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7

碳酸危机 作者:鹤来衣

分卷阅读67

      嗓子,跟着他出了门,礼堂内的灯已经熄了,光线昏暗。路过外面楼道的垃圾箱时,雁回随手把领带丢了进去。
    这就仿佛抹掉了他们不可告人的秘密。
    ★★★
    雁回的下班时间比学生要早一些,他刚出校门,不经意地往旁边一瞥,却见到一张颇为熟悉的面容。
    他把嘴上叼着的烟拿下来,笑着说:“麻烦让一下。”
    池钰一身警服挺拔地杵在原地,不为所动,“你多走两步不就得了,我又不碍事。”
    “但是碍眼啊。”
    这种久违的刻薄让池钰哼笑了一声,他稍一动身子,腰上别着的手铐就在路灯下闪着明晃晃的光亮。雁回吸了口烟,倒也不急着走了,等着听池钰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
    “他们怎么还没放学?”
    拐弯抹角的第一句。
    雁回慢悠悠地说:“高三嘛,拖堂很正常。”
    “哦。”池钰打量着他,“你今天没开车?”
    拐弯抹角的第二句。
    “限号。”
    池钰立即问道:“这都十点多了,你早晨上班也该比限号时间早吧?”
    雁回把烟掐了,心不在焉地笑着反问:“既然你这么关心我怎么回家,不如顺个路送送我得了?”
    他还故意把“顺个路”略微加重了音,深邃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池钰,这样子成功地让对方心里一阵不适。雁回把笑容收起来,懒得再多废话,便直截了当地告诉池钰:“有什么话就说,别总像是审犯人一样看着我。”
    凉风轻轻吹起了池钰的制服衣领,他望着雁回那张与岁月融合得越来越完美的脸,有几秒钟恍惚。
    他忽然想问雁回是不是仍然厌烦着身边的人,或者说这些年来也试着对谁敞开过心扉。然而这样的问题在池钰张开口后就被一扫而空,只剩下一句语气强硬的“你什么时候跟池烈关系这么好了。”
    池钰分明记得上学期开学不久池烈还说过讨厌他,自己听着没往心里去,反而还觉得理所应当。所以他完全没想到这两个人还能相安无事地待在一辆车上,甚至还是雁回主动对一个难管教的孩子示好,这画面实在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他越琢磨越心慌,可惜自己那天没空来学校亲自确认放学时间,这就导致他现在没有足够的底气来盘问雁回,只能祈祷别从对方嘴里听到什么离奇的答案。
    “我作为班主任,跟所有学生搞好关系不是应该的吗?”雁回从容地挑了挑眉毛,一脸淡然与无辜,“更何况你父亲花了不少钱才把池烈送进这么好的学校,我当然也要多照顾一下。”
    池钰静静地听他解释完,沉声说道:“那你最好是真像你自己说的这样。”
    “嗯?”雁回发现他现在说话变得越来越阴阳怪气,便大方地反问:“不然你以为我其实是怎样?”
    池钰皱眉盯着他,闭口不言。
    雁回继续问:“以为我对你弟弟图谋不轨?”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算是这么想的也没关系。”雁回说,“可是你觉得我自作多情就罢了,你难道还能怀疑池烈吗?”
    池钰一时语塞,他发现雁回看了一下自己身后的车子,于是说:“我觉得他一个人回家太耽误时间,路上总玩,所以找了个司机接送他。”
    雁回点了下头,“嗯,挺好的。”
    他不想再和池钰多交谈,干脆地说:“我还要去超市买东西,先走了。”
    不等他挪开半个身位,池钰又叫住了他。
    雁回没有抬眼。
    “最后这几个月……池烈也多麻烦你了。”池钰以相当客套的语气开口,“他自控力不是很好,走着走着总容易歪了道,但其实也就图个新鲜,本身不是个坏孩子。”
    雁回把他后半句话的每个字都听了个清,然后若无其事地礼貌笑道:“我知道。”
    因为下午进行了振奋人心的誓师大会,全班同学的学习劲头比平时还要明显,到了晚自习最后几分钟大家都还保持着全神贯注的状态,连下课铃响后也没人提前收拾书包。
    池烈没办法,自己困得眼皮合上好几次,还得装着精神的样子记笔记。老师一宣布放学,他是第一个闪出了教室的,就是怕耽误太长时间被池钰又被说教做事磨蹭。
    出了教学楼拐弯就是学校正门,以防万一他先停下来往外面张望了一眼,结果却见到雁回跟自家哥哥聊天,但话没说多久俩人就散了。池烈看不清池钰的表情,他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忙退后好几步把校服口袋的烟盒打火机掏出来,藏在了花坛后面。
    这样才挺起胸膛往外面走。
    池钰一见他先把书包接了过来,掂量着还挺沉,其实那都是池烈刚才故意多塞了好几本书。
    “怎么不穿外套,晚上冷。”
    池烈有点不耐烦,但上车后当着司机的面也不好发作,只好闷闷地答应几声。
    “对了,我还没问过你呢。”池钰说,“想好考什么专业了吗?”
    池烈支支吾吾地回答:“看情况……到时候再说吧。”
    “你别总那么被动,给自己定个目标,现在每天不是也有动力嘛。”
    “嗯。我周末有空再上网看看。”池烈敷衍回答,接着池钰又长篇大论给他讲经验和道理,他早就左耳进右耳出,心思飘忽到外太空了。
    他现在最关心的是刚才雁回跟池钰说了些什么,最好别跟自己有关。也许是他多虑了,如果雁回真胡说八道了点东西,哥哥不可能还心平气和地坐在这里。
    池烈大脑放空了半路,忽然意识到,自己最近是不是对雁回在意过多了?
    过去总是接受着雁回主动靠近,大概是因此被牵着鼻子走腻了,现在他却有一种想要掌控对方的冲动。
    这种冲动不是想让雁回对自己唯命是从,而是希望对方至少……也能被他牵动情绪。
    周日晚上在补习班待到了九点半,池烈被老师逼着背完了基础的物理公式,一出门脑子都有点晕。夜晚的街道关了不少餐馆,他进便利店买了关东煮,然后坐在靠窗的地方慢慢吃。
    池烈知道自己接下来自由的时间会越来越少,整天都会被大量的练习题和知识点埋没,但是他现在没有烦躁焦虑,反而平静地接受了这样的生活来临。只有三个月而已,这点苦还不至于让他犯怂。
    他的手机下午就玩没电了,还忘记带移动电源,现在只能无聊得到处乱看,瞧见玻璃门上贴了张招工启事,薪水微薄,大概买几件衣服就能花光。池烈大脑放空了几分钟,再回过神时纸盒里的关东煮已经凉了,一下子失去胃口。
    到底能做什么,到底喜欢什么,他没有确切的答案,甚至连大概的方向也还没确定下来。虽然时常认为学习成绩不代表一切

分卷阅读67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