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风月无边(1V1 H) 作者:宋舫

番外

      是一个“假如阿隽和赵大人的父母家人都还在,也没有生逢乱世,他们会活成什么样子、怎么相遇”的脑洞。
    原本想接续着正文写点东西,磨了几个开头都不太满意,就写了这篇。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宋隽搓着手,踮着脚尖摘了个石榴,那果子咧着嘴,露出里头红滟滟的鲜甜果粒。
    石榴树细瘦的枝条交错,虚虚掩映着一轮黄澄澄的月亮。
    她捏了两枚铜板搁在柜台上,老板娘正摇着扇子打着瞌儿,手里的扇子晃着晃着便往地上落,宋隽眼疾手快,一手接着了那扇子,一手把老板娘砸下来的前额抵住了。
    “多谢客人。”
    老板娘抬起头来,打了个哈欠,对着宋隽露出一点笑,笑盈盈跟她搭话:“客人和郎君一起来住店么?”
    宋隽往楼上瞥一眼,佯作羞涩的一笑。
    老板娘随手柜台里取了半瓶子酒给她:“咱们家里私酿的一点桂花酒,祝客人中秋欢愉。”
    宋隽跟她道了声谢,搂了那酒,捏着石榴往楼上走,屋里头黑洞洞的看不清台阶,她拿脚尖儿踢着试探着往前走,门里的人约莫是听见了动静,擎着盏灯慢条斯理走出门来,伸手替她拿了那酒瓶子。
    “赵大人吃石榴么?”
    宋隽捞了个搪瓷碗,把石榴子儿剥到碗里头,从容地招呼赵徵。后者嘴边抿着一点温和的笑:“不了,多谢。”
    他倒是捏着那酒打量了打量,朴素平淡的瓷瓶子,封着口。
    “是老板娘送的桂花酒。”宋隽咳一声,随手烫了个杯子丢给他:“赵大人喝吗?”
    后者接了杯盏,轻轻向她道一声谢,白净修长的指节搭在那粗瓷杯子上,把那斑驳茶盏衬得愈发落拓。
    这一位一路上半点儿酒都不沾,今日倒是难得。她抬起头看过去,后者目光温和,身后倚靠着的窗户开着,一轮圆月挨他很近,映着他清瘦的身形。
    中秋佳节,喝点酒应应景,也是难免。宋隽默默把长袖拢起,斟满了酒盏。
    赵徵捏着那杯盏,站在窗边眺月亮,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她闲聊:“宋大人,咱们还有多久到京城?”
    宋隽忙着弄那石榴:“咱们中间耽误了点工夫,须得下旬才能到了,委屈赵大人跟我们一起过中秋。”
    赵徵笑一声,回过头看她,乌沉的眼映着冷清月光,今日月朗星稀,满天星子似乎都尽数被招揽进他一人眼眶里,昏黄烛光下,晃着一点黑白分明的水润光泽,温和带笑地望过来,语气略有些沉:“若非宋将军,我此刻正在阴曹地府看月亮,哪里有什么好委屈的。”
    顿一顿,他略含了点歉意:“倒是为了我,耽误了宋大人与家人团圆。”
    这话说得滴水不漏,宋隽没有再搭腔,默默垂头扒石榴。
    她自七月中从北疆赶回京中,为的就是护送这一位赵大人,他手里头拿捏着查处出的几份账本,载着朝里几位大人手底下不干不净的凭据,准备回头削人头、放人血的,这消息不胫而走,一路上自然杀机四伏。
    她赶到与人会和的时候,这一位已经遭人半路拦杀过许多回,她撞见时候正好碰上一场血淋淋的刀光剑影,这位文质彬彬的赵大人握着把刀,手捂着滋滋冒血的右肩,一身落拓狼狈,下手却是快准狠,刀刀见骨,半点不见世家子们身上的娇贵气。
    听见马嘶声,回过头看人,瞥见是她时候,剑杵在地上支着身子,嘴边带着点放松的笑。
    “终于把宋将军等来了。”
    这人后来就没再握剑,逐渐恢复他矜贵的世家子本性,平日里偶然遇上拦路的,便也就把他正看的书卷合起来握在手里,支着腿撑着下颌,悠然闲哉地看宋隽砍人,后来两个人相熟了,还顺手能给递块帕子、倒杯茶水,比她那副将都贴心。
    只是越近京城,拦路的越凶狠,最后甚至是在驿馆里头遭了埋伏。
    那天他们一行人用了膳歇下,唯有宋隽身子不太痛快没用膳,到晚上肚子饿了去厨房寻摸宵夜,一推门正好和一伙蒙面的打了照面。
    时隔很久,宋隽还记得那天揍人揍得有多艰难——主要是因为到打完了人,她也还是饿着肚子的。
    她拎着刀把那伙人砍完,一身血淋淋地往赵徵屋里头跑去。好在那晚的膳食不太合他这精细人的胃口,吃得也不多,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她把门踹开时候,赵徵正往身上泼凉水醒神儿。
    两个人一个半身是血,一个淋淋漓漓往下坠着水,颇为狼狈地和对方对视。
    赵大人默默盯她半晌,听完她前因后果的叙述,递来一方帕子。
    还有一盘糕点。
    这之后,两个人商量了商量,改了装束扮做入京做买卖的商户夫妇,如此倒是省了不少心。唯一不省心的是两个人一路打尖住店,都须得住在一间客房里将就。
    这日途径淮州,适逢中秋,一行人赶路疲累,又“每逢佳节倍思亲”,宋大人虽然铁石心肠,到底也没忍心再拉着人赶路,便在此歇脚。因着是在城内,禁卫森严又招人眼,不会出事儿,这会子倒也放心地把那酒喝了。
    ——说来她也是第一次离了家人过节。
    她小时候跟着堂兄舞刀弄枪,十四五岁的时候在京城觉得无趣跟着跑去北疆,误打误撞砍了个外族首领,皇帝很高兴,准备赐婚给她,她那时候询问能不能给封个官职,不要赐婚,皇帝拊掌一笑,摊开职官表任她挑。
    那时候兄长对着她使了一堆眼神儿,她顺着那眼神儿选了个最高的,从此开启跟她兄长一起北疆吃沙子的宿命。
    这事情的后续是兄长一出来就敲了把她头:“怎么想的你,你就不能都要吗?”
    宋隽:……
    往年这样的节日,她不是在京城就是在北疆,但身边总是有着父母亲人、姐妹兄弟们的,一家子人和乐融融,拜月饮宴,小堂妹偶尔玩嗨了还会拎着把剑向她讨教,祖父就在一边站着看,偶尔指点一二。
    今年她倒是缺了席。
    因为心里想到这儿,便又喝了些酒,后劲儿上来,添了两叁分薄醉。
    酒醉误事儿,所说不假。
    宋隽平日里被父兄祖父看得紧,难得喝酒,半夜里迷迷糊糊转醒,只觉烧得浑身滚烫、口干舌燥,赤着脚昏昏沉沉往下头走,要给自己倒上一杯冷水喝。
    他们两个同房却没同床,赵大人别的地方挑剔,这种事情上倒是很自觉,半点儿没含糊地揣着棉被给自己打了地铺。
    结果她睁着双眼看不清明,迷迷瞪瞪就踩上了赵大人的手。
    赵大人下意识抬手,握住她脚踝。
    宋隽反应比平时慢许多,只觉得脚踝上一凉,蹲下身去看是什么,对上赵徵一双乌沉发亮的眼,青年人面容清隽,神情温和。
    他松开手指,坐起身来,眉头微蹙:“宋大人,你怎么了?”
    后者蹲在地上,盯着他看了半晌,微微仰头,笨拙生涩地亲了上去。
    她浑身都滚烫,唯有抵着额头亲吻着的那双唇是微凉的。
    赵徵被她吻得发懵,抬手扼住她下颌时候指节上有细密的汗,他一只手撑在地上,另一只手温柔却强硬地把她和自己分开,在夜色里对上那眼眸。
    他心跳漏了一拍,怦然一动,自觉心思不堪,不敢再看她。
    “宋将军,你喝醉了。”他嗓音发沉,沙哑至极:“要不要喝水?”
    宋隽稍一用力便挣脱那指节,双手漫不经心撑在他两侧:“不喝水,要亲你。”
    赵徵:……
    她巧妙地扣住他关节,把他手捏得脱了力,吻在他唇边,舌尖探出来,轻轻舔舐过那柔软温凉的唇瓣。
    宋隽的吻非常乱,沿着他嘴唇一路亲吻到他下颌再到喉结,温热的气息拂动,把赵徵浑身上下烧灼得滚烫,他喉结滚动,被身上压着的人轻轻咬住,舔了舔。
    赵徵最后一点神智炸开,那扼着他手腕的人却忽而松开了。
    压在身上的重量陡然一轻,宋隽毫无留恋地起身。
    “你比我还要热了。”
    她站起身,要继续去寻一盏茶水,被她点着了一身火的赵徵抬手,再一次握住了她脚踝。
    她生得很秀气一双脚,清瘦白净,脚踝贴在掌心,有些凉。
    “宋隽……”
    他哑着嗓子叫她名字:“你……”
    喝醉了酒的宋将军略有些呆愣,重新蹲下身子来看他,两个人视线平齐,她把赵徵端详了端详,凑过去亲吻了一下他:“你这次怎么还不把我放开?”
    她指向自己的脚踝。
    赵徵手背搭在眼前,缓缓躺回去,紧握着的指节一点点松开,听着那人远去的脚步声,深吸一口气。
    要命。
    他翻个身,挣扎着要睡下,忽然觉得有人贴上了后背。
    赵徵:……
    身后人磨磨蹭蹭靠过来,他一翻身就被抱了个满怀,领口探进双冰凉的手:“唔,赵大人,别动。”
    赵徵:……
    他把这人下颌捏住,在她扣住自己手之前提前把那双手按在了胸前,后者嘴边带笑:“你心跳得怎么这样快。”
    “宋隽,我是谁?你现在要和我做什么?”
    赵徵嗓音哑得不成调,一字一句强撑着问她,他也喝了酒,被人睡梦中惊醒,撩拨来去两个来回,此刻支撑得很艰难。
    宋隽仰起头盯着他看,慢吞吞咬字清晰地叫他名字:“赵徵。”
    她没回答下一个问题,只把腿搭上他腰间,语调幽幽:“赵大人,你心跳得更快了,唔……”
    ……
    赵徵第二日醒得早,慢吞吞坐起来,看了眼身旁的人。
    “宋将军。”
    他嗓音微哑,肩头还有一道牙印,他慢条斯理揉捏着:“别装睡了。”
    宋隽默默睁开眼。
    床上床下一片狼藉,悉数是昨夜他们两个胡闹过的痕迹,她扫了一眼就绝望地合了合眼,心里默念了十句酒醉误事酒醉误事。
    “赵大人。”她偏过头去:“你弱冠了吗?”
    后者薄溜的眼皮撩起:“我今春二十一岁。”
    “那你订亲了吗?”
    赵徵扫一眼她:“没有。”他默默补充:“我也并没通房、青梅竹马、表妹之类的。”
    “那太好了。”
    赵徵:“咱们订亲。”
    宋隽:“咱们就当这事情没发生。”
    “哈?”
    两个人的话音同时落下,宋隽挑起眉头,错愕地看向神情温和的赵大人,这厮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漫不经心瞥向她:“宋大人,这事情总得有个人负责罢。”
    “我是不在乎这样的事情的。”
    “嗯,我在乎的。你对我负责。”赵大人毫不脸红,一字一句说得理直气壮,一双眼落在她身上:“你满二十岁了吗?”
    “……”
    “你没订亲吧?”
    “…没。”
    赵徵敲了敲桌子:“我家中父母俱在,性情都很温和慈祥,想必你见过许多次,宋大人,你是想做过不认吗?”
    是的。
    宋隽被噎得没话说,想着要怎么把这事情含糊搪塞过去,后者温和的视线静静落在她脸上,半晌:“我有让宋大人不满意的地方?”
    这倒也没有。
    宋隽心道。
    这厮生得好家世好,父母恩爱家中和睦,平日里相敬如宾恩爱有加,这位赵大人也是年少有为年纪轻轻就一腔抱负,昨夜也把她伺候得很舒坦,实在没什么叫她不满意的。
    宋隽扪心自问,她心里对着赵徵也是有点好感,不然也不会喝高了最后迷迷糊糊可着人亲,然而……
    半晌,她缓缓道:“你晓得的,我这个人志在四方,日后也做不了什么安守内宅的好妻子,我是准备到以后招赘一个听话懂事体贴入微的夫君,替我管理家务事的,赵大人你人虽好,到底不合我的要求。”
    赵徵略一点头,语气温和:“宋大人的意思是让我入赘?”
    宋隽心说倒也没这么个意思,但没曾想赵徵很是痛快地点头道:“我答应。”
    宋隽:……
    她默默扯了衣裳,穿在身上,再不看赵徵,独自趔趔趄趄下了床。
    她那不靠谱的副将已经起来了,抬着手跟她打招呼,见她神色匆忙,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凑过来压低声音:“将军,是有什么急事吗?”
    宋隽拎着那裙摆,神色平静:“我去给赵大人买醒酒汤。”
    副将:?
    他仰起头,见那位赵大人也已起来,正神色温和地倚着栏杆看宋隽的背影。
    眉眼带笑,仿佛是捡了好大的便宜。
    抽着时间写了这篇,写得很乱,太久没写到阿隽和赵大人,很多地方处理得不是很好,原本想炖个肉,试着码了五百多字不太满意又删掉了,大家将就看吧,应该不会有别的番外了(?今天试了试,写作状态有点变化,所以准备给这篇文收尾啦)。
    新文不确定什么时候会有,没啥意外的话是篇NP,试着写了个很潦草的文案:
    史书有载,绥宁大长公主周相凤,一生规行矩步、谨而有礼。她明事理、知进退,在结发夫君战死沙场后,为他守寡半生,不到叁十岁便积郁成疾,潦倒病逝。
    而“规行矩步、谨而有礼”的绥宁大长公主周相凤重生回二十一岁、夫君还没死的那年,做的第一件事,是驱车到一贯以风流着称的怀徽长公主周蔚然府上。
    她语气温和地坐在上首:“小侄女,劳你给我介绍几个面首。”
    刚刚被教育过要向周相凤学习的周蔚然:?
    全文不长,单纯写一下一直想搞的几个类型,包括但不限于鲜衣怒马小将军、冷清禁欲佛子、清雅谦和文臣、权柄在握摄政王,没意外的话还有条病弱帝王的姑侄线。
    文案到时候应该会细化,具体的雷要等开文后再排,存稿攒的也不是很多,没啥意外的话可能要到十月中旬或者十一月才能开吧。
    祝大家中秋快乐。

番外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