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113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113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这场在办公室的欢爱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每当言清菡觉得自己要到了的时候,蓝汧陌总会故意停下,不给自己一个痛快。久而久之,越来越多的快感积聚在一起,终是到了无法再忍受的地步。

    “清菡看上去好舒服的样子,是不是要到了呢?”感到手指所处的内里越来越紧,越来越湿,蓝汧陌伸手拍了拍言清菡悬空着的臀部,轻声说道。只是,她不拍还好,这一拍,使得言清菡本就承受不住的身体更加激动。

    见对方将头扬起,柔顺的黑发随着她这个动作而散乱在空中。那紧绷的身体靠在椅背上,黑色的西装外套和白色衬衫还完完整整的穿在她身上,可下半身却没了任何遮挡物。有的,就只是自己不断进出的手指,以及那些流溢到腿根边缘的暖泉。

    不得不说,这样的言清菡真的很诱人。现在的她,是只有自己才可以看到的模样与状态。那个完美优秀,在外人面前犹如女神般的女人,此时此刻却被自己要的意乱情迷,只为她绽放。这听起来就好比童话那么美好而不切实际。可眼前的画面,却又那么真实。

    言清菡从没想过自己会在办公室做出这种事,她抬眼看着桌上还没有处理完的文件,以及身下那个自己打湿的黑色皮椅。由于表面太光滑,还不吸水,那些由自己体内流出的液体就那样光明正大的摊在那里,甚至透亮到可以反射出自己的现在的样子。

    眼见一个黑影在自己腿间不停的进进出出,言清菡知道,那是蓝汧陌的手指。想到自己正在借用那种东西去看蓝汧陌占有自己,一种说不出的羞耻感油然而生。言清菡下意识的想要挪开视线,却在执行时,犹豫起来。

    不知怎的,每当看到蓝汧陌的手指没入自己体内,再亲眼看她抽出来的时候,身体都会特别敏感。那种亲眼看着爱人进入自己体内的感觉,真的很美好。甚至好到,让自己舍不得挪开视线。

    小腹抽搐的越来越厉害,□的收缩剧烈到连她自己都感受得到。随着蓝汧陌的手指再次进入到自己内部的最深处,言清菡用双手扶住椅子两边的把手,将身体高高弓起,就这样到达了极致。

    这次□比言清菡以往的每一次都要剧烈,她双腿极快速的颤抖着,一阵阵灼热的溪流顺着溶洞倾巢而出,流淌至皮椅和地毯上。听着那啪嗒啪嗒的声音,言清菡窘迫的不行。然而,看到她如此无措的模样,蓝汧陌竟还不帮忙,而是蹲在那里开心的笑着。

    气急之下,言清菡撑着酸软无力的双腿,将蓝汧陌压在身下,右手直接越过她的短裙,按压在两腿中间那处脆弱的地方。然而,触手之处并不如想象般柔弱,而是带着些许坚硬的触感。同为女人,言清菡一下就猜到了蓝汧陌的身体状况。无奈之余,心里更是郁闷异常。其实,她也很想要蓝汧陌,想让她在自己身下绽放。

    “其实,如果清菡想要,也没关系的,只要你不进去就可以了。”许是看出言清菡失望,蓝汧陌轻声说道。

    “这怎么行,你...”

    “呵呵,为什么不行呢?人家...可是有带卫生棉条呢。”

    作者有话要说:哦啦啦啦啦,欢迎大家来到每晚八点准时上演的话唠话唠晓暴最大,清新内涵,暴姐姐是淑女小绿字栏目!

    那么,期待已久的办公室激情就酱紫上演了,俗话说得好,办公室激情都来了,血豆腐还会远嘛?在这里预告下,下章是传说中的血豆腐章节!大约呢,一章等于两张的字数,我数了下,是六千字!酱紫的大餐来为此文压轴,应该是再好不过的吧?咳咳,话说,蓝蓝啊,你到底是多欲求不满啊!才三个月没做而已,老娘我三年不做都...咳咳...此处消音!

    于是,废话不多说,开始我们的萌萌小剧场。作为本文的最后一篇小剧场,作为压轴的最后一个有去无回小剧场!伦家表示,这淡淡的忧桑是怎么回事!不行,快湿哒哒起来!

    今天晚上,晓暴family的保姆组不见了,于是,就只剩下染姐姐,慕容姐,以及暮桀三人,以及花花,cc君,以及东方君三个人。为了给那三位大爷做饭,三个人左思右想,那就做麻辣火锅血豆腐吧。

    cc君:喂,花花,染姐姐她们能吃辣嘛?

    花花:什么?我怎么知道啊,你问东方啊,她最了解染姐了。

    东方君:额,我家染染这么厉害,怎么会不能吃辣!(众人:资深的东方君。你家染染,真的不能吃辣。)

    cc君:啊,那我做就做超麻超辣的了啊。

    东方君:好嘞。

    没过一会,红彤彤的麻辣火锅血豆腐出炉了。就连空气都跟着辣了起来,看着那白花花的豆腐上布满了红色的辣椒酱。三人咽了咽口水,表示,好馋。

    染姐姐:什么味道。(闻到辣味,染姐姐的眼眶有些泛红。)

    东方君:染姐姐!我们为你们三个准备了麻辣火锅血豆腐!快来尝尝看!

    慕容姐:...

    暮桀:...

    众人:原来,面瘫三人组都不能吃辣么?(晓暴:喂喂,你怎么又出来了!众人是在括号里的!)

    cc君:来来,大家快来吃吧。小暮桀,你看你这么瘦,来来,我喂你吃一个血豆腐哦,一点都不辣的。

    暮桀:...

    cc君:来啊来啊。(cc君说着,用勺子挖了一大块血豆腐,塞到暮桀嘴里,后者吃了,双眼在一瞬间变得通红!某模式开启!看着cc君呆愣的样子,小暮桀抓起一盘血豆腐,直接呼在她脸上。)

    cc君:唔!!!好辣!!!救命啊!血豆腐...血...血豆腐..(众人:所以,这是生于血豆腐,死于血豆腐嘛?)

    花花:咳咳,那个,慕容姐,您,您尝尝这个麻辣火锅,这个真的不辣。(于是,花花说着,夹了火锅里的菜给慕容姐。)

    慕容姐:嘶!!!慕容姐吃了一口,当即,被辣的满脸通红!掌风一出,便把花花打飞了出去。奇怪的是,花花忽然消失了不见了,没人注意到,地上忽然多出了一朵花花。

    东方君:看着满眼通红的暮桀和满脸通红的慕容姐,东方君咽了咽口水,找了一个豆芽,在清水里冲了冲,送到染姐姐嘴边。后这吃了,整张脸火红成一片!紧接着,黑风已出...只听到嘭的一声...某人阵亡,同时打翻了那盆麻辣火锅,火锅直接洒在了地上那朵花花身上。

    于是,慕容姐和小暮桀,以及染姐姐准备去吃甜点。过了一会,凌老板的果儿回来,看到地上那盘麻辣火锅,还有沾染着麻辣酱的一朵花花。张开血盆大口...自此以后,晓暴family有了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在染姐姐,慕容姐,以及小暮桀面前绝对要杜绝和辣有关的一切东西!

    晓暴:于是,最后一期小剧场终于完美落下帷幕了!在此来采访一下小剧场君和众人君。

    晓暴:小剧场君,在今日,你迎来完结,请问你有什么想法?

    小剧场君:咳咳,还是那句老话,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晓暴:掏出染姐姐的黑风,砰!

    晓暴:于是,我们换另一个,众人君。在这段期间来,你一直担任众人这个吐槽工作人员,请问,您的本体是谁呢?

    众人:你觉得呢?

    晓暴:尼玛!!!你一定是s姐伪装的吧!负分滚粗!

    s姐:哀怨小眼神飘来。

    ☆、174

    浴室里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看着那磨砂质的玻璃上映照出蓝汧陌若隐若现的酮体,明明已经看过很多次,言清菡却还是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她搅动着手指,安静等待蓝汧陌出来。这样的感觉,就好像两个人第一次见面那般,羞涩而不知所措。

    这时,浴室门被推开,满身带着热蒸汽的蓝汧陌就这样□的走了出来。她翘挺的胸前挂着几颗透明水滴,腿间的隐秘地带被黑色密林所遮掩,伴随她的脚步,若隐若现的暴露在自己眼前。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言清菡觉得格外忐忑。毕竟,那种事真的太羞人了。

    “清菡可是准备好了?”见言清菡通红的脸,蓝汧陌笑的更加开心。她用毛巾将身上擦干,却故意不擦发丝上的水。看她半坐半躺的倚靠在床上,微微湿润的长发散在后面工整的棉被上。交叠在一起的两条美腿白皙且纤长,它们一上一下的摆放着,并不完全闭合,而是特意留出一个小缝,让对面的自己可以窥探到其中的风光。

    “我...我还没...”过了许久,言清菡才回过神。抬头对上蓝汧陌似笑非笑的红眸,只觉得尴尬异常。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蓝汧陌的身体不方便,为什么她的视线还是会往一些不该看的地方瞄呢?

    “清菡,你可要快些呢,人家今天才第五天,那个还是会有的哦。”蓝汧陌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圆筒形的东西递给言清菡。看着那上面赫然印着卫生棉条OB几个字,言清菡羞得连脖子都开始发红,却不得不履行她刚刚的承诺。

    “那我开始了。”将包装拆开,言清菡将其中那个长长的圆柱形状的海绵拿出来,内里还有一副一次性的卫生指套。看着这齐全的装备,她无措的看了眼坐在自己面前的蓝汧陌,犹豫许久。最终,还是将那个透明纸套戴在手上,并将棉条套在外面。

    “小陌,不然...还是你自己来吧,我怕弄伤你。”眼看着就要进行最后一步,言清菡却在此时退缩了。作为一个好宝宝,她虽然知道卫生棉条这种东西,也知道现在有很多女性在使用这种新型的卫生产品,可是思想保守的她依然无法直视这种东西。

    在刚才,她本想把蓝汧陌带给自己的快乐全数返还给对方,却没想到正好赶上这人的生理期。算算日子,的确,在以往的这个时候,蓝汧陌都是不方便的。虽然心里有些失望,但言清菡也只能就此作罢。然而,蓝汧陌却说她攻自己攻到手酸,要自己帮她换卫生棉。

    聪明如言清菡,不会不知道蓝汧陌是故意要逗弄自己。然而,看到对方那副撒娇讨好的样子,她又不忍心拒绝。最终,言清菡还是同意帮蓝汧陌换卫生棉。谁知,在两人走到洗手间后。蓝汧陌竟然告诉她,包里只剩下卫生棉条,根本没有卫生棉。”

    这样的突变让言清菡措手不及,一来,她不帮她买这种东西。二来,她也不会允许蓝汧陌忍耐下去。思前想后,就在言清菡决定亲自跑腿的时候,蓝汧陌却忽然来了一句,就用卫生棉条吧,清菡,你不会不知道这个怎么用吧?”

    言清菡一向好学,除了床上那档子邪恶的事,几乎没什么是她不会的。如今,听到蓝汧陌这样问自己,让她本就有些慌乱的心情变得更加凌乱,随口就来了句当然会。于是,她就这样掉入了蓝汧陌所设立的圈套中,再无后退之路。

    “清菡,你快些好不好?我感觉它要流出来了。”这时,蓝汧陌催促的声音响起。言清菡听了,心里一急,赶紧用手分开对方的双腿。看着那处因为刚洗完澡而粉嫩异常的地方,言清菡发现,情况的确如蓝汧陌所说,那个小小的洞口处已经被某些红色的液体所染红。

    这样看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油然而生。有激动,有忐忑,更多的,竟然是怜惜。同为女人,她和蓝汧陌有着同样的身体构造,同样的弱势。作为女人每个月最脆弱的时候,如今,蓝汧陌将她最私密的事交给自己,言清菡忽然觉得,这个本是无比尴尬的事,竟然在这一刻变得神圣起来。

    从纸抽里拿出一些纸,言清菡悉心的替蓝汧陌把腿间擦干净。私密部位与纸产生摩擦,使得因为刚刚攻陷了言清菡而处于敏感状态的身体燥热异常。看着白皙的纸巾被血染成红色,蓝汧陌用手抓住身下的床单,紧紧咬住下唇。

    身体,似乎变得更加难受了...

    “那我开始了。”言清菡说完,把纸巾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将手指朝着蓝汧陌狭小的洞口探去。平时,言清菡都是直接用手指进入这处地方,如今却多了一个指套和棉条,让她觉得格外奇怪。

    眼看着那处狭小的洞口因为自己的进入而被撑大,棉条顶端也在瞬间被染成红色。此情此情,给了言清菡一种仿佛自己在夺走蓝汧陌初夜的感觉,她怕痛对方,特意放缓速度。却殊不知,这样做,只会让某人更加难受。

    “嗯...别...”月经期是女人身体最为虚弱的时期,却也是她们身体最敏感的时间段。曾经就有科学家亲身验证过,在月经期间,女性身体的敏感度会是平常状态的十倍之多。这就像,同样是□,这对夫妻没有用任何产品,而那对夫妻却用了伟哥和合欢散一般。

    质地相同,带来的效果却是天壤之别。

    身体因言清菡的进入变得饱胀不堪,用余光瞄向对方完美的侧脸。一瞬间,蓝汧陌被对方眼中的认真所感动。这个女人,总是如此的体贴温柔,明知自己是故意为难她,却还是答应自己的任何条件,尽力去配合。

    心里的爱意连绵而起,引得身体越发渴望言清菡的触碰。当对方的手指连带着棉条彻底进入其中,那种长久以来的欲望在瞬间被填满的感觉引得蓝汧陌克制不住的叫出声来。她伸手抱住言清菡,不管不顾的吻住她。同时,抓过对方那只空出来的手,按在自己胸上。

    “小陌,不行,你还...”

    “清菡,别拒绝我,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真的忍不住了。”蓝汧陌轻声说道,话语中隐隐带了几分恳求的意味。敏感的身体好似拉到极限的皮筋,若是不快些松手,得到释放,就会断成两截。

    小腹内的灶火如鼎炉般越烧越旺,犹如在烈焰上浇了一大桶油,不灭反生。窜起的火苗已经无法熄灭,它们变成数万只怪兽,在自己的体内横冲直撞,叫嚣着想要得到满足。蓝汧陌觉得,如果自己再得不到言清菡的抚慰,这副欲求不满的身体也许会爆掉,或是被火烧成灰烬。

    不用照镜子,蓝汧陌就能想象到此时此刻的自己会是怎样一副姿态。没人知道,她曾经有多少次在梦中与言清菡做这种事。她们热烈的交合,用自己最大的热情去满足对方。这种春梦,每一次做,蓝汧陌都会深陷其中,早上起来,内裤总会濡湿掉一大片。

    她真的太渴望言清菡了,这三个月的空窗期就好比磨人的锉刀,一寸一寸,一点又一点的磨破她的肌肤,让她又痒又痛的同时却无法得到救赎。想她,发疯似的想她。不仅仅是想她的身体,更是她的整个人,整颗心。乃至她的声音,她的气息,她的眼神。

    “小陌,我怕会伤了你。”

    “清菡,没事的,只要不进来就没事的。”蓝汧陌说着,轻轻拉扯出言清菡那只还放在自己体内的手指,继而按在她肿胀的核心上。没了花蜜的滋润,那里却并不干涩,而是被蓝汧陌身上的薄汗所打湿。

    背后的阳光透窗而入,浮现出七彩斑斓的光亮,它照在蓝汧陌向自己敞开的腿间,好比唾手可得的彩虹,让人心驰神往。也许,是受不了爱人的央求,也许,是心里压抑的□想要找到一个释放点。言清菡再也顾不了那么多,她张口吻住蓝汧陌微微开启的双唇,决定与她做完那场之前尚未完成的反攻大业。

    身体是敏感的,皮肤是敏感的,就连心脏和头脑也是敏感的。胸部被那双熟悉的手掌揉捏,很快便膨胀起来。最顶端的红梅挺立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其硬度堪比铁球,不论言清菡如何去按,去压,都屹立不倒的站在那里,无法撼动。

    看着蓝汧陌在自己的给予中沉沦,言清菡只觉得心里格外满足。她张口咬住前方的白色浑圆,软肉在一瞬间填满整张嘴巴。其口感就像是一颗大而香的奶馒头,只一口,那散发出的味道就会弥漫至整个口腔,乃至喉咙深处都能尝到那甜蜜的味道。

    “啊...清菡...再用力一些...好喜欢...”蓝汧陌早就被言清菡如此猛烈却不失温柔的攻势打到溃不成军,她轻声低吟着,要求对方再施加力道。蓝汧陌觉得自己的身体敏感极了,越是用力,她就越是舒服。

    她希望言清菡能够粗鲁一些,哪怕弄坏自己也没关系。她想和她合而为一,化为灰烬飘散到一起也好,搅烂成渣混合成团也罢。就算烂在言清菡的骨子里,对于蓝汧陌来说,也是至高无上的的幸福。

    蓝汧陌的□让言清菡变得更加激动,她用手按住对方藏匿于层层花瓣中的核心。触手之处,是滚烫的温度,好似火烧的铁烙那般烫人。她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三左一右的进行反复磨蹭,感到那颗小小的豆子在自己的指腹下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热,言清菡脸上漾起满意的笑容。

    今天的自己,无疑是疯狂的。她做了她曾经连想都不敢去想的事。似乎在遇到蓝汧陌之后,自己就一直都在挑战曾经那个言清菡所不敢去做的事。吃零食,违抗莫霖的命令,也包括,为了爱情,奋不顾身。

    人永远都无法预测未来将会发生什么,更不会知道某个人将会在你以后的人生中充当什么位置。最初遇到蓝汧陌的时候,言清菡不会知道,自己将会爱上这个女人,爱得这么深沉。正如蓝汧陌也不知道,她的人生,会在遇到言清菡之后被重新改写。

    任何人都想要和爱人时时刻刻的呆在一起,却总因为某些原因求而不得。久违的会面,难得的激情,这次,言清菡真的不愿再放开这个女人。既然她想要自己去爱她,那自己就可以放下一切去爱。她们为彼此连生命都可以舍弃,这样的狂欢,又何尝不可?

    抛去心理包袱,言清菡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使得蓝汧陌情不禁的把腿分得更开,去容纳她的给予。本就敏感的部位在生理期时变得更加敏感,所带来的快意也从曾经的一倍翻了好几翻。

    只一会的功夫,蓝汧陌就觉得自己要到了。看着言清菡眼里对自己的专注,蓝汧陌把手探到她没有穿内裤的腿间,不出所料,那个刚刚才达到顶峰的身体已经再一次湿润起来。想到这里,蓝汧陌猛地起身将言清菡压在身下,分开她的双腿,将自己的□贴到对方开启的腿间。

    这样的姿势是两人从未尝试过的,然而,在今天,蓝汧陌却就是想要这样和言清菡欢爱。欲要达到顶峰的渴望被她强行压制回去,蓝汧陌看着满脸诧异的言清菡,开始扭动起自己的腰肢,用私密地带去摩擦对方同样脆弱的部位。

    “嗯...小陌...别...”如此羞人的姿势,让言清菡下意识的想要抵抗。然而,当腿部中心的那点和蓝汧陌灼热的核心碰撞在一起,好比是棉花糖与果冻的触碰,瞬间便让言清菡的身体彻底软了下去。她用手抓住身下的床单,极力克制着不断从吼间溢出的□。然而,这件事,似乎逃离了她的控制,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做到。

    “清菡...我...我能感觉到你的存在...你那里好热...我...唔!”蓝汧陌断断续续的说着,其中还伴随着媚若无骨的□。她扭动着纤细的腰肢,线条清晰的小腹在自己眼前晃动。偶尔,她身上的汗水会掉在自己腿间,那高热的温度竟是让言清菡产生一丝灼伤的触感。

    两具同样完美的身体交叠在一起,相互摩擦,单人小床因为受不了这种负荷,发出吱嘎吱嘎的抗议。言清菡听着只觉得难堪得紧,可身体所带来的快意却又不愿给她多余的时间去害羞。只一会的功夫,便再次把她吸回欲望的深渊之中。

    一上一下的姿势改为相拥而坐,大腿根部早已被汗水以及某些液体所打湿。蓝汧陌涨挺的胸部用力挤着言清菡同样凸出的部位,那胸前的花蕊在反复摩擦中开花结果,每一次蹭到彼此,都会给双方带去或痒或酥的触感。

    蓝汧陌用手揉捏着言清菡不断摆动的臀部,在上面一下又一下轻轻拍着。察觉到她的动作,言清菡也不甘示弱的张口咬住蓝汧陌突出的锁骨,在上面印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此起彼伏的□声回荡在狭小的休息室里,蓝汧陌用无力的左手来回抚摸着言清菡光滑的背脊,那片皮肤早已经被汗水打湿,这样抚摸,竟是有种玩水上滑梯的感觉。不论是打圈还是直来直往的抚慰,都润滑得没有丁点阻碍。

    “清菡...你...你喜欢这样吗?”

    “我...不知道。”听到蓝汧陌的问题,言清菡别过头,并不正面回答。看到她通红的耳垂,蓝汧陌张口含住,逐渐加快了腰肢扭动的速度。

    耳边是蓝汧陌越发急促的喘息,两个人交合在一起的地带早已经湿润到犹如沼泽那般,每一次蹭过对方,都能听到皮肤与水摩擦所产生的萎靡之音。就连上方的黑色的密林也被露水染得湿透,同时还伴随着星星点点的鲜红。

    身体的渴求越来越旺盛,距离顶峰越来越近,每一次扭动,言清菡都能触碰到蓝汧陌露在体外的棉条底部。她抱住后者的腰肢,双手按在她的腰窝上,帮助体力不支的她扭动腰部。这只是言清菡凭着本能所产生的反应,却是让蓝汧陌悸动不已。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113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