爱的晚辈。言清菡回国后的首个生日,定不会普通。

    早在一个月之前,莫霖就已经着手去安排言清菡的宴会。大到邀请嘉宾,小到每桌的菜肴酒水都必须经过他的考核与验证才可以通过。想到言清菡只是过个生日就得到莫霖如此重视,莫家人在嫉妒的同时,却又不得不去帮忙。

    只是,作为今天这场酒宴的主角,言清菡此时又在做什么?也许,只有蓝汧陌才知道。

    “清菡,生日快乐!”一碗热腾腾的长寿面端上来,言清菡满脸笑意的看着蓝汧陌,伸手抱住她。“你啊,已经对我说了十几次生日快乐了,怎么?你是希望我越来越老吗?”再完美的女人,也会介意自己的年龄。想到她已经29了,言清菡不免有些愁闷。尤其是,面前的蓝汧陌就只有25岁。

    “怎么会呢?我当然是希望清菡永远年轻下去。不过,就算清菡老了,也是世界上最美的老太太。”蓝汧陌用头蹭着言清菡的脖子,在上面落下一个个浅吻。瞥见她这副贪婪又乖巧的模样,言清菡兀自吃面,由着她胡闹。

    “清菡今天要几点才回来呢?”

    “等我吃完这碗面就回去莫家,酒宴是6点开始,在这之前,我要先去选衣服,还要做一些造型。至于几点结束我并不确定,但我会尽量早些回来陪你。”

    “恩,清菡真乖。”

    蓝汧陌说完,用手指划过言清菡埋在衣服下面的锁骨。看着对方因为自己的动作而脸色微红的模样,她真是有些舍不得放这样可口的人儿回去莫家。“清菡,要记住,你是我的。今天晚上的酒会,不许多喝酒,也不许随便对人笑。要是清菡招惹一堆狂蜂浪蝶回来,我可要...好好惩罚你呢。”

    这句话听起来像威胁,实则又是在为自己的某些私欲找借口。感到蓝汧陌的手正在自己胸前来回揉捏,言清菡忽视掉身体涌起的怪异,将她的手拍开,却觉得自己用力太大,又赶紧抓回来替蓝汧陌揉了几下。“不许闹了,你在家里休息,等我回来。”

    “唔,好。”得到蓝汧陌的回应,言清菡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在关门之前,她用余光不小心瞥见房中人眼里的不舍。那是一种贪恋却又在极力克制的感觉,明明不想要自己离开,却又不得不放手。这样看着,言清菡心里闪过一丝酸疼。她走回去,将蓝汧陌紧紧抱住。

    “小陌,别露出这样的眼神,我会心疼。”

    “我没事的,清菡快点去吧,走了走了。”蓝汧陌用手拍拍言清菡的屁股,把她推出门口。眼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她想了想,最后还是拨通凌薇的电话。“凌薇,今天的生日会我还是不去了,我不想给她造成麻烦。”

    “什么?不去?不行不行!我都替你准备好行头了,不少钱呢,你必须去。再说了,有我在,你怕什么?”

    “我只是不想给她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放心,有我带你进去,没人会说什的,莫老头还能把你赶出去?”

    “那...好吧。”

    “嗯,我现在就和颜颜过去接你,你准备好了啊。”

    “知道了。”

    挂断电话,蓝汧陌坐在沙发上发呆。忽然,她像是想到什么一般,急忙跑进厨房把一个正方形盒子拿出来。打来盖子,随即便有阵阵浓厚的奶油味迎面而来,里面赫然是一块精致的圆形蛋糕。整个蛋糕以白色为主,并没有太过华丽的修饰,却干干净净的让人喜欢。

    蛋糕正中间写着清菡生日快乐几个大字,在底部还用巧克力画了两个亲吻在一起的女生。除了这样简单的点缀之外,奶油周边还有数颗圆形的奶球,它们被切成花型摆在蛋糕周围,内里则是五颜六色的夹心。这个蛋糕,是蓝汧陌在今天早上偷偷做好的,甚至还费劲心思藏起来。为的,就是给言清菡一个惊喜。

    蓝汧陌把蛋糕放进冰箱里,才关上门,凌薇到达的短信就发了过来。看了眼躺在猫窝里玩鸭子玩具的咕咕,蓝汧陌把一包没有开封的猫寿司扔到沙发上,拿了手机离开房间。

    “啧啧,亲爱的,今天还是这么美啊。”车上,凌薇一看到蓝汧陌下来,就吹着口哨调侃道。看看坐在副驾驶的左靖颜,蓝汧陌对凌薇竖起一个中指,坐上后座。“宝贝儿,几天不见,没想到你对我老妈有了兴趣,真是重口味啊。”

    凌薇脸皮厚,自然不会介意蓝汧陌比中指的动作。见她一脸贱兮兮的模样,蓝汧陌并不想在左靖颜面前损她。这两个人能够走到一起不容易,听凌薇说,还是用血的代价才换来的。看着开车的凌薇动不动就吃几口左靖颜的豆腐,而后者就只是不好意思的瞪她几眼。把左靖颜害羞时那副小白兔的模样收在眼里,蓝汧陌心想,这左靖颜以后一定会被凌薇吃的死死的。

    作为和莫家关系不错的凌家,言清菡的生日,他们自然收到了邀请函。凌柯年事已高,身体也不好,自然不会出席言清菡这个小辈的生日酒会。过去的人,自然就只有凌龙和凌薇了。因为这两兄妹的关系不和,他们自然不会一同出席,也正好解决了蓝汧陌不愿和凌龙见面的尴尬。

    在以前,凌薇很少会参与这种大型宴会。如果不是言清菡过生日,而蓝汧陌又摆出那么可怜的模样,她也不会主动去趟这种浑水。一路开车到了某家大型商场,这里,自然也是凌薇旗下的产业之一。说起来,凌薇还是很有经济头脑的。纵然身为凌云堂的堂主,可商人该做的事她倒是一样都不少。

    饭店,酒吧,购物商场,她处处都要分一杯羹,哪样都不想缺。看到老板大驾光临,那些经理一个个的正装迎接。而凌薇却是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直接搂着左靖颜的纤腰就上了顶楼。顶层这里,是集美容美发,休闲养生,造型设计为一体的会馆。除了有来自于世界各地顶级的服装品牌以外,还有化妆品,香水,造型设计师。

    三个人才进去,便有一个外国女人朝她们冲了过来。蓝汧陌和左靖颜甚至没来得及看清她的样貌,女人就已经将整个身体挂在凌薇身上,给了她一个激情的法式热吻。看着旁黑了脸的左靖颜,蓝汧陌扶额,越发觉得和凌薇出来是件闹心的事。

    “宝贝儿,你最近在忙什么?怎么都不再来找我呢?你知不知道?人家的身体很想你?”外国女人有着一头金灿灿的风骚大卷发,还有两座暴涨到几乎要把衣服给撑破的山峰。见凌薇心虚的表情,左靖颜本就阴郁的脸色越来越臭。如果要用一种食物来形容,绝对是又青又黑的松花蛋。

    “呃,最近工作太忙,所以就没有来找你。对了,这是我的朋友,蓝汧陌,还有我现在的女朋友,左靖颜。”凌薇说着,将蓝汧陌推给外国女人,同时伸手搂过左靖颜。这时候,外国女人才注意到她们两个。她看了看面前的蓝汧陌,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再看看左靖颜,那眼神却由惊喜变成暧昧。

    “哦?新的床伴?技术很好?”很显然,外国女人并不吃醋。她认为,左靖颜和凌薇的关系,就和凌薇与自己一样。只上床,不谈情。“这位小姐,你好。我知道你是外国友人,所以有些搞不太懂中国话。女朋友和床伴,并不是一个意思。”

    这时候,左靖颜终于开了口。178的净高加上5公分的高跟鞋,让她比那个外国女人高出大半个头。此时此刻的左靖颜是冷傲且不易亲近的,正如凌薇第一次看到的她,和刚才那个在车里被调戏的就只敢瞪人的小白兔差了十万八千里。

    “What?凌?你认真了?”外国女人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去问凌薇,看到她的反应,凌薇揉着发疼的头,郁闷的很。

    “凯琳,如她所说,她是我的女朋友。不是床伴,而是要一起渡过一辈子的女人。”

    “OK,I know,那你今天过来是?”叫做凯琳外国女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难缠,而是很快的平静下来。她与凌薇不过是床伴关系,至于凌薇要找谁当女朋友,是不是要改邪归正,都和她无关。

    “我们今晚要出席一个生日宴会,主角是蓝的女朋友。所以,你懂得。”

    “ok,交给我,就先这位美女吧。”

    凯琳说完,带着蓝汧陌朝里面走去。看着两个人走远,凌薇赶紧抓住左靖颜的手,想要解释。“颜颜,你听我说,凯琳和我是很好的朋友。虽然我们以前有过关系,但已经很久没再联系了,自从我打算要和你在一起之后,就没有和任何一个女人做过那种事。”

    很显然,凌薇是惊慌的。她今天过来只是想找造型师做造型,却没想到会碰到凯琳。想到这女人一个月就只上几天班,凌薇在心里暗骂自己今天一定是走了狗屎运。否则,怎么会才出门就碰到这么个大炸弹?

    “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的伤还没好,今晚注意些,不要把刚养好的伤口弄裂了。”见左靖颜温柔的抚摸着自己腰间的那处伤口,凌薇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着实觉得左靖颜很反常。一般女人遇到这种事,就算不大吵大闹,也会生气的吧?

    “颜颜,你...不生气?”凌薇疑惑的问道,虽然她很庆幸左靖颜并不愿追究自己的过去。可是看到对方如此无所谓的样子,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总感觉,左靖颜是不在乎自己,才会表现的那么平静。

    “呵呵,生气又有什么用呢?我没能早些遇见你,更无法把你以前的那些痕迹抹去。既然打算要和你在一起,我就要做好碰见这种事的心理准备。只不过...下一次,我希望你能够保护好自己。不要总是让一些属于我的部位沦陷给其他人,知道吗?”

    说到这里,左靖颜抓着凌薇的衣领将她拉到自己面前,用指腹轻轻擦拭过她的唇瓣,最后又狠狠捏了下凌薇没有受伤的那侧腰。听到对方疼到嗷的一声叫出来,左靖颜勾起嘴角,徒留下呆愣在原地的凌薇,转身走去店里看衣服。

    过了许久,凌薇才回过神来。她摸着自己的唇瓣还有被捏疼的腰,实在不敢相信刚才那样霸气又妖媚的人竟然会是左靖颜。看着那个高挑的背影,凌薇花痴的想。像左靖颜这样时而温柔,时而弱受,时而又这么帅气的老婆,她要是弄丢了,还能去哪里再找一个呢?想及此处,凌薇急忙跟上左靖颜,从后面将她紧紧拥住,在她的脖子后面落下一吻。

    “颜颜,你最近变得腹黑了呢,是不是被蓝汧陌那货给咬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欢迎大家来到话唠话唠晓暴最大,今天前缀真的不长因为我要留到之后再说的无比清新,超级内涵的绿字小剧场栏目!作为虐前的铺垫,一些必要的内容自然不能少了,群魔乱舞什么的,一向是又萌又难写啊。光是那些酱油党和炮灰党就要写好长时间!所以,大家别急哦。

    这章算是主副cp都有的一章,不过进展偏向于副cp啦。左姐姐和凌老板真是越来越萌了,看到大家的反响。晓暴发现,原来我在不知不觉之间,就把凌老板给洗白了是么?想当初,凌老板是多么的不讨喜啊。每次出场都要被扔鸡蛋,丢白菜。如今,大家都森森的爱上了这个有点帅,有点痞,喜欢穿风骚的黑色蕾丝内衣内裤以及黑色丝袜和细跟高跟鞋,明明是黑社会大姐大,却要恶趣味的去当妈妈桑,欺负一群小鸡仔的凌老板了吗?

    嘛嘛,不过左姐姐也是超萌的,下次副cp,估计推倒什么的真的可以来一发哦!毕竟已经好久都没有写h了,下次就用副cp练练手吧!另外,上章说到关于血豆腐的问题。咳咳,这个真的好萌啊!但是看到大家有的支持,有的不支持,着实让我不敢动笔啊!最后,在和群里的亲讨论之后,就是,想要血豆腐那章的亲,只要私聊我,并且加上,清新淑女万年抖m温柔气质暴姐姐攻sama,请给我血豆腐章节,我就可以给你了!咳咳,大家现在不要急着私聊我啊,我还没写呢,血豆腐的番外,至少要等到文文完结之后再写。然后给可以接受的亲单独发,就不在晋江发表了,当做给大家的福利撒!

    ps:今日是晓暴的奶奶过生日,正好也写到言言过生日!老天,这奇妙的巧合是怎么搞的啊喂!难道...言言就是奴家未来的奶奶?!←众人:你想多了!滚开!

    现在心情好好的说,来个小剧场把!此小剧场,乃是左姐姐和凌老板ox之后,发现,两个人居然灵魂互换了。左姐姐的灵魂跑到了凌老板身上,然后凌老板的灵魂跑到了左姐姐身上。于是,左姐姐不得不代替凌老板去潇湘阁调教小姑娘们。

    凌薇(其实是左姐姐):都...都站好!

    姑娘们:是,凌妈妈。(众人:我该怎么吐槽你?爱人。)

    凌薇(其实是左姐姐):你们是新来的,要知道这里的规矩。(脸红羞涩状,偷偷看手心,上面有凌老板写的小抄。)我,左...啊,不,凌薇,就是这里的规矩!你们来了这里,就是我的...我的女人!知道吗!?

    姑娘们:是!凌妈妈!(众人:暴受!你够了!)

    凌薇(其实是左姐姐:)<按照凌薇的指示,去拿小皮鞭,准备教姑娘们如何用皮鞭满足客人的恶趣味,结果...>今天,我要上第一课,教你们用鞭子抽打。总之,不要管人在哪里,甩出去就可以了!<于是,左姐姐把皮鞭甩出去,结果因为反弹,直接打在自己的头上...>唔!

    姑娘们:凌妈妈!凌妈妈!快来人啊!一向都是抽别人的凌妈妈抽到自己了!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46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