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页

芥子 作者:橘花散里

第2页

      眼看小姑娘的泪珠儿都快落下来。莫三娘赶紧拦住安慰:“别听胡说八道,我家小雀儿的五官还没长开呢,人也玲珑可爱,皮肤白白嫩嫩,眼睛笑起来像天上的月牙儿,哪点儿不好看?长大必定是大美人儿。”
    小雀儿知道嬷嬷在安慰自己,赶紧在她脸上香了口,破涕为笑:“嬷嬷最好,嬷嬷最疼雀儿,嬷嬷说人不能看脸蛋,要看心里美,以后雀儿就算长不成大美人,也要做好人,每天孝顺嬷嬷。”
    莫三娘给亲得乐开了花:“我家雀儿心最好。”
    小雀儿小声补充:“虽然心好,可是我也想变漂亮啊……”
    她遥望姑苏台,想着越国来的美人舞姿,羡慕不已。
    【贰】
    莫三娘在宫中身份不一般。
    莫家世代习武,忠义传家,当年夫椒之战败后,莫家大爷千里昭昭送战友遗骸回乡安葬,为此染上恶疾,几乎丧命,然后为战友们赡养妻儿老人,曾有风言风语、落井下石,也曾蒙火害、家财尽失,他却尽心尽力、不离不弃,至死仍惦记着让儿子接着照顾何姓战友家那名瘫痪的孤寡母亲,只为曾答应过战友们一句“谁活着,便为对方照顾家人”的承诺。莫家长子寡言重信,接过父亲的担子,从无怨言。
    因此,莫家重诺之举,人人称赞。
    莫家三娘,身虽女子,气魄不下其父兄。当年她育有一女后,青梅竹马的夫婿随军北伐,路染恶疾,撒手人寰。噩耗传来,她怀胎八月受惊过度,孩子早产没有保住,是个成型的男孩,女儿已十岁才得了这个儿子,就这样和爹一起没了,实在悲痛。她哀伤之余决意守寡,却因在姑苏城的好名声,被挑选入宫,成为吴王夫差的乳娘。其间沉默少言,不问朝政,不干涉后宫,不恃宠生娇,言出必行,行之必果,因此在后宫说话颇有地位。
    担任夫差的乳娘后,她将所有对早逝儿子的愧疚与爱,全部灌入,照顾得无微不至,深得信赖,因此两任吴王及王后都待她极亲厚。
    听说夫差宠爱一名越国女子,她也抱着好奇心,悄悄地去看过,去打听过。
    美女名施夷光,据说曾是浣纱女。
    她的美丽,就连最善妒的女人都无法挑出一丝瑕疵。白皙的皮肤如最细腻的象牙,杏仁般的眸子里含着满春太湖湖水,樱桃小口一点点,腰似杨柳折枝,走路翩翩,衣炔飘飘,如惊龙彩凤飞去,可谓倾国倾城。但这样的美人,以吴国之大,并非找不出可以匹敌的,宫中田妃是世间罕有的绝色佳人,越国同时进献的另位名叫郑旦的美人颜色更胜夷光,若分开看,三美各有千秋,可她们和施夷光站在一起时,在男人眼里总归是缺了点什么韵味。或许这种韵味叫做“媚”。
    女人夸郑旦比施夷光美是没有用的,男人为女人倾倒,往往不是为了她们的美,而是为了媚,会媚人的女子,只要一颦一笑,就能把他们勾得心发痒。
    施夷光很清楚自己的魅力何在,嬉笑怒骂,拿捏得恰到好处,运用得淋漓尽致。
    自她入宫,任田妃百般打扮,任后宫嫔妃千般争宠,君王眼里唯夷光一人矣。
    吴宫女子恨施夷光如眼中钉,肉中刺,却无奈何。
    施夷光在这方面很大度,她不在乎女人怎样看待自己,只觉那些怨恨不过是来自对她美貌的可笑嫉妒,不过是生命中无足轻重的部分,在这个男人掌管天下的世界里,只要能得到男人的宠爱,她就能得到天下。事实上,她也这样做了,吴王夫差只恨不得摘星星,捧月亮,把心都掏给她。不顾朝廷呼声,穷奢极侈,花天酒地,只要她皱皱眉,落两滴泪,夫差就觉得天都塌了。
    田妃贤德,对此极其愤怒,然后仗着先入宫身份高,有儿子地位硬,命人痛斥了夷光:“女子应有德,多劝夫君向上,而非带他玩物丧志。”
    施妃懦懦应下,老实几天后立即装病,卧床不起,枕边含泪对夫差哭诉:“田妃蛮横善妒,田家势大,宫中人心向往,妾身日日惊恐,恐命不久矣,望君王以大局为重,勿以夷光挂怀。”
    “夷光体弱,容易心绞痛,受不得气,为她花些钱有什么大不了的?莫非田妃以为我吴国上下连个女人都养不起?!她是那么乖巧可爱的女子,我连句重话都不舍,那田妃怎敢如此嚣张!莫非是故意要气坏夷光身子?如此善妒!如此恶毒!如此可恨!真真不是东西!”看着心爱女子惨白的病容,心疼得夫差直跳脚,当场一张诏令废了田妃,夺田家官职,命她将儿子交与徐妃教养,田妃得讯,又惊又怒,晕死当场,醒后只能哭着离宫而去。
    自此后宫,无人敢逆施妃虎须,她是最耀眼的明珠,是所有人奉承的凤凰,是捧在手里怕吹了、含在口里怕化了的宝贝。众女唯唯诺诺,连句重话都不敢说,唯恐其犯“病”倒下。
    莫三娘不喜欢施夷光,觉得此女有心计。
    但后宫之事,吴王喜欢谁,冷落谁,她从来不愿干涉。
    施夷光也知乳娘在吴王心中地位,给她三分薄面,两人从未有过争执。
    小雀儿年幼,不懂那么多弯弯道道,只觉得施妃娘娘长得漂亮,又经常送她好吃的,好玩的,还教她化妆打扮,必是心地好的大美人,很是喜欢粘过去,听见后宫女人说施妃娘娘坏话,还为她抱不平:“她们说同是进献的越国美人,施妃娘娘明知后宫踩低捧高,自己得了宠爱,怎么也不管郑旦姐姐?害得郑旦姐姐抑郁寡欢,不到一年就撒手人寰。陛下倒是有情义,哭了几场,结果她又趁机去焚香拜祭,故意在陛下面前掉眼泪,说什么姊妹情深,惹陛下怜惜。那些人简直是胡说八道!不要脸!施妃娘娘比郑妃娘娘漂亮温柔,陛下喜欢谁是她管得着的吗?何况施妃娘娘经常送东西给郑妃娘娘,只是郑妃娘娘不太爱搭理她罢了,难道还要人家热脸贴冷屁股吗?施妃娘娘还从来不让人说郑妃娘娘坏话呢!说施妃娘娘坏话的都没良心!嫉妒她漂亮得宠罢了。”

第2页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