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83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83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四个人的鬼魂:枫姐~你害我们死的好惨啊!!!我们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晓暴:哈哈,又是一期小剧场结束了。本来想把枫枫写的霸气点,结果又犯二了。最后,还有了那么点小腹黑,辛苦了客串来的四位亲,小小 的玩笑,请不要介意。那么,下期客串的亲,啧啧,这个来头可大了哦,之前一直有人说,想要黎姐姐,那么,好吧,下期,我们的黎姐姐闪亮登场!要调戏的亲赶紧报名哦,仅此一天,绝无二次!

    ☆、第 135 章

    由于冰箱里没有食材,而蓝汧陌又不能做饭,两个人就只能点餐来吃。虽然言清菡并不放心饭店里的食物,它们的味道也比蓝汧陌亲手烹饪的差了十万八千里。只是,在这种特殊时期,两人也没有太多心情去挑三拣四。

    三菜一汤,其中,两道素菜,一道荤菜。眼看着蓝汧陌吃了小半碗就不愿再动筷子,言清菡无奈的放下碗筷,起身将她抱住。“小陌,我知道这些饭菜没有家里做的好吃,但你还是要把这碗饭吃光。你太瘦了,不多吃点,根本没办法让肉张回来。”

    “清菡,你好讨厌,从找回人家开始,就一直让我吃啊吃。可是,我是真的吃不下啊。”蓝汧陌摸着自己干瘪的肚子,看向桌上的饭菜,一阵无言。她从小就不太喜欢吃饭,别的小孩子在学校都能把每天的营养午餐吃光,可蓝汧陌就只能吃几口。虽然这种不爱吃饭的习惯在她长大之后好了些,但也只是吃从几口升级到了吃小半碗的程度。

    有件事,蓝汧陌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在陵山医院的那三年,几乎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那里的伙食很差,不仅仅是味道,就连最基本的干净都无法达到。蓝汧陌没有那些富家小姐的娇气,却无法忍受食物的不干净。

    看着那些油腻的饭菜,她甚至连拿筷子的勇气都提不起来,实在饿得不行了,才会闭着眼睛吃几口。这样一来,也就使得她的饭量越来越小。如今,言清菡让她一下子吃这么多,她真的觉得,自己的胃就要撑爆了。

    “那好,饭可以不吃,再喝点汤,好不好?”言清菡说着,盛了半碗排骨汤放在蓝汧陌面前,见对方一脸渴求的看着自己,蓝汧陌不忍心拒绝言清菡的请求,只好硬着头皮将那碗汤喝下去。

    “嗯,真乖,我们今天早点休息吧,医生说,你要保持充分的睡眠时间。”见蓝汧陌听话的把那些汤喝光,言清菡摸摸她依旧平坦的小肚子,心想,要是这里能多长点肉,摸起来一定会很舒服。“嗯,好啊,清菡,我们一起洗澡吧。”

    其实,蓝汧陌会说这句话,真的是没有其他心思。只是,她没心思,并不代表言清菡不会误解。看她那副兴奋的模样,言清菡直接就把洗澡这句话和某些□的东西画了等号。把视线落在蓝汧陌依旧打着石膏的左手,还有那条缠着绷带的腿上,言清菡不免在心里吐槽:这人,身体才好了一点就想做那种事,难道她忘了医生今天说过的话吗?

    “小陌,你身体还没好,医生说你不能做太剧烈的运动,等你好了,我们再...”

    “噗!”言清菡话没说完,就被蓝汧陌的笑声给打断。发现对方趴在自己怀里呵呵的笑着,言清菡不理解,这人为什么要笑得这么开心。

    “你笑什么?”

    “哈哈...我当然是笑清菡的可爱喽。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呢,只是单纯的想要和你一起洗澡而已。你也知道我手脚不方便,自然不可能自己洗。清菡应该是想到某些坏坏的地方去了吧?”

    听蓝汧陌调侃的话,看她那副玩味的表情,言清菡知道,自己又一次想歪了。心里在极度尴尬的同时,又有几丝失落夹杂在其中。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失落,就因为蓝汧陌不想和自己做那种事?这个答案才一出,言清菡就在心里将其狠狠的否决掉。

    她,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想和蓝汧陌亲密。

    “我才没有想那些事情,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而已。”这个理由说出口,就连言清菡自己都觉得烂透了。然而,哪怕心里紧张害羞到不行,言清菡面上依旧装得风轻云淡,一副仙子下凡的模样。

    “真的是我想多了,还是清菡不愿意承认呢?其实,这种事也没什么啊。就像我,我时时刻刻都想要和清菡亲密呢,只是想想我们以前在床上翻云覆雨的场景,我就会很有感觉。”蓝汧陌边说边朝着言清菡靠近,见后者把头压的很低,只露出一双通红的小耳朵。蓝汧陌笑着,伸出舌尖在耳廓周围舔了一下,不出意外,言清菡本就僵硬的身子绷得更紧了。

    “我去放水!”言清菡蹭的蹿起来,丢下一句话就走进浴室里。凝视她逃也似的背影,蓝汧陌呵呵的笑着,看了眼一直躲在餐桌下的咕咕,对它做了个鬼脸。“咕咕,你说,清菡妈妈是不是万年小弱受呢?让她刚才逼我喝汤,这个,就算是惩罚哦。”

    “喵。”听了蓝汧陌的话,咕咕眨了眨小眼睛,扭过头,朝着自己的窝爬去。看着它扭来扭去的小屁股,蓝汧陌撇撇嘴。要不是腿脚不方便,她一定要上去踹一脚。坏猫猫,每次听到她说自己是攻就傲娇,哼,一点都不可爱。

    “在想什么?”这时候,放好水的言清菡已经走了回来。看她恢复如常的面色,蓝汧陌在心里感慨对方的心理承受能力。殊不知,言清菡是在浴室用凉水洗了多少次脸,才把身体和脸部升高的温度给降下来。

    帮彼此洗澡这种事,两个人早就习以为常,只是因为这次的情况特殊,所以麻烦了一些。言清菡在蓝汧陌左手和右腿上包了好几层保鲜膜,这才放心的把她放到浴缸里。为了不弄湿伤口,蓝汧陌只得把左手和右脚搭在浴缸边上。这样的姿势,直接导致她的某些部位被言清菡看了个精光。

    “清菡,你也脱掉嘛,我们一起洗。”

    “不用了,我先帮你洗。”

    “唔,不要,我要一起洗。来嘛,清菡。”

    从小到大,一般都是言清菡将别人收拾的服服帖帖,却从没有谁能够让她这么束手无策。听着那越来越嗲的声音,视线落在蓝汧陌勾人心魄的凤眼上。言清菡知道,某个不老实的女人又在勾引自己了,诶...真像个孩子。

    “好,都依你。”言清菡说着,将身子转过去,缓缓将身上穿着的纯棉毛衫和长裤脱下去。随着这层阻碍崩塌,言清菡细窄的肩膀,活灵活现的蝴蝶骨,盈盈一握的纤腰,光滑白皙的裸背,笔直修长的美腿就这样一一出现在自己面前。

    蓝汧陌微眯起眼,认真欣赏着面前这具鲜活的艺术品,她觉得,言清菡完美的就像上帝不小心掉在凡间的礼物,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收回去。哪怕已经看了很多次,也不会让人心中生腻。紧接着,对方转过身来,那胸前翘挺的两座雪峰,让蓝汧陌渐渐迷离了视线。她真的...很想要这个女人。不论是给予还是被给予,她都极度渴望着。

    蓝汧陌火热的视线,言清菡并不是没有感受到,她捂着胸口跨进浴缸。为了不让蓝汧陌的伤口碰到水,特意选择坐在对方身后。两具□的身体交叠在一起,感觉到言清菡腿间的私密之处正抵在自己臀部上,蓝汧陌把头靠在身后人的肩膀上,呼吸渐渐凌乱起来。

    “清菡...你难道不想要吗?”蓝汧陌说着,用后背蹭了蹭言清菡胸前的丰满,只几下的功夫,那里就变的更加饱胀。“小陌...你身体还不行,乖...别动。”发现蓝汧陌不老实的动作,言清菡有些慌张的说着。

    如果是在以前,她完全可以做到清心寡欲,哪怕美人在怀,身体也不会产生丝毫波澜。只是,自打和蓝汧陌在一起之后,自己的身体也逐渐被改造成另一种形态。言清菡知道,她不再是以前那个无论如何挑逗都没有任何反应人,也许,只要蓝汧陌的一个吻,自己就会为她湿透。

    这并不是因为自己变得放荡了,而是因为,她爱蓝汧陌,爱到了骨子里。

    只是,就算身体不断的叫嚣着想要释放,想要和蓝汧陌进行身体上的欢愉,言清菡还是存着大量的理智。现在,绝不是可以随意放纵的时候。

    浴花蹭过脖颈,锁骨,胸部,再来到小腹,后背。享受着言清菡体贴的服务,蓝汧陌竟是舒服到起了睡意。这时,她听到言清菡在自己耳边说着什么。“小陌,有件事,我希望你能考虑下。我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你不要乱想。我只是...想带你把这只手上的疤痕清除掉。”

    “嗯?”半梦半醒之间,蓝汧陌没有听清言清菡的话,下意识的应道。

    “我是说,我想带你把这只手上的疤去掉。我想要这样做,并不是嫌弃你,或是介意你的过去。只是,我不想让你再带着手套渡过每一天,我想让你像其他那些女人一样,穿着短袖的衣服,不需要任何物体来遮掩这只美丽的手臂。”

    “清菡,你是我的恋人,有任何事,直接说就可以,并不需要这么客气。其实,我早就想要把这些疤去掉了,只是一直都找不出时间而已。这些疤痕,是我曾经为那个错的人留下的,既然一切都已经过去,它,也就没了存在的价值和必要。言清菡,从此以后,我的心,我的身体,我的灵魂,我的人生,就只会留下你的印记。我,是你的女人。”

    “嗯,我知道。小陌,你是我的,而我,也是你的。”言清菡说着,在蓝汧陌锁骨上印下一个吻痕。看着那鲜红的痕迹,言清菡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那般开心的笑着。看到她这幅模样,蓝汧陌宠溺的摸了摸她的长发,然后...在她脸颊旁边印下一个相同的痕迹。

    “你啊,真是个坏女孩。”即便是那么明显的地方被印了吻痕,言清菡也并不恼火。感到水有些凉了,她站起身,用浴巾把蓝汧陌的身子包好,将她抱回卧室里。“小陌,还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为彼此吹干了头发,两个人躺在床上,言清菡又再开口。

    “嗯哼?什么事?只要清菡不是想让我帮你拐带良家妇女,或是允许你红杏出墙,其他事,我都可以答应哦。”

    “不好意思,这两件事,我要做也不会找你。我是希望,你能够来我的公司帮我。”

    “哦?清菡是想要我去你们公司当个什么副总经理之类的吗?”

    “不是,是端茶倒水的小妹。”

    “喂!虽然我大学最后一年没有修,也没有得到毕业证,可我也是有实力的好不好?清菡,你真让我伤心,我这么聪明,你居然只让我当个端茶倒水的小妹。”听到言清菡给出的答案,蓝汧陌故作伤心的说着,还装出一副抹眼泪的模样。

    “好吧,刚才是个玩笑,我是想让你当我的个人助理。”

    “呃,助理?这种听起来各种富有潜规则味道的职位就是为清菡你这种人设立的吧?”

    “什么叫我这种人?”听蓝汧陌这样说,言清菡不乐意了,她分明没有其他邪恶的想法。

    “就是这种每天都想要见到自家老婆的人啊,你敢说,你让我当你的助理,不是想要每天24小时看到我吗?”蓝汧陌说着,把脸凑到言清菡面前,直直盯着她的黑眸。这样专心的注视,让言清菡有些不好意思。她故作镇定的将头扭转到一边,还干咳了几声。

    “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毫无疑问,一向正经的言清菡,难得骄傲了一把。

    “不怎样啊,其实...我很喜欢这样的清菡呢。”

    “小陌...我...”

    “嘘...听我说完。”

    “我知道,清菡邀请我去的意图不只是想要时刻看到我,而是有其他事情需要我来帮你。你会在遇到麻烦的时候想起我,真的让我很开心,很满足。看来,要做清菡的好老婆,不仅仅要会做饭,会家务,会甜言蜜语,会爱你,还要能够帮你分担公务。”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好,但是,为了你,我会拼命去努力,谁让清菡是个离不开我的小女人呢?”

    作者有话要说:嗯哼哼哼哼哼!欢迎大家来到因为晓暴最近外出,每天八点改成隔日八点上演的话唠话唠晓暴最大,看了文文不留言就会在坐地铁的时候明明没到站,被老大妈一下挤出门外的我站门口就有错吗!!!暴姐姐依然很淑女,清新内涵,绿字小剧场栏目!

    最近和s姐姐回北京看家长,本想在这里多呆几天再走,结果,我们踩刚刚到达北京,瞬间便被这里的气温给惊呆了。要知道,我们可是才从20度的地方来到这里啊,忽然来个37度的高温,我和我的s姐都惊呆了!感觉连呼吸都是热的!结果,在坐地铁的时候,还有一个大妈用力的挤我们两个0 0结果...我和s姐非常不幸的被大妈挤到了外面,然后,灰溜溜的等下一辆,每到这种时候,晓暴都非常有自信的保持着淑女状态,但是,大妈真的很吐艳!!!

    好吧,说完这个,来说说这章文。目前,依然是主cp各种甜蜜的章节!不过,阴谋的序目很快就要拉开了!解决boss或是蓝言见家长的环节,都要等到最后拉。放心,不需要多少笔墨就可以写完的!

    那么,说完这些之后,开始我们今日萌萌的小剧场吧!上章放出黎姐姐之后,看到群众的都在很热烈的欢呼,而且,报名的人也不少,依照惯例,把黎姐姐的小剧场分成两期来写。参加第一期的人有:碎碎,meng君,小骸这三位亲,另外,下一期的是:小鸟,戳戳,以及青阳君!好啦,现在开始,小剧场!

    黎姐姐的小剧场是说,黎姐姐在染姐姐的家里弄个给她们两人的小宝宝睡得房间,要在房间的里面铺满毛茸茸的地毯,弄出一个壁画,以及她和染姐姐恩恩爱爱的雕像。于是,请来了技工三名。这三名自然就是:碎碎,m君,以及小骸啦。

    叮咚←门铃声响起。

    黎姐姐:门没锁,进来吧。

    三人:是,黎姐。

    碎碎:黎...黎姐你好,我是来给您打扫以及安装毛毯的,你叫我碎碎就行,我...

    黎姐姐:你做什么!你踩到我染染的脸了!!!(看到碎碎站在那里,黎姐姐一副要炸毛的样子)

    碎碎:啊?我...我怎么敢踩染姐呢,黎姐您说笑了。

    黎姐姐:你看你脚下!!!还不是踩我的染染吗!?(黎姐姐说着,愤怒的指了指碎碎踩着的地上。碎碎低头一看,发现,地上赫然是一个投影仪所产生的人影,无疑是染姐姐!)

    碎碎:啊!!!染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踩你的!(众人:碎碎,莫要紧张,染姐在天有灵,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黎姐姐:发什么楞!赶紧铺地毯了,你们要记得,不要踩到我的染染,知道吗?(黎姐姐说着,兀自下楼去倒水喝,留下三个面面相觑的人)

    碎碎:额,你们说,这该怎么走啊?(碎碎看着满屋子都是染姐姐身影的地板,无语凝噎。)

    黎姐姐:诶?你们怎么还站在这里?(黎姐姐拿着个印有染姐姐的杯子,晃晃悠悠的走上来。看到三个人还站在门口,疑惑道。)

    m君:额,黎姐,这...你看,这到处都是染姐的影子,我们要进去,这...

    黎姐姐:哼,真是没用,这里不是有开关吗?一按就关掉了嘛。不过,这个开关上面也是有染染的哦,除了我以外,谁都不可以碰呢。(黎姐姐说着,一脸花痴的按了开关,瞬间,屋子里染姐姐的投影都不见了)

    三人:...(花痴最高级么?)

    m君:黎姐,请问,你叫我来是??(m君看着正在铺地毯的碎碎,还有正在正在给墙壁上画染姐姐壁画的小骸,问)

    黎姐姐:额,你啊,你不是做雕像的吗?你给我去雕个染染出来,价钱什么的都无所谓,主要的是,一定要像。给你,这是照片。(黎姐姐说着,把照片给了m君,看着上面那个和染姐姐抱在一起笑的极其花痴的某人,M君转身看向屋里那个足足有两米高的纯木,目瞪口呆。)

    小骸:黎姐,您看,这个壁画,得画成什么样啊?

    黎姐姐:什么?这种简单的问题你还需要问我,当然是能把我画的多攻,就有多攻,把染染画成一个大弱受了!

    小骸:额,这样,真的好么?(小骸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黎姐姐:当然,我说好就好,你就画吧。(黎姐姐说完,摇着水蛇一般的纤腰走了出去,留下默默工作的三人。正当她们认真工作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一股冷气从身后席卷而来。三人回头一看,就看到一个人穿着一身黑站在她们身后。)

    碎碎:喂,你谁啊,你踩到毛毯了,这可是黎姐吩咐要拼好的毛毯!

    m君:去去去,无关人员赶紧出去,我还要弄雕塑呢,你很碍眼好不!

    小骸:就是,别妨碍我画黎姐的画,我可要把她画的很攻呢。

    神秘人:你们...是什么人?

    三人:你管呢!你谁啊!

    神秘人:我是季牧染.

    三人:!!!!!(明显受到了惊吓)

    碎碎:咳咳,染姐染姐,您怎么来了。

    m君:来来,染姐,请坐,请坐。

    小骸:染...染姐,你...(小骸看着自己刚画好的染姐姐躺倒在黎姐姐怀中一股弱受样的壁画,身上流出的冷汗,呈水滴状掉下来。)

    季牧染:是谁允许你们在这里胡作非为。(染姐姐的电眼掠过三人。)

    三人:(>_<)!!!(好怕怕)

    三人:回染姐,是....是黎姐批准的。

    季牧染:恩,我知道了,记得,不要随便篡改事实,我的意思,你们应该明白。

    三人:是!!一切谨遵染姐的教导。(目送着染姐姐离开,三人赶紧把黎姐姐特别攻的画,特别攻的雕像,特别攻的地毯,改成...弱受样)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83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