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73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73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蓝蓝:嘿嘿嘿...(蓝花花傻笑中。)

    言言:喂。你怎么了!

    蓝蓝:没...没事...我是花,我只是没见过有人在我面前全裸而已。言言,你...你继续。(蓝花花傻笑着说,模样格外猥琐。)

    言言:好了,你别闹了,我要出去,你是要晒太阳吗?我把你放到院子里吧,那里太阳比较足。

    蓝蓝:恩恩。

    于是,言言把蓝蓝放到了院子里,结果,在言言走后,下起了大雨。而言言却忘了蓝花花在花园的这码事,等他回去一看,蓝花花小小的盆子里都是水。它整朵朵花也耷拉着脑袋在那里。

    言言:喂,你怎么了?

    蓝蓝:啊...太多水...不幸福...(蹭言言手ing)

    ☆、第 122 章

    开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哪怕雪下的很大,道路很滑,可车上人却是没有任何一个愿意减慢当下的速度。又是一个收费站,言清菡用手揉着因为一夜没睡而隐隐作痛的头,回想着从昨晚到现在所发生的事。

    昨天,她在回家之后,先是找人调查了战戴璇最近的作息时间,还有近半个月以来X市出入境的报表。根据资料显示,战戴璇的分公司产生重大故障,以至于她这个老板一直都留在公司里处理公事。然而,疑点就在这。

    一个人,哪怕再怎么忙工作,就算吃喝拉撒睡都在公司解决,也不可能全天24小时都呆在里面。除此之外,言清菡还查到,出入境的报告上,并没有战戴璇的车牌号。然而,摄像头中却记录到,在13天前,曾经有一辆黑色路虎在晚上将近12点的时候离开X市。

    纵然视频并不是很清楚,却也能把那辆车的号码看清。毫无疑问,那辆黑色路虎,正是战戴璇的车。而她离开的时间,也很蓝汧陌失踪的时间完全吻合。诸多证据表明,带走蓝汧陌的人,就是战戴璇!

    起初,想到这个推断,言清菡首先感觉到的并不是愤怒,而是松了一口气。毕竟,有了线索,总比当个无头苍蝇要好很多。只是,在放松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担忧和难受。言清菡并不了解战戴璇的为人,更不清楚她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的带走蓝汧陌。

    只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她这样的举动,绝不是出于好意。而且,既然是战戴璇带走了蓝汧陌,是不是也可以说明,身为她合作人的莫霖也知道蓝汧陌的去处?这个想法在言清菡脑中一闪而过,片刻的功夫,就让她惊出一头冷汗。

    这个答案,是言清菡最不愿相信的。她不希望养育自己多年的外公会做出这种事,尤其是在看到自己为了找蓝汧陌那么痛苦的情况下,他还是选择隐瞒自己。想到莫霖给自己的那个帮助电话,言清菡犹豫许久,最终还是没有拨出去。

    今天一大早,忙了整晚的言清菡很早就开着车出发。她先去接了凌薇和左靖颜,三个人又买了些早餐,这才朝着A市进发。边开车,边把那些食物如同爵蜡般的吃进胃里。看着空了的食物袋,言清菡自嘲的笑了笑。没想到,一向注重礼仪的自己也会做出这种事。不过,只要能够找回蓝汧陌,就算要她失去更加珍贵的东西,言清菡也不会说一个不字。

    坐在后座,凌薇把言清菡的紧张和急迫看在眼里。此时此刻,她倒是有些后悔之前对这人极为不好的态度。凌薇一直都觉得,言清菡对蓝汧陌的爱还不够。不论是之前在生日会的怯步,还是后来的一次次试探。这些,无不证明了言清菡并不是完全信任蓝汧陌。

    只是,在看到言清菡这些天的表现之后,凌薇对她的印象倒是改观了一些。眼见这个曾经如女神一样优雅的大小姐把自己搞成那副狼狈的样子,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和自己说找人的事。有些时候,甚至连口水都没时间喝,只要一听到有谁发现了蛛丝马迹,就马上赶过去。

    见言清菡在短短几天之内瘦了一大圈,连量身定做的西装也无法撑起来。凌薇很想劝劝言清菡,让她好好休息一下,自己可以帮她照看。然而,每当她想这样说的时候,对上言清菡充满忧虑和焦急的眼神,又生生把话咽了进去。她知道,就算自己这么说了,对方也不会听话的去睡觉。

    因为,言清菡根本睡不着。

    肩膀忽然多出的重量让凌薇从臆想中回过神来,看着把头靠在自己身上的左靖颜,凌薇笑了笑,将她紧紧抱住。昨晚,在言清菡走后,凌薇和左靖颜也是整夜未眠。前者是忙着处理凌云堂的事,好空出几天时间去A市找蓝汧陌,而后者则是忙着和公司请假,说是有急事要办。

    两个人,砣不离秤,秤不离砣,就算去找蓝汧陌,也要时时刻刻的黏在一起。刚才在路上,凌薇好几次都看到左靖颜困得不行却硬撑的模样。她知道,左靖颜身体不是很好,也很少会熬夜。整晚未眠,再加上舟车劳顿,自然会累。

    凌薇心疼左靖颜,说让她躺在后座睡一觉,可这人偏偏又不好意思做出那种不淑女的事。眼见左靖颜耷拉个小脑袋来回摇晃着,凌薇只觉得这样打瞌睡的她又可爱又让人怜爱。实在忍不住,她还是把人抱进自己怀里,平放在腿上。

    “颜颜乖,好好睡一觉,等你醒了,我们就到了。”凌薇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左靖颜身上,又特意把窗帘拉下来,以免阳光晒到左靖颜。言清菡从倒后镜中把凌薇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继而把视线落在左靖颜安逸满足的睡脸上。

    在以前,她总觉得和凌薇在一起,是左靖颜最不成熟的表现。可现在看来,凌薇似乎并不像想象中那般不靠谱。反而...可靠体贴的很。

    三人到达A市,已经是中午11点多。她们先是找到一处酒店入住,又随意吃了点东西,便准备去找战戴璇。本来,左靖颜也是打算一起跟去的。可凌薇说她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就让她留在酒店休息,和言清菡开着车直奔蓝家老宅。

    去之前,言清菡和凌薇并没有打招呼。毕竟是过来要人,总不可能先把自己的计划透露的一清二楚,给战戴璇准备和转移的机会。然而,当车停在门口,被门卫拦住的时候。两人知道,现在,是不得不通报了。

    “两位小姐,请问你们有预约吗?”穿着制服的门卫问道。

    “没有,不过,我们要见战戴璇。”凌薇极其霸道的说着,眼里满是凌厉。

    “不好意思,我家夫人目前在X市处理工作,并不在...”

    “别他妈和我玩这些官方说辞,我知道她在里面。你识趣的就给我让道,否则,我不介意亲自请她出来。”

    凌薇说话的同时,已经有好几辆黑色的车停在她和言清菡身后。看着从里面出来的一个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的男人,言清菡知道,这应该是凌薇带的人。“不好意思,两位小姐,请稍等片刻。”见凌薇如此大的阵势,警卫不敢再怠慢,急忙去打电话,没过一会,就看到门前的铁门缓缓打开。

    “你们,给我把这个别墅所有的出口都堵好,在我出来之前,连苍蝇都不能让它飞出去一只。”

    “是!”听到命令,那些手下大声回应道。而凌薇则是带着言清菡上了车,直接开进蓝家老宅。路上,见言清菡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凌薇笑着说,那些人都是群众演员,花一百块钱请来的。

    言清菡是何等人?从小到大就跟在莫霖身边,学习如何看穿人心。她都不用猜就知道凌薇是在说谎,却也没有要拆穿的意思。不过,凌薇这谎,说的倒是没什么等级。难道现在的群众演员已经专业到真枪实弹上场的地步吗?想必,是不会的。

    “这蓝家到底有多大啊,真没想到,我家小蓝蓝还是个富二代。”开车在蓝家老宅行进,听到凌薇的话,言清菡微微皱起眉头。的确,在进来之前,她也没想到蓝家会大到这么夸张,其豪华程度,几乎和莫家不相上下。

    每个城市,都有属于每个城市的霸主。如果说X市的三大霸主是莫家,黎家,季家,那么A市,就是蓝家一方独大。虽然A市不比X市繁荣,面积也小了不少。可是,作为房地产老大的蓝家,绝对有着无可撼动的地位。在A市,只要你想混房地产这行,不知道蓝家或是蓝源地产,就做成什么大事。就连远在X市的言清菡,也有听闻蓝家在A市有多霸道。

    先不说钱,光是房产,蓝家就多的数不清。据说,A市中将近百分之五十的楼,都是蓝源地产旗下的房子。光是这个数字,就足够吓坏不少人。而作为蓝铭唯一一个女儿,蓝汧陌自然是当之无愧的继承人,外人眼中如公主般的存在。

    看着这个富丽堂皇的大型别墅,其中有花园,喷泉游泳池,甚至还有个小型的健身房。两个人下了车,走上别墅门前的那条红地毯。凌薇一路上都在笑,想说,咱刚拍过电影,就有了走奥斯卡红毯的机会。而言清菡则是从头到尾都皱着眉头,没有丝毫要松开的迹象。

    她知道,这所有一切,都该是蓝汧陌的。而现在,蓝家的产业,金钱,地位,却都被战戴璇给夺去了。生平第一次,言清菡如此憎恨或讨厌一个人。她真的很想帮住蓝汧陌,把这些属于她的东西抢回来。

    “呵呵,真没想到凌老板和言小姐会大驾光临,来,请坐。”才进门,言清菡和凌薇便看到战戴璇穿着一身家居服坐在沙发上,笑着请她们坐下。两人并没有客气,直接坐在她对面。“言,很久不见了,你过来怎么不早说一声?你看我,什么都没有为你和凌老板准备。”见两人大方入座,战戴璇又再开口。

    “战小姐,不必多礼了。我今天过来,只有一件事想麻烦你。”言清菡不愿与战戴璇多说,她现在,只想快点看到蓝汧陌。

    “哦?什么事?”放下茶杯,战戴璇故作疑惑的问道。

    “是这样,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不见了。经过我的调查,我怀疑是战小姐你带走了她。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请你把她交出来?”

    “哈哈...”听了言清菡的话,战戴璇并不回答,而像是听到什么笑话那般笑出声来。她不停的笑着,直到凌薇和言清菡沉下脸色,才停下来。“言,几天不见,你说笑话的能力越来越好了。既然,那个人对你来说很重要,我身为你的朋友,自然不会夺你所爱。况且,我又不是强盗,又怎么会抢人呢?”

    “战戴璇,你敢说你没有带走蓝汧陌?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编造你在X市的谎言?又为什么要弄辆一模一样的车在公司楼下,制造你从没有离开的假象。还有,在13天前的那个晚上,你在做什么?”听战戴璇想要赖账,凌薇急忙开口质问道。

    “凌老板这一个个问题倒是多得很,我该怎么回答你呢?我从没有说我在X市,那只是媒体捕风捉影而已。至于我为什么要停个一模一样的车在公司楼下,只是我的车坏了,要送回A市来修。13天前的那个晚上我在做什么?我自然是和我的女朋友在一起。”

    “你说谎。”见战戴璇编出这么一套谎言,凌薇的火爆脾气明显有些压抑不住。见她即将暴走的模样,言清菡想了想,急忙拉住她。“战小姐,既然你这么解释,我们也无话可说。只是,有一点我想要确定。你那个女朋友,是谁?”

    “哦?言很好奇我的女朋友?很可惜,她现在人并不在这里,而是去了外国度假。不过,几天之后她就会回来,你和凌老板不妨在我这里住几天,好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等她回来,我们大家可以一起吃顿饭。”

    战戴璇说着,起身做出一个请的动作。看到她挑衅的表情,凌薇猛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把她的衣领拽住。“姓战的,你别以为你把人藏的好,我们就找不到。好啊,我和言就住在这里,我的那些手下也会进来。如果让我们找到蓝在这里,或是看到你对她做了什么,我不会让你好过。”

    “呵呵,凌老板这是说的哪门子话?你以为...我是街上那些小混混,随便你说几句话就会被吓到?凌薇,你最好记住,这里不是X市,更不是凌云堂,而是我的地盘。你连自身都难保了,还妄图来威胁我?”

    “怎么?狐狸尾巴露出来了?战戴璇,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把你给做了!”凌薇说完,将手放入风衣的怀里。见她的动作,言清菡急忙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回到自己身后。

    “不好意思,战小姐,是我们误会你了。至于留宿的问题,就不需要了,我们还要去其他地方找人。”言清菡说着,用力拽过还想要说什么的凌薇,急忙走出别墅。见她这副窝囊样子,凌薇刚想要对言清菡说什么,却发现对方正朝自己使眼色。见此,凌薇不再说话,而是安静的和言清菡坐上车,朝门外开去。

    “小陌不在这里。”直到出了蓝家老宅,言清菡才开口打破了沉默的状态。听到她言之凿凿的推断,凌薇气恼的按住她开车的手。“你怎么就知道蓝不在这里?好,退一万步讲,就算她不在这里,也一定是被战戴璇抓走了。我们刚才就应该把她抓回来,问清楚蓝到底在什么地方!”

    “凌薇,你先不要冲动。我也不敢确定小陌是不是在这里,只是,从进门开始,我就有种感觉,这里,并没有她的气息。而且,战戴璇并不是演戏,而是真的要请我们住下,如果不是太过自负,就是小陌真的不存在于这个别墅里。而且,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就发现,这里安排的保镖,不比你外面那些人少,甚至要多得多。硬来,对我们没有好处。”

    “好啊,那你说该怎么办?”听到言清菡的分析,凌薇烦躁的抽着烟。见对方冷漠淡然的神情,她想要质问言清菡是不是真的在乎蓝汧陌,为什么到这种时候她还可以这么冷静。然而,嘴才张开,眼角的余光却意外瞄见言清菡按在方向盘上的手。

    现下,那双纤瘦到没有一点肉的手正止不住的颤抖着,一向透着睿智和冷静的双眸竟是带着阵阵寒意。那种眼神,就好像全身覆满冰霜的蛇,只一眼,便会被其中的冷然和杀意所震慑。凌薇知道,言清菡很少会露出这种眼神,一旦她变成这样,就说明,这个女人,是真的很生气。

    “我们先回酒店再从长计议,凌薇,请你相信我,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急着想要找到小陌。如果她没事,那是最好。如果战戴璇敢伤她分毫,我定会让她付出超出十倍的代

    作者有话要说:哇卡卡卡,欢迎大家来到每晚八点准时上演的话唠话唠晓暴最大,看了文文不留言,在街上买冰激凌还没等吃到就会被人弄掉,心碎了一地,没有比这更痛苦的清新内涵,暴姐姐是淑女绿字小剧场栏目!

    唔,此章,应该算是凌老板和言言以及战姐姐的第一次对决。那么,结果应该算是言言和凌老板这边输了。其实呢,言言这样做并不是懦弱,只是不莽撞而已。那么,战姐姐你惨了哦。我们的小言言这次是真的怒了,听到小言言说的话没有?小蓝蓝有点事,都会让你十倍还回来哦,你这又是用高跟鞋t又是踩手指的,言言看到,绝壁会心疼死,然后把你凌迟处死的。

    另外,最近想要写凌老板受的欲望真是越来越浓了,可是,这个节骨眼上,就算我写了副cp的肉肉,大家也会要看言蓝的。其实我本人是很爱看虐的,喜欢看虐的程度完全比h要多,所以说,大家应该和我一样,都是抖m。那么,不需要太多章,很快,我们的言蓝就要重逢了。而战姐姐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什么大别墅啊,喷泉游泳池啊,池水里的小黄鸭子啊。这些可都是我们蓝蓝的,快还给蓝蓝和咕咕。咳咳,虽然言言和凌老板她们只顾着找蓝蓝,完全把咕咕忽视了,不过...她们可是没有忘记咕咕呢。

    于是,废话不多说,继续我们的萌萌小剧场栏目。昨天看到有个亲说小剧场很恶心,咳咳,大家觉得有么?如果有的话,我下次写正常点...可是,恶趣味爆发要怎么办啊~~~~(>_<)~~~~ 吐艳

    因为蓝花花被水泡了太多,没办法再呆在土里,言言只好把她拔出来,放在另一个新的花盆里养,看着耷拉着脑袋的蓝花花,言言有些心疼的摸着她。

    言言:你怎么了?

    蓝蓝:唔,喝太多水,好难过。

    言言:那怎么办?你不能吐出来,或者是排泄出来吗?

    蓝蓝:唔,花是不能排泄的也不能吐,我只能忍着了。(蓝花花痛苦中)

    言言:那。。那怎么办?

    蓝蓝:唔,言言,我的花径里都是水,好讨厌,你能不能帮我弄出来啊。否则人家会没精神,会死的。

    言言:饿、。。。怎么弄出来?

    蓝蓝:啊。你帮人家挤出来嘛。

    言言:怎么挤出来?(看着蓝花花耷拉着脑袋,言言疑惑中。)

    蓝蓝:就,随便挤一挤啊。

    言言:饿。是这样吗?(言言说着,用手捏了捏蓝花花的花径。←你们真的不好太邪恶。)

    蓝蓝:呕!!!(蓝花花吐出一大口水)唔,言言,就是这样好了。不过,你可以温柔点。

    言言:啊,好。(言言应着,轻轻揉捏着蓝花花的花径←千万别邪恶!!别想偏。)

    蓝蓝:嗯...言言...啊...对...就是这样...

    等言言帮蓝蓝排好水,床单已经湿透了。

    晓暴:此剧场,让晓暴掉了五根节操。如果想要看下期,请大家不要吝啬的多给我几根,否则,奴家会shi的!!!

    ☆、第 123 章

    实在没有办法,言清菡和凌薇只能回去宾馆,打算商量一下对策再行事。身为情侣,凌薇自然要和左靖颜睡在一个房间,见她一上楼就迫不及待的拿着房卡去开门。言清菡无奈的摇摇头,准备好好洗个澡,清清头脑再想蓝汧陌的事。

    “颜颜,我回来了哦。”推门走进房间,第一眼,凌薇就看到了那个躺在床上熟睡的人。夹杂着兴奋和聒噪的声音被她生生压了下去,就连脚步也由快到慢,由急转缓,最终变为悄无声息的小碎步。小心翼翼的坐在床边,如此近距离的去看左靖颜,凌薇发现,自己的心里除了宠溺,便是深深的心疼。

    自从两人在不久前进行了第一次交合之后,她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也比以前更加亲密。最近这些日子,凌薇每天都忙的不可开交。除了要处理凌云堂的事务之外,就连旗下的一些酒吧和娱乐会馆也经常会发生某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虽然不大,处理起来也不麻烦,却总是会惹来警察的注意。

    凌薇知道,最近的日子之所以过得这么不顺,完全是有人想要对付自己或凌云堂。这个人,有可能是成家,也有可能是其他黑道上的人。总之,在查到敌方是谁之前,她要沉住气,不能轻举妄动。

    本来就是容易焦躁着急的性子,如今,公事和私事加在一起,凌薇的心情自然不会好,嘴里也跟着起了一些上火引发的水泡。看到她每日每夜的奔波,左靖颜没有怪凌薇不找时间陪自己,就只是疼爱,关心着她。

    每当自己忙了一天回到家里的时候,左靖颜总会给她送上一碗清火气的绿豆汤,甚至会在自己累到不愿意洗澡的时候为自己清理身体。如此任劳任怨的左靖颜,着实让凌薇心里暖化成一片,同时还有说不出的歉疚。凌薇知道,每当自己在夜里辗转反侧无法入睡的时候,左靖颜也会陪着她一起失眠。这段日子,她累,对方也绝不会轻松多少。

    如今,看着这个连自己躺上床都没有转醒的人。凌薇明白左靖颜是累坏了,也就没再打扰她,而是像往常一样从身后把她拥进怀里。许是惯性使然,对方竟像是有了意识那般,嘟着小嘴转过身,把整个身子窝进自己怀里,末了还不忘用头在颈窝的地方蹭了蹭。

    要知道,左靖颜的年龄不是白张的。虽然在和凌薇的相处中一直是处于被动或弱势的那个,却很少会做出如此幼稚可爱的举动。低头凝视怀中人香沉的睡脸,凌薇克制不住的在左靖颜额头上落下一吻。抱住她,也跟着闭上双眼。

    两个人这一觉可说是睡得昏天暗地,直到肚子因为承受不住饥饿而发出抗议,她们才一前一后的醒过来。听着那咕咕的声音,又察觉到凌薇格外专注的眼神,左靖颜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挣扎着就想要起来,却被旁边人用力一拽,直接倒回到后者怀里。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73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