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47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47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ps:此剧场未完待续,下次且看凌老板如何用左姐姐的身体猥琐各种美女,比如,言言,比如蓝蓝!另外,严重声明:小剧场与正文毫无关联!只为恶搞!如有雷同,纯属屌丝!

    ☆、第章

    莫家作为X市称霸一方的家族,除了本身的实力,其人脉定然不会简单。纵然只是言清菡这样一个晚辈过生日,却还是有许多在官商两界摸爬滚打多年的人物过来为其庆祝。他们的目地,自然不会是单纯的庆祝生日那么简单,想要借着这次机会和莫霖攀个交情才是真。

    距离生日宴会开始的前一个小时,便有不少嘉宾陆陆续续的赶来,使得原本硕大而冷清的莫家别墅瞬间热闹起来,几乎处处都有穿着华丽的男男女女成群结伙的拿着红酒在交谈,亦或是坐在那里打发时间。

    六点整,生日宴会正式开始。首先出来的并不是今天的主角言清菡,而是已经年过七十却还老当益壮的莫老爷子,莫霖。见他出来,在场的嘉宾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望着他拄着拐杖缓缓从楼上走下来。

    很显然,莫霖对言清菡这次的生日宴会格外重视,单从他今晚的着装就可以看出来。向来都喜欢穿着中山装或是军装的莫霖难得的穿了一身黑色的老年西装,面料精致,剪裁得体,一看就是专门定做的。在他身后,还有言清菡的大舅莫森,二舅莫雷,以及一些莫家直系或分系的亲属。这次生日会,说莫家说是全员出动也绝不为过。

    “欢迎大家在百忙之中愿意给我老头子一个面子,来参加我孙女的生日宴会。言言是我最疼爱的后辈之一,更是个优秀聪明的女孩子。莫家,以她为荣。”随着莫霖的话音落地,整个别墅陷入安静之中,就只能听到高跟鞋踩在木质地板上的哒哒脆响。当言清菡从楼上缓缓走下来,那一瞬间,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凝聚在她的身上。不论是自主的,还是不由自主的。

    今晚的言清菡很美,这份美丽,比之她以往的每一次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喜穿白色,今晚的她,依然选择了这个干净而简单的颜色。那下摆及地的长裙简单却又带着几分奢华,通体纯白的颜色看上去纯洁而不可侵犯,却又将领口设计成性感的深V口,生生给言清菡高贵的气质平添出几分妖媚。只不过,哪怕是如此极端的两种气质同时出现在她身上,却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违和感。反而被言清菡融合的更加完美,极致。

    她黑色的长发并没有做太多修饰,而是简简单单的盘在头顶,露出她美绚烂的容颜。出席这样隆重的宴会,她的妆依然只是淡淡的一层。睿智且温柔的双眸似湖面那般波澜不惊,象牙白的脸颊与那张粉嫩的薄唇相互点缀,好似精心打磨过的瓷器,每寸地方都散发着精光。忽然,她好似看到了什么人,嘴角缓缓勾起,露出一抹足以让所有人神魂颠倒的浅笑。

    “这样的女人,你究竟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会和她离婚?”人群中,凌龙呆呆的看着从楼上下来的言清菡,问身边的周宁。“因为我知道,她,是我远远配不上的。”叫做周宁的男人轻声说道,目光也同样黏在言清菡身上。他就是言清菡的前夫,周氏珠宝的现任总裁的儿子。

    “感谢在场的各位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其实每次过生日我都会想,过了这次的生日,我又老了一岁。不过,还是很开心能够和大家在这里一起庆祝。希望诸位能够玩的开心,过得愉快。”言清菡说完,佣人将红酒递到她手中,她笑着接过来,与所有人举杯。

    接下来是用餐时间,也是在场嘉宾用来笼络人心的机会。晚风轻轻吹过,阳台上,一个穿着一袭黑色短裙的女人拿着酒杯站在那里。她并不与任何人打招呼,更不去餐点区拿东西。就只是安静的存在于那块不易被人察觉的位置,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某个疑惑且熟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女人听到之后先是一愣。然后便情不自禁的勾起唇角,笑着回过身。

    “你今晚很美。”蓝汧陌发自内心的夸赞道,眼神略显痴迷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言清菡。在以前,她从不会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个女人。可是,在对方刚刚出场的那一刻,她却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失落与不安。

    蓝汧陌很庆幸,像言清菡这样美好的女人是属于自己的,却又无法去抑制心里的那份失落。因为,她永远都不能光明正大站在她身边,告诉所有人。这个优秀的女人,是她的清菡,她的爱人。

    “你也很美。”言清菡用视线在蓝汧陌身上来回打量,继而说道。自从两人在一起之后,蓝汧陌就很少会这么用心去打扮。今晚,这个女人穿着紧身的黑色短裙,上面闪亮的碎片装饰让她看上去仿佛全身都在发光。

    风有一阵没一阵的吹过,把她那头散着的长发吹起,遮住那张精致的容颜。言清菡走上前,伸手替她整理好,使得那张巴掌大的小脸重见天日。因为净高的两公分差距,而蓝汧陌又穿了和自己一样高的高跟鞋,言清菡自是比蓝汧陌矮了一些。

    她们,一个着白裙,脚踩银色高跟鞋。另一个着黑裙,双手带着皮质手套,脚踩同为黑色的高跟鞋。这一黑一白就这样安静的凝望着彼此,仿佛身后那嘈杂的宴会就只是用来点缀的背影,无法吸去她们丁点的注意力。

    她们眼中,就只有对方。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是不是我太美,清菡看呆了呢?”蓝汧陌说完,笑得更加灿烂。精致的眼妆把她狭长的凤眼画的更加勾人,秀挺的鼻梁下面是涂了艳红色唇膏的双唇,让本就单薄的唇瓣看上去如一颗樱桃那般娇小诱人。越看,言清菡就越想张嘴把这颗樱桃吞入口中,细细品尝。

    “你很美,美的让我想要把你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见。”

    “清菡,你知道吗?你现在想的,和我想的一样呢?你不知道,刚才你出来的时候,那个龙先生的眼睛一直黏在你身上,好像恨不得马上就冲到你面前跪下喊女王大人。”

    “你的形容倒是有趣,只是,他的反应并不在我关心的范围之内,我只想要你喜欢。”

    “呵呵,清菡难得这么会说。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一如既往的喜欢你。清菡是只属于我的,不管是心...还是身体。”

    “恩。”纵然蓝汧陌的话很霸道,可在言清菡听来却只有无尽的甜蜜。爱人的占有欲越大,就证明你在她心中有多重要。蓝汧陌会这样在乎自己,只是太爱了。

    “清菡,你会不会怪我瞒着你跑来这里?”想了许久,蓝汧陌还是开口问出来。她总担心自己会给言清菡带去麻烦,尤其是在莫霖的眼皮下。她真的不希望自己会被对方看扁。蓝汧陌想证明,她有能力,也有决心带给言清菡幸福。

    “不会,你能来,我很开心。再隆重的庆祝,也比不上你在我身边。我之所以没有邀请你,是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场面。现在看来,我似乎做错了。”言清菡走上前,将蓝汧陌抱住。感觉到对方身上冰凉的体温,她皱起眉头。这人,怕是在外面呆很久了。“听到清菡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其实,我很怕我的到来会给你造成麻烦。”

    “不会的,你永远都不会是麻烦。”蓝汧陌总是这样善解人意,她对自己太好。好到让自己为她心疼,为她生气,却又拿她无可奈何。“清菡今天过生日,应该开心一些。对了,咱爸咱妈今天没回来吗?”蓝汧陌笑着问道,她发现,言清菡的父母似乎并没有出席。

    “哦?咱爸咱妈?我不记得,我爸妈什么时候收了你这个干女儿。”听了蓝汧陌的话,言清菡挑眉问道,话语里满是调侃的意味。

    “什么干女儿,本来就够禁忌了,我才不要再加个乱伦。我是你的老婆,怎么说,也算是你爸妈的半个女儿,不是吗?”

    “呵呵,此话倒是对的。你是我的人,自然也该叫他们爸妈的。他们工作很忙,没有时间赶回来。不过已经给我邮寄了礼物,虽然,他们每年邮寄来的礼物我都没有打开过。”

    “啧啧,没想到清菡也喜欢耍小性子呢,真可爱。”

    “我只是没兴趣而已,好了,我们回去吧,吹这么久,身子会受不住的。”

    “恩。”

    言清菡拉着蓝汧陌回到宴会,两个人才进去,就看一个男人兴冲冲的朝她们走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言清菡的前夫,周宁。“言言,好久不见,你最近还好吗?这位小姐是你朋友?”简单的寸头,干净整齐的灰色西装,不高不矮的个子。

    蓝汧陌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打量着周宁。其实,他的外表并不如凌龙出众,只能用平凡来形容。不要说配言清菡,就是在这个宴会里随便找出一个女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把周宁比下去。但蓝汧陌却觉得,这个男人,比凌龙要好得多。

    “最近一直在忙工作的事,她是我的好朋友,蓝汧陌。”

    “啊,蓝小姐,你好。”周宁有礼貌的和蓝汧陌打了招呼,很快就把视线放回到言清菡身上。看他吞吞吐吐的样子,蓝汧陌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她倒要看看,这个前夫先生,想做什么。

    “言言,生日快乐。听说八点的时候你要开第一支舞,我可不可以...”

    “言言!”纵然周宁的话只说了一半,但蓝汧陌还是猜到了他的意图。作为这场生日宴会的主角,言清菡无疑是要为重位嘉宾开舞的。能够被言清菡选中,并和她跳舞,自然是在场所有男嘉宾的梦想。

    眼见周宁的邀请被凌龙有意打断,蓝汧陌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过来,其目地无非是想和言清菡跳开场舞。其实,她也很想和言清菡在所有人的面前共跳一支舞。只是,想到两个人的关系还有对自己不满的莫霖。蓝汧陌想,要是让莫霖看到自己和言清菡跳舞,说不定会一拐杖打断自己的腿。

    “凌先生,你好。”经过上次告白的事,言清菡并没有和凌龙握手言和,反而疏远了许多。果然,听到言清菡对他的称呼,凌龙面色一沉,狠狠的看向蓝汧陌。那眼神带着不屑和狠意,蓝汧陌并不闪躲,依然满脸笑容的和他对视。

    “言言,你一定要把我们的关系弄到这么陌生吗?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可是,你再怎么做,也不能和这个女人一起。我...”凌龙激动的说着,很快便收到来自言清菡警告的眼神。凌龙看了看旁边站着的周宁,他咳嗽几声,说:“周先生,很抱歉,我有些事情要对言言说,能否请你回避一下?”

    事情发展到这种奇怪的地步,周宁自然能看出凌龙对言清菡的心思。想到自己半路流产的邀请,他摇摇头,转身离开。毕竟,是他自己放弃了言清菡,现在,自然是没有资格去争的。

    “言言,不管怎么说,我绝不会同意你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她根本就配不上你,我...”

    “她配不上,你就能配上吗?”听了凌龙的话,言清菡神色一凛。她可以忍受凌龙的失礼,也可以在查清车祸背后的黑手之前暂且把他当做朋友。只是,无论是什么人,言清菡都不允许对方用言语或是行为去伤害蓝汧陌。

    见言清菡朝着自己步步紧逼,黑眸里满是冷漠和傲然。这样的言清菡,凌龙不曾见过,也从没想到言清菡能够散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场。看着对方微微上翘的嘴角,那明明是笑容的弧度,就连视线也带着柔光。可凌龙却觉得,言清菡是在狠狠的瞪自己。

    那焦灼的视线就好像利刃,正一步步,一点点的朝着他心口逼近。凌龙害怕的向后退去,拿着红酒的手有些晃动。正当他退无可退,必须要面对言清菡的时候。莫家别墅的大门忽然被推开,所有人都循着这个声音把注意力转移到门口,包括言清菡和蓝汧陌。

    这个时间,基本已经不会有客人再来。因为在中途赶来这种严重的迟到现象,不仅仅是对主人的不尊重,更是对在场嘉宾的一种蔑视。看着大门被缓缓拉开,言清菡无奈的摇摇头。她想,能够在这个时候来的人,也只有她了。

    迎接着所有人的视线,一个身着黑色风衣,黑色长裤的女人挎着另一个穿着红色露背短裙的女人款款而来。红裙女人留着深褐色的卷发,脸上带着散漫而慵懒的笑意,脸上根本没有迟到的不好意思。就好像,她们才是这场宴会的主角。

    而那个站在她身边的女人,就更是与众不同。在场的所有女嘉宾都选择了同样华贵但款式不同的礼服,就算是走中性风的几个女人,也都是盛装出席。可这个穿着一袭黑衣的女人明显就是没有经过任何打扮,那件风衣很普通,裤子和鞋子也是平时的装扮。然而,就是这样简单的装束,却还是让她在人群中分外显眼。

    随着大门被缓缓关闭,带起的风将女人那头黑色长发吹起。露出她藏匿于发丝之下的容颜和一双褐眸。那眼神,深邃如海,冷漠的扫过那些陌生人,继而归于平静。就好像,这些人在她眼中,生如死鱼。

    作者有话要说:哇咔咔,欢迎大家来到话唠话唠晓暴最大,我是吃东西吃到过敏,结果脚上长了n多水泡却自虐的用刀子划破,血流满地之后消毒还各种抖m的看了此章不留言就会被猥琐大叔偷走新内裤,买一条偷一条,买两条偷两条,买一包偷一包的清新内涵,暴姐姐是淑女温柔小绿字剧场栏目!

    那么,到了这个时刻,传说中的穿越党来了。想必大家应该能猜到最后霸气登场的那两位姐姐是何人吧?穿越党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出现呢?答案自然是不能说滴!总之,福利神马的来了,不要花痴到睡不着撒!

    唔,最近主cp的人气感觉木有副cp多了啊,是不是我把副cp写的太迷人了?不行!快快,主cp的蓝蓝党和言言党在哪里?快快出来吼一声啊喂!

    话说,晓暴的爪子最近受伤了,不是手,而是脚。因为吃了什么东西导致过敏,结果脚上起了水泡。坚强的奴家在夜深人静的晚上,就残忍的用刀给划破了,然后又手贱的觉得应该把破掉的那层皮除去,所以又…等到都处理完之后,s姐姐正好回来。结果就看到我如此自虐的场面,直接拿了一瓶那种双氧水,就1元钱的那个消毒水一下子浇在我脚上。呜呜,好痛。S姐姐最坏了!居然如此对待奴家!以后不给她吃猪爪了,给她吃我的脚算嘞!

    咳咳,说完这个残忍的事情之后,继续来开始我们的小剧场吧!这里是笨笨的左姐姐用凌老板的身体不小心抽到自己之后,然后发生的事情。

    某美女:宝贝儿,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知不知道,伤在你身,痛在我心啊。

    凌老板(其实是左姐姐):不好意思,你是…<左姐姐疑惑脸>

    某美女:宝贝儿,我们在半年之前还做过啊,你忘了吗?你当时好坏哦,弄了整整一夜才够,人家第二天起来腰酸背痛的,结果你就不见了。我打听了好久才,才知道你是这里的管事。怪不得,手上功夫那么好呢。<女人说着,娇羞的用头蹭了蹭左姐姐的胸部。>

    凌老板(其实是左姐姐):你做什么,离我远点!<事已至此,左姐姐自然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凌薇众多床伴中的一个。在心里暗骂凌薇不正经的同时,又在想着该怎么才能摆脱掉这个麻烦。>

    某美女:好啊,凌薇!你他妈就是个混蛋!你当时追我的时候对我甜言蜜语,上了床就翻脸不认人了?我不管!你要对我负责!<谈判崩裂,只见刚才还满脸温柔的女人瞬间变得凶神恶煞,直直朝自己扑来。坐在沙发上的左姐姐来不及反应,就这样傻呆呆的被对方压在身下。>

    凌老板(其实是左姐姐):你放开我!

    某美女:呵呵,凌薇,你没想到你会有这一天吧?无论如何,我今天都要上了你!

    凌老板(其实是左姐姐):你别乱来!我告诉你,你再乱来!我要报警了!<虽然身体是凌薇的身体,可左靖颜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眼见对方这么彪悍,左姐姐压力很大。>晓暴吐槽:噗,左姐姐你是有多傻多天真,人家都压了你了,怎么会给你报警的机会啊喂?

    某美女:好啊,你叫啊,你叫谁都没用,我今天上定你了,凌薇!<此处插入房门打开的声音,凌老板的灵魂,左姐姐的肉体急忙赶来挽救自己即将不保的身体。>

    左靖颜(其实是凌老板):草泥马!你他妈居然敢强推我和我老婆!?你手在摸哪里啊!?

    某美女:<心中os:这哪来的啊?我什么时候强推过她,而且,她老婆哪位???>

    众人:小姐,其实,你现在就在推倒她,以及她老婆…

    ps:小剧场未完待续,注:此剧场与正文毫无关联!只为恶搞!如有雷同,纯属屌丝!

    ☆、第章

    毫无疑问,在所有到来的嘉宾中,这个刚刚进门的黑衣女人是最为特别的。她的到来,轻而易举的吸去了全场人的注意力。但她却并不理会众人的视线,只是踩着那双黑色长靴,慢慢朝言清菡走去。

    正常来讲,这样无视他人的举动在宴会中是很失礼的,可在场的人并没有发出任何异议。只因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与莫家不相上下,在X市称霸一方的黑道当家,季牧染。而她身边那个穿着红裙,面带笑容的女人,则是当今政界高官黎平的女儿,黎亚蕾。

    莫家,季家,黎家,并称为X市三大巨头。他们都是势力庞大,资金雄厚的家族。其中,又因为季家与黎家交好,互相帮助,而使莫家稍逊一筹,并不与这两家有所来往。看着那两个搂在一起的女人,莫霖沉了脸色,苍劲的双眸死死盯着季牧染和黎亚蕾。看到他这样不满的神情,在场的人也是满脸疑惑,不知所措。

    任何一个商人或家族,都希望他能够在某个区域一方独大,无人能比。在X市,明眼人都知道,莫家和季黎两家是不太和睦的。季黎两家是世交,而季牧染和黎亚蕾又是一对同性恋人。他们自然是一个鼻孔出气,在商场和其他方面打压着莫家。

    莫霖作为一个年事已高,又极为霸道的老爷子,自是看不得季牧染和黎亚蕾那种畸形的关系,也就长年不与季黎两家来往。按理来说,言清菡的生日宴并不会给她们发去请帖。那么,为什么一向低调的季牧染和黎亚蕾会不请自来,她们过来的目地又是为了什么?这也许是在场大多数人的疑点。

    “生日快乐。”就在众人发呆的这会功夫,季牧染已经来到言清菡面前。看着这个依旧喜欢穿着一袭黑衣的人,言清菡笑着接过她的递来的盒子。那是一个长宽为二十厘米左右的正方形木盒,才接过来,言清菡便发觉手上一沉,可见,里面的东西,分量不轻。

    “染,我很高兴你能过来,还有黎小姐。”言清菡说着,看了眼站在另一边的黎亚蕾。季黎两家的关系,她是知道的。包括季牧染和黎亚蕾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她也有所耳闻。只不过,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个叫做黎亚蕾的女人。

    正如外界所说,这个女人很美。性感妩媚的红裙穿在她身上,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彰显的更为完美。低胸的设计,露出她胸前那一大片白皙的肌肤和深深的沟壑。黎亚蕾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狐狸,妖娆却不庸俗,神秘中又带着几分高雅。

    她不论去到哪里都和季牧染形影不离,言清菡却觉得,纵然这两个人靠的很近,其气氛却并不是那么和谐,甚至没有更多亲密的互动,看上去就连普通朋友的关系都不如。不过,就算再好奇,言清菡也不会开口去问他人的隐私。

    “一个给你,另一个,留给她。”季牧染并不给黎亚蕾说话的机会,而是低声说道。见她在说话的时候先是看了看自己,又将视线落在蓝汧陌身上。言清菡倒是越发好奇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一个给自己,另一个给蓝汧陌呢?

    “好,我会的,无论如何,谢谢你的礼物。”

    “嗯。”

    再简单不过的回应,说是话题终结者也绝不为过。季牧染转过身,直直朝门口走去。见她就只来了一会不多做逗留,言清菡并不开口挽留,倒是站在自己身边的凌龙开口说了话。“季小姐,既然来了,不如就在这里多呆一会,如何?”

    凌龙说话的声音很大,其中的诚意也很明显。只是,听了他的话,季牧染和黎亚蕾连半点反应都没有,甚至步子都没停,就径直走了出去。看着大门被嘭的一声关严,凌龙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显然是被气的不清。毕竟,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邀请,也自然把他被季牧染和黎亚蕾彻底无视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在季牧染和黎亚蕾离开之后,酒会很快恢复到之前的模样。这两个X市的风云人物来得快,去得也快。如果不是言清菡手上还拿着季牧染送来的礼物,所有人都要怀疑,她们刚才是不是真的有过来,还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言大小姐,没想到你还有那两个了不起的朋友,还好我以前没得罪你,否则,我可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这盒子里是什么宝贝?看上去还不错的样子。”过了一会,凌薇穿过人群走了过来。

    她今天极其风骚的穿了件前胸设计成波浪皱褶的露肩短裙,露出那两块圆润的肩膀和后背上的半片蝴蝶谷。那一双被黑色丝袜包裹的双腿细长而笔直,尖细的高跟鞋直接可以当凶器去杀人了。

    凌薇很好奇,像言清菡这种乖宝宝,到底是怎么认识了季牧染那个凶神恶煞的家伙,还有黎亚蕾那个花蝴蝶。不过,看她们彼此互送礼物的场景,这交情,显然不浅。“只是在某个宴会上偶然认识的,至于这里面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见凌薇一脸八卦的样子,言清菡知道她想要自己在这里打开,以满足她的好奇心。可凌薇越是这样,言清菡就越不想让她知道。身为恋人,蓝汧陌自然把自家女人那点坏坏的心思猜的通透极了。虽然蓝汧陌也很想知道季牧染到底给了言清菡什么东西,还留了一个给不曾相识的自己。可为了不让凌薇看到,当下也一声不吭,装作对那个礼物完全不好奇的模样。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47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