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94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94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东方君:染染,虽然我很爱你,但是,放了你,那是不可能的。今天,我一定要亲你!(东方君显然冲动了,打算霸王硬上弓,看她向自己扑过来,压在自己身上乱摸,染姐姐强忍住心里的厌恶,用心解着后面的绳子。)

    阿黎:放手!你们这群色狼,居然敢对我的染染做那种事!阿黑,快去保护妈妈!

    阿黑:旺旺!!(众人:再看我就把你吃掉!)

    阿黎:阿黑,错了,不是让你咬染染,是让你咬她们啊。(看着阿黑一直咬着染姐姐的衣服不肯松口,阿黎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阿黑:旺旺!!!(众人:要仙贝,要雪饼!)

    小年和惟有君看到阿黑来势汹汹,赶紧朝门口跑了出去,随后,只听到人被狗扑倒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各种各样的惨叫以及狗叫。眼看着自己的女人还被某人压在身下,阿黎冲上去,想要把东方君踹飞,谁知,这个时候,染姐姐已经站了起来,而后掏出了黑风。

    染姐姐:你这样对我,我不会放过你。

    东方君:oh,能够死在染染的手里,是我做梦都在想的事,快来,快来啊。(众人:这是有多抖...)伴随着砰的一声枪响,某人含笑倒在了地上,那笑容,带着猥琐大叔特有的气质。(众人:就好像在京东地铁站捡到了一条穿过而没洗的萝莉小内内那般。)

    眼见刚刚的四个人少了一个,染姐姐和阿黎找遍了整个仓库都不见人。最终,在地板的夹缝中发现了一朵花。看着这朵花,染姐姐怎么看,怎么觉得猥琐。这时候,阿黑忽然冲了过来,一屁股坐在这朵花上,随后,嘘嘘了...紧接着,阿黑又一口把那朵猥琐的花咬住,吞进了肚子里。从此,这个世上,再也没有猥琐团伙和花妖了。

    晓暴:写完这个小剧场,晓暴长叹出一口气。染染的篇章,终于结束了!俗话说,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大家看了某四人的下场,是不是有觉得,其实前几个亲的下场已经很好了?咳咳...感谢四位亲的友情客串,多有埋汰,请见谅,希望大家在看完了开心之后,能够高抬贵手,给晓暴打分留言,各种的感激不尽。

    ☆、第 149 章

    春节晚上,人们都待在家里团圆,路上安静的就只能看到少数几辆车开过,使得这条往常最为拥挤的马路变得寂寥无比。车子的速度越来越快,言清菡并不打算减速,反而踩住油门,比之前又快了几分。

    对她来说,今晚的一切就好似空中那一朵朵绚烂夺目的烟花,璀璨过后,留下的只是一片空白。如梦如幻,透着前所未有的不真实感。

    言清菡没料到与莫霖的对峙会这么快就落下帷幕,更没想到外公会在今晚让自己离开。在外国留学,言清菡早已忘记自己有多久没和家人一起过年。这次是她回国以来的第一个春节,却被莫霖从莫家驱逐出来。

    想到外公冷漠的眼神,言清菡皱起眉头,紧紧攥住拳头。如果有其他退路,她绝不会选择在今天做这样的事,在新年给家人添堵。可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寸秒寸金,根本容不得耽搁。再加上今晚凌龙的出现,言清菡明白,这是莫霖精心策划的局,其目地就是要把自己和蓝汧陌拆散。

    回忆着最近发生的一切,言清菡把车停在路边,将头靠在方向盘上不愿再动。从车祸开始,她一直都以为想要伤害自己的人正是最疼爱她的大舅,莫森。然而,当她看到那份白纸黑字的证据之后,本来的预想破裂开来。就好比被砖头砸碎的玻璃,无论怎么拼,都回不到原状。

    那是自己生日过后的几天,当时,自己正因为战戴璇的事而和蓝汧陌闹矛盾。莫森在那时出现,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让言清菡本就烦躁的心情变得更加阴郁。所以,当她看到莫森遗落在自己沙发上的资料时,为了满足心里的好奇,言清菡便将其留下,打了开来。

    里面装的,并不是威胁自己的物品,而是一张张有关于莫雷如何与凌龙勾结,想要借车祸来杀害自己,嫁祸给莫森的证据。看着那些照片和数据,言清菡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头脑里不停闪过莫雷面带笑意的脸,以及他在背后向自己伸来的魔爪。

    莫家是传统的家族,莫霖更是个墨守陈规,思想保守而霸道的人。他这辈子就只有过两个女人,一个是他的正妻,言清菡的外婆,也是为莫霖生下莫森莫雷两兄弟,还有自己的母亲莫芸,在他最穷困潦倒时,依然对他不离不弃的女人。而另一个,则是莫霖在酒后乱性后不小心发生关系的外遇。

    言清菡对那个女人并不了解,只知道莫霖在和她发生关系之后就没有联系过。直到言清菡的外婆去世,他才把那个女人所生的儿子接到莫家。也正是今晚坐在宴席第二桌的那个男人,自己的三舅,莫风。

    从小到大,莫霖最疼爱的孩子就是大儿子莫森和小女儿莫芸。一个是长子,一个是幺女。前者像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后者则是同言清菡的外婆犹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般。

    莫雷从小就吊儿郎当,是个典型的富家少爷,不论是性格还是为人处世都和莫霖没有丁点相像的地方。再加上他是家中的老二,不上不下的被夹在中间,导致他经常会被莫家人忽视。如此一来,莫雷对莫森的嫉妒之心越发的强烈起来,以至于到了后来兄弟反目的下场。

    最开始,还是小孩子的莫森和莫雷什么都不懂,只因为父亲的疼爱而争吵。到了后来,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心智越来越成熟。莫雷对莫森的嫉妒不再局限于父爱上,而是上升到家产,乃至遗产的争夺之中。

    从小到大,莫雷处处不如莫森,不论是学习还是在处理事情方面。莫霖并不是没有给他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可每一次,莫雷都会不争气的输掉属于他的机遇。久而久之,莫霖也就放弃了他,渐渐把莫家以及莫氏企业的一些实权交由莫森处理。而莫雷也辞去了莫氏副经理的职务,专心做他的花花公子。

    如今,不论是莫雷还是莫森都不再年轻。几年来,莫雷一直都在想方设法欲要夺取莫家的产业,从莫森手里抢回不属于自己的一切。言清菡的归国,无疑是一个警钟,更是一个推波助澜的棋子。

    这个外甥女,莫雷对她的印象一直都是富家的小公主,没什么能耐,就只会凭着好的家世赖以生存,和米虫没什么区别。然而,在看到言清菡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这个想法错得有多么离谱。

    身为富二代,言清菡没有其他大小姐的骄纵,在事业方面更是有自己的打算和理想。莫雷已经数不清莫霖在自己和莫森面前夸过言清菡多少次,每每听到自家的父亲说可惜言清菡不是男孩,否则一定要把莫家也交给她打理,莫雷都会气得牙痒痒。久而久之,他对言清菡无所谓的态度也逐渐转变为不满和愤恨。

    生在豪门世家就如同生在古时的帝王家,亲情只是他们用来交易的筹码。一旦失去利用价值,就会变得连垃圾都不如。言清菡的车祸是莫雷精心谋划了许久所想到的办法,他利用凌龙,让那个蠢男人甘心成为他的棋子,把每一个步骤设计的巧妙而天衣无缝。就在莫雷以为自己的计划可以成功之时,他却忽略掉一个最为重要的人,蓝汧陌。

    那时,言清菡和蓝汧陌的感情才刚刚起步,根本不会有谁去注意她们之间的关系。莫雷不会想到,就是那样瘦弱的一个女人,居然会为了言清菡而不顾生命,一举破坏了自己精心筹备的所有计划。

    在得知言清菡出车祸后,莫森早就猜出这并不是一场意外,而是有人故意而为,他第一个想到的嫌疑人,正是自己的弟弟,莫雷。因此,他开始调查莫雷近期接触的人,从而得知对方最近和凌龙走得很近。

    最开始,当莫森得知凌龙和莫雷同流合污的时候,心里是不相信的。毕竟,这个男人表面上对言清菡那么好,任谁都不会想到,他会狠心对言清菡下黑手。然而,在他得知莫雷和凌龙那些肮脏的交易后,他几次三番的约凌龙出来谈话。最后,在喝醉的情况下发生争执,甚至是动手。

    莫森知道,言清菡也在调查车祸的事,并把矛头对准了自己。被外甥女如此怀疑,莫森心里并不好受。他一面忙着去查莫雷的计划,同时想着如何才能在不被任何人察觉的情况下,将事情告知给言清菡。

    那次生日会本该是一个极好的契机,然而,一个又一个突发事件接踵而至,完全没有留给他和言清菡单独相处的时间。这次机会就这样白白浪费掉,使得莫森不得不亲自去到言清菡的公司。

    那天,他把他手上所有的资料和证据全部放在牛皮纸袋里,去了言氏企业。莫森知道,莫雷的人时刻都在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甚至在他身上安装了窃听系统。不过,哪怕很清楚对方动的手脚,莫森也没有去阻止,或试图将那些东西从自己身上除去。他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那次谈话,莫森故意把话说得模棱两可,让莫雷陷入困惑。又在离开之前,故意将牛皮纸袋遗落在言清菡的那里。站在门口,眼见对方把那个纸袋收好。莫森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模一样的纸袋,握在手中,走出去。

    一个正方形,如果你不饶到它背后,就永远无法看到另一面的风光。正如莫雷所听到,看到的一切。他的计划只存在于表面,却不知道,有些人早已经联合在一起,暗度陈仓。

    言清菡知道莫雷和战戴璇有所牵连,更知道凌龙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今天晚上,她带着所有对莫雷的指控,把那些资料放在莫霖面前。那些难以解决的麻烦,将会在今晚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一直以来,言清菡从不认为自己是个烂好人,如果莫雷不是莫霖的儿子,自己的二舅,她绝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充满心计,三番四次想要伤害自己的人。可是,言清菡也知道,自己要对付莫雷,莫霖势必会为了保住儿子去帮忙,到时候,自己的处境只会比现在更艰难。

    言清菡不怪莫霖偏袒莫雷,甚至还有些理解他。莫霖老了,他的心也比以前要软很多。老人总是希望儿女能在身边多多陪伴,哪怕只有一天,一个时辰,或是一分钟,都会让他很开心。言清菡做不到,更不想让莫霖白发人送黑发人。

    所以,她把那些证据交给莫霖,让他亲手制止莫雷的行为,也是给自己找到一个新的靠山。哪怕自己被莫霖赶了出来,但言清菡相信,总有一天,外公会原谅她,帮助她对付那个他们共同的敌人。

    想到这里,言清菡重新发动车子,朝家里开去。看着直指晚上10点的表,她焦急的踩着油门,想要在12点之前赶回家。那里是她的巢穴,港湾。只要和蓝汧陌在一起,她就只是她的言清菡,不用再勾心斗角,更不需要存有丝毫戒备。

    因为,那个女人,永远都不会伤害自己。

    白色的雪,悄然而落,许久没有下雪的X市在春节夜里,迎来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大雪。把车停在车库里,言清菡迫不及待的坐电梯上楼,掏出钥匙打开属于她和蓝汧陌的家。然而,迎接她的却是空无一人的屋子,以及饭桌上那两盘已经凉掉的牛排。

    看着那两盘牛排没有丝毫动过的痕迹,言清菡转身出门,朝楼下走去。才踏出门口,她就看到了那个不远处的人儿。今晚的天空,依旧璀璨。蓝色的背景搭配茭白的飘雪,有种说不出的美感。犹如飘渺的仙境,似真似幻。

    朝着那个坐在秋千上的人缓缓走去,她穿着一件墨绿色的风衣,浅蓝色的牛仔长裤,脚上踩着一双洁白的板鞋,正坐在那抬头看着烟火。她柔顺的长发被风吹起,发丝间的香气还隔着老远就飘到了自己鼻间。看她抱着咕咕,一个人喃喃自语着,言清菡小心翼翼的靠近,偷偷听她在说什么。

    “咕咕,今天晚上就只有妈妈陪你过年了。不过,我向你保证,等明年这个时候,清菡妈妈一定会陪在我们身边的。怎么样?今晚的烟火是不是很好看?果然,坐在楼下看烟花比在楼上要好看的得多。呐,咕咕,你是不是和我一样,在心里想着清菡妈妈能像这些烟花一样,忽然出现在我们身边呢?”

    蓝汧陌的声音很轻,很柔,就像是哄小孩子那般,让听到的人变得无比温暖。言清菡强忍着鼻子的酸痛,从秋千后面把蓝汧陌抱住。察觉到对方的身子一僵,随即又马上瘫软下来,老实的靠在自己怀里。这样相互依偎的事情,她们已经做过不下数百次。对彼此的默契,熟悉,早已经深深镶嵌在两人的灵魂里,无法抹去。

    “小陌,我回来了。”

    “清菡,欢迎回家。”

    ☆、150

    “欢迎回家”这简单的四个字在脑中回响,使得听者心里一颤。哪怕只是无比简单的词句,从蓝汧陌口中说出来,却被赋予了别样的温暖。摸着怀中人冰凉的手,言清菡心疼,赶紧把它们放进自己怀中,试图用自身的体温去温暖蓝汧陌。

    “你在外面呆了多久?怎么手这么凉?”替蓝汧陌暖着身子,言清菡低声问道。她就知道,只要自己不在家,这人就会胡作非为。想起饭桌上那两盘没动过的牛排,言清菡不用猜都知道,蓝汧陌一定没吃晚餐。

    “也没有多久啦,我本来是抱着咕咕在阳台看烟花的,可那样看总会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所以我就带它下来了。清菡,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是不是太想我呢?”蓝汧陌调皮的说着,末了还不忘伸手捏捏言清菡的鼻子。看着她开心的笑脸,言清菡忽然萌生出一种感觉。只要能够让这个女人永远保持住这种笑容,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没什么,只是和外公发生了一些矛盾,他说最近不想看到我,所以就回来了。”言清菡说得很无谓,可在蓝汧陌看来,却并不如此。她知道,言清菡是莫霖最疼爱的孙女,如果不是发生了天大的事,对方绝不会在春节这天把言清菡赶走。

    想及此处,蓝汧陌本来充满幸福的笑容多了几丝忧愁。她把咕咕放到椅子上,伸手环抱住言清菡。感到对方的颤抖,她只觉得鼻子也跟着泛起酸疼来。那种感觉,就好像看到自家的孩子被别人欺负了那般。

    “清菡,你不需要为我这样做的。我早就习惯一个人过年了,你不回来,我也没关系的。”在蓝汧陌心中,言清菡一直都是个懂礼貌,孝顺长辈的人。直觉告诉她,对方之所以会在今晚做出违逆莫霖的事,很可能是因为自己。

    “你在说什么傻话?”听过蓝汧陌的话,言清菡有些气恼的问道。她站直身体,一双漆黑色的眸子直视着身前面带愧疚的蓝汧陌。

    “没有说傻话,我只是不希望清菡因为我而和你的家人闹矛盾。”

    蓝汧陌说完,把手放在言清菡脸上,一下又一下缓慢的抚摸着。感受到那两个手掌格外冰凉的温度,言清菡心里的疼惜还是盖过了气恼。她抓过蓝汧陌的手放在自己嘴边吹着暖气,再将一个个吻落在上面。

    “小陌,你总是这么傻,做任何事情都不求回报的为我着想。我与你说过,你应该学着自私一点,不要总是傻傻的付出,看来。你并没有把这句话记住。今天我会和外公产生矛盾,完全是因为莫家内部的事。”

    “你还记那次车祸吗?其实,那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而为。做这件事的人,就是我的二舅,莫雷。之前你看到我和莫森剑拔弩张的模样,那只是我们两个在演戏而已。目的是为了交换彼此手上的信息,让他放松警惕,把他的那些罪行揭发给我外公。”

    “我选择在今天做这件事,是别无他法,时间不会等人,我的一切计划都安排在和外公摊牌之后。外公一直以来都是个要强的人,被自己的孙女这样对待,他会生气会寒心都是正常的事。”

    “世上没有哪个父母会不疼爱自己的孩子,哪怕莫雷再大逆不道,外公还是会袒护他,不愿他受到法律的制裁。我这样做,无疑是在向外公挑战,把莫家的内斗从私下搬到台面上。正是如此,外公才会愤怒的让我离开。我相信,等他想通了,就会原谅我。”

    “没想到会是这样。”听过言清菡的解释,蓝汧陌一时间有些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也有想过车祸究竟是人为元素还是意外发生,然而,如今没权没势的她,也只能想想,无法付诸行动去调查。

    她早就知道莫家并不如表面看去那样和平,却没想到言清菡的二舅会用这种手段去伤害他的外甥女和亲哥哥。想到言清菡这段时间以来所承受的压力,蓝汧陌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以无声的形式去安慰对方。

    “小陌,你放心,我真的没事,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外公而已。不过,能在今天和你一起过年,我很开心。”

    “哦?是这样吗?可是我这里没有烟花,没有大餐,就只有我和傻咕咕。清菡一定是很爱很爱我,才会想要和我过年的吧?”

    蓝汧陌无疑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典型,见这人刚刚还阴郁的脸瞬间布满笑容,小脸一抬,傻乎乎的问自己。这副可爱的模样瞬间萌的言清菡无法自持,她弯腰把蓝汧陌打横抱起来,往楼道里走的同时,迫不及待的俯身吻住她。

    “清菡仗着力气大,总是欺负人呢。”蓝汧陌没想到言清菡会忽然抱自己起来,还如同饿狼一样强吻自己。等她反应过来,两个人已经到了楼梯口的位置。看着走在地上也渴望被抱抱的咕咕,蓝汧陌心里美的就差长出花了。

    “你不想让我抱吗?那我放你下来好了。”言清菡说着,作势要放蓝汧陌下来。这两个当事人没激动,倒是走在后面的咕咕蹿了上来。看它一个劲的扒着言清菡的裤子想要蹿上来,蓝汧陌赶紧环住后者的脖子,改变了主意。

    “清菡,咕咕似乎很想要你抱它呢。可是啊,我忽然又不想自己走楼梯了。这样吧,你就一直把我抱到家里,好不好?”

    “嗯,可以。”

    两个人达成共识,重新恢复了公主抱,朝楼上走去。眼见自己要抱抱的希望落空,咕咕喵喵的叫了两声,用小肉爪挠了挠墙,最终也没有换来蓝汧陌或言清菡的抱抱,只好耷拉着小脑袋失望的自己走上去。

    回到家里,言清菡把蓝汧陌放到沙发上,两个人窝在一起不愿动弹。而咕咕则是蹿回到属于它的小窝里,吃着猫寿司,抱着怀里新买来的小黄鸭子。此时此刻,房间的气氛温馨到极致。看着言清菡安逸的侧脸,蓝汧陌忍不住的在她脸颊旁边落下一吻。

    “清菡,我真的很喜欢这样平平静静的生活,我们两个就这样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嗯,你喜欢就可以,等我把手上所有的事处理完,我可以带你去你喜欢的地方,想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

    “啧啧,清菡是总经理,自然可以随便请假去玩喽。但我可是个小秘书呢,你脚底抹油跑了,那我怎么办呢?”听着蓝汧陌酸酸的语气,言清菡这才想起,对方是给自己端茶倒水的秘书。想来,某人一定是觉得心里不平衡了。

    “放心,我这个老板都走了,自然是要把贴身的秘书也带走的。没有你,谁给我做饭洗衣服,哄我开心呢?”

    “哼,我就知道,你需要我的原因只有这些。”

    “当然不是,你还有很多很多优点,多到我数不清,更说不清。最主要的是,没有你的陪伴,不管我去到哪里旅游,都不会有任何意义。”

    “唔,就是要这么说才对嘛,清菡的嘴巴越来越甜了。”

    “呵呵,如果吃了你这么多糖还不变甜的话,那我岂不是白吃了。”

    “清菡,我饿了,你把我刚才做的牛排热一下好不好?”

    “嗯,我现在去热。”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直到蓝汧陌说饿了,言清菡才想起对方到现在还没吃饭。听到爱人的命令,她赶紧端起桌上的一盘牛排走进厨房。没过一会就听到了食物下锅的声音,还能闻到属于牛排的香味。

    “好了,过来吃吧。”十分钟之后,言清菡端着热气腾腾的牛排走到桌边。蓝汧陌听了,笑着走过去,脚步却是有些僵硬,比往常缓慢许多。看到她不自然的走姿,言清菡这才明白,蓝汧陌之所以会这样走路,完全是昨晚纵欲过度留下的后遗症。

    “抱歉,昨晚...我...要得太多了。”为了能让蓝汧陌舒服一些,言清菡没有让她去坐餐桌前的木椅,而是主动把她抱在怀里,替她揉着腰。听到后者因为舒服而发出的轻哼,言清菡心里的疼惜又多了几分。

    “清菡不要把我想的那么柔弱好不好?其实,我以前也能跑个一两百米的。昨天晚上不是你要得多,是你总坏心的把人家摆成各种姿势。我发现啊,清菡变得越来越坏了。告诉我,你到底是从哪里学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蓝汧陌享受着言清菡喂给她的牛排,在心里夸赞自己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同时也在脑袋里回想着昨晚和言清菡的激情一夜。她记得,除了最基本的姿势以外,言清菡还把自己摆成了好几种奇怪的造型,尤其是最后一个站立式,那时候,她真的是累到随时都有可能会摔倒在地上。

    直觉告诉蓝汧陌,言清菡这样一个乖宝宝是绝不会主动上网去查那些黄色的资料或是看某些成人动作大片。那么,唯一一个能让她知道这些不良信息的途径,无疑是凌薇!

    “你吃饭的时候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做什么,来,张嘴。”见蓝汧陌开始问自己奇怪的问题,言清菡说着,用叉子戳了一块对方最讨厌的胡萝卜放到她面前。见后者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言清菡一个劲的往她嘴里塞,大有蓝汧陌不吃她就不收手的架势。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94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