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碳酸危机 作者:鹤来衣

分卷阅读28

      她又在公共场合玩得忘乎所以了。
    “这是你家的店吗?”临走前,女孩听到头顶上方有个沉沉的声音。
    她回过头观察男人的脸,她想了想,指着背后的店铺,抑扬顿挫地回答:“这个是我家的。”
    “带我看看。”
    女孩忘记了自己刚刚还对男人畏惧,现在抱着塑料球蹦蹦跳跳地带他进店了。正给圣诞树挂装饰物的店长本想放下手头的工作接待他,却被对方用眼神拒绝了。
    雁回在一个琳琅满目的货架前转了半圈,随口问道:“都是糖?”
    店长在门口扬声答:“进口的,送人很合适。”她打量着雁回的衣着打扮,补充一句:“快圣诞节了,小姑娘们都喜欢这些。”
    雁回手指漫不经心地蹭过那些铁盒糖罐,又问:“有没有普通的,放家里吃。”
    “不送人那种?”
    “不送。”
    店长把一长串彩灯往地上一放,大步迈过来进店里,带着雁回走到了最尽头的一排,全是散装糖果,包装纸虽然没有货架上的精致,但堆积起来也闪着甜蜜诱人的光泽。她指了几下,说:“这几种口味卖得最好,您可以拿一颗尝尝。”
    她观察着雁回的脸色,见他无动于衷,以为是这些都让他没兴趣。不过没等多久,雁回就发话了:“那就这几种吧。”
    店长从旁边拿了个纸袋,“您要多少?”
    “一个人的量。”雁回不假思索,等糖果开始装袋时,他忽然又叫停:“等一下。”
    在心里估算了大概的数值,雁回看着面前一排糖果道:“大概一百个人。”
    店主愣了一下:“啊?”
    “分给学生们的。”雁回不再多加解释。店长了然,不由得感叹道:“现在的老师都这么年轻了啊。”
    雁回轻轻笑了笑。要不是忽然想起来自己回校那天是圣诞节,他才不会特意花心思给几个班的学生准备礼物。也不知道这种风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每次有什么节日,那些学生们都擅自在他办公桌上摆满了所谓心意,处理起来麻烦得令他头疼。
    所以今年就干脆主动一点,也算是偶尔回应一下他们。
    “包好了。”店长把散装的糖果分好几次称重,“再送您一盒巧克力。”
    [四]
    今天上课时,教室的空调突然出了故障,要等明天上午才会有人来维修。失去了暖风的学生们叫苦不迭,老师开玩笑道:“你们多写题手就暖了。”
    手都冻僵了还怎么写。
    池烈坚持了不到半节课,就把笔往桌上一丢,裸露在外的双手迅速缩进了袖子里,这才有了实在的暖意。他把外套从椅背上扯下来披在身上,又不满足地向上挪了挪,把头也蒙住了。
    数学老师讲到一半,放眼望去就被教室里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吓了一跳,缝隙中还能窥见一双眼睛。他皱眉呵斥道:“你这是什么样子!”
    其他人往后望去,都被池烈头披外套的样子惹笑了。池烈倒不以为然,反正自己又没影响别人,谁都休想让他冻着。
    老师摇了摇头,懒得跟他计较,继续讲课了。池烈听了会儿觉得没意思,黑板上都是大题的第三问,也只有那些一百好几十分的学生才能做出来。他一个在及格线边缘徘徊的,能把基础题的分数拿到手就足够。
    这么一想,池烈就名正言顺地不听课了。裹紧头上的外套,悄悄伏下`身子,掏出手机玩游戏。不过他不敢多玩,怕电量不足撑不到放学。
    就这样一整天,池烈都时不时地把手机拿出来摆弄几下。但是预期里的东西没有出现,消息列表只有推送的新闻和广告,隐约有些不同寻常。
    登时情绪就毫无道理地低落下去,说不出缘由,但就是有不能言说的烦躁在心口浮着。也许是自己最近休息不好,才会动不动就心烦意乱。
    同样的状态持续到了第二天,池烈早上醒来的第一个意识就是不想去学校,不是抗拒,而是忽然觉得没有去的必要。好像这一年快到头就会出现这样的情绪,提不起干劲,莫名其妙的空虚。不会再有新鲜的事出现,也没有能令自己集中注意的人。
    没有……
    不对。
    这几天“没有”的,只不过是雁回而已。
    本该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但仔细想想又找不出它以外的不同寻常。这几天联系不到雁回没错,可那又怎样呢,和自己有关系吗?总不可能是少了他几天的骚扰就不习惯了,自己又不是抖M。
    于是接下来,池烈像是为了向自己证明些什么一样,精神饱满地上学去了。甚至一整天都没碰过手机,上课也聚精会神地听,课间一动不动地做练习题。英语做累了就换几何题放松一下,物理课听不懂就争分夺秒地背古诗词,简直是要和学习共存亡的架势。
    这样学习很累,仿佛一旦放下笔就能立地成佛。但池烈意外地没有感到枯燥,反而还很庆幸自己能心无旁骛,脑子里没空去顾及乱七八糟的东西。
    直到今天所有作业写完,池烈才躺在床上打开手机。
    电量还很满,一连上网就不停地蹦出新闻和广告,信息量在屏幕上拥挤爆炸,却没有一条是能让他提得起兴趣的。
    预期里的消息依然没有出现。
    掖在胸口的气焰忽然就悄无声息地灭了下去,自己所有的虚张声势在此刻都无所遁形,连失落感都比之前扩大了几倍。
    “是不是死了。”池烈躺在床上紧紧皱眉,盯着列表里的那个账号很久,最终翻了个白眼裹紧被子。
    现在他相当的不爽。
    但怒意又不清晰,只能恶狠狠地归结到雁回身上。他搞不懂雁回为什么出差前特意告诉自己,如果真想通知的话也该挑个正常时间,偏偏是半夜看到自己也在线后才说,偏偏让自己听到他的声音——这分明就是心血来潮的举动。
    更令池烈难以忍受的是,在他搞懂雁回之前,却先对自己失去了理解。
    甚至是完全不能理解自己。
    ——肯定是哪里出了偏差。
    ——才会有这么荒唐的事。
    像是一罐漏了气的饮料,碳酸流失,只剩下平淡的糖分。入口依然是甜的,但缺失了最重要的那部分,就立刻变得索然无味。
    池烈躺在床上大脑放空,接着他侧了个身,抓起手机下定决心似的点进自己朋友圈,把这两天发布的所有动态都删除了,没留下任何多余的痕迹。
    忽然就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了。
    ★★★
    对于十几岁的少年少女来说,全年最有节日氛围的就是圣诞。学校附近的文具店会提前几天卖苹果,每一颗都包装得精致闪亮,在平安夜这天轻松地赚足利润。
    池烈对圣诞节不太在意,原因就是外国节日不能放

分卷阅读28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