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56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56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左姐姐:找你妹,在人类中,不是骂人的吗?

    凌老板:什么啊,我是说,让你带我去找你的妹妹。而且,你也是人类啊,虽然个头大了点。

    左姐姐:哦。(左姐姐羞涩的再度红了脸。)

    凌老板:额,颜颜,我饿了,有吃的嘛?

    左姐姐:有,你想吃什么?

    凌老板:你平时都吃什么?

    左姐姐:唔,很多啊,恐龙肉,鳄鱼肉,牛,羊,啊,对了,还有人。

    凌老板:咳咳…有正常点的食物吗?(凌老板黑线。)

    左姐姐:额,我有…我有试着做过一个饭团,还在我的包里,你..你要吗?(左姐姐说着,摸了摸她身上那个超大型的塑料袋。)

    凌老板:额…多大的饭团。(凌老板觉得,那个饭团也许够自己吃一辈子。)

    左姐姐:不大的。(左姐姐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个高三米,宽五米的饭团,直接朝凌老板砸去。)

    凌老板:喂,你想砸死我吗!?(凌老板吓的花容失色,赶紧趴到左姐姐的肩膀上。)

    左姐姐:唔,抱歉,你…我…(左姐姐羞涩对手指ing…)

    凌老板:好了好了,你拿着,我吃。

    左姐姐:哦,好。(左姐姐成了喂食的,眼看着凌老板用那双小手捧着饭团咬了一大口,脸更红了。)

    左姐姐: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凌老板:还好把,以后你要做小一点。

    左姐姐:是。(小媳妇模样。)

    凌老板:诶,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听着不远处传来好似痛苦又好似愉悦的声音,凌老板疑惑道。)

    左姐姐:额???似乎是姐姐的声音。

    凌老板:走走!快去!

    两个人急忙朝声音传来的地方跑去,谁知到了却发现…

    言言:嗯,你轻一点…

    蓝蓝:你这里好软…

    言言:啊,你别跳来跳去的。

    蓝蓝:唔,好滑啊,可以打滑梯了。

    凌老板:这是你妹?

    左姐姐:嗯。(脸红点头)

    凌老板:啊,你妹…(凌老板鼻血喷出ing)

    左姐姐: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我答应让你娶我了,你别死!!!

    所以,凌老板的用途就是在小剧场中奉献鼻血的,而咕咕的用途就是在正文猥琐的!

    ☆、第章

    浓厚的消毒水味萦绕在鼻尖,言清菡揉着发疼的头醒来,随即对上的便是谢霜霜焦急的面容。她记得,这个人应该是在国外拍戏才对,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自己为什么会在医院里?不是应该回家的吗?

    “言言,你醒了?医生说你疲劳过度,还有些低烧,需要好好休息。”看着言清菡苍白的脸,谢霜霜焦急的说道。“疲劳过度?低烧?”把这几个字反复咀嚼,言清菡忽然红了脸。毫无疑问,疲劳过度正是因为昨天晚上和蓝汧陌那场激烈的□所致。想来,会因为做那种事而进医院的人,也许就只有自己吧?

    “小霜,我得回去了,小陌还在家等我。”看了眼手腕上直指四点多的表,言清菡说着就要起来。谁知她才撑起身子,大脑就是阵阵眩晕,紧跟着双手一软,就躺了回去。“言言,医生说了,你不仅仅是疲劳过度,还有低烧的迹象。你给她打个电话,让她过来陪你不就好了?”

    “不行,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在医院。小霜,你帮我办下出院手续,我要回去。”言清菡做下的决定,从不会轻易更改。她仍然记得自己在临走时,蓝汧陌露出的愧疚和担忧。如果让那个笨女人知道自己进了医院,说不定会难过成什么样子。言清菡不想,更不愿让蓝汧陌再为她担心难过。

    “言言,你们两个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见言清菡执意要出院,谢霜霜轻声问道。她最近都在国外拍戏,就连言清菡的生日都没有赶回来出席。好不容易有了个假期,她回来想找言清菡吃饭,却意外得知这人在车上晕倒,被送进了医院。当下急的连家都没回,直接就从飞机场赶来到这里。

    “没什么,是你想多了,我和她很好。”出于某种私心,言清菡并不想让谢霜霜知道自己和蓝汧陌发生的矛盾。她看了眼放在床边的档案袋,这才放下心来。看来那个司机还是很尽职的,并没有乱丢自己的东西。要是这里面的内容被他人看去,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好吧,言言,我就信你一次,那你现在还要出院?”见言清菡几次三番想要坐起来,谢霜霜起身扶住她,让她靠坐在床头上。“嗯,你去办手续吧,我一定要赶在吃饭之前回家,小陌她还...”“身体虚弱成这样子,不老实在医院里呆着,你还要去哪?”

    言清菡没说完,便被门口传来的声响打断。两个人循着声音望去,就见莫霖穿着一身橄榄绿的军装款款而来,后面还跟着个身穿迷彩服的男人。“外公。”“莫爷爷。”看到莫霖,言清菡和谢霜霜忙向他打招呼。趁着莫霖没注意的时候,言清菡赶紧把床边的档案袋拿过来,放到自己枕头下面。

    “外公,又麻烦你了。”会在这里看到莫霖,言清菡并不诧异。毕竟她是在车上晕倒的,司机第一个通知的定然是莫家人。“我不来,恐怕我这个孙女就要被别人拐走到连点渣都不剩了。你怎么回事,最近身体变的这么差。外公记得,你以前并不是这么弱不禁风的体质。”

    “外公说笑了,只是最近公司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有些累而已。我现在已经没什么问题了,所以,我想要出院。”

    “呵呵,没什么问题了?这句话,你应该看看你自己的脸色再说!你想出院,无非是为了那个女人。怎么?我孙女跟了她,她非但没有把人照顾好,竟然还让你累到进医院,岂有此理!”莫霖说着,拐杖用力的敲击在医院的白色地砖上,发出一声闷响。

    “外公,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医院的味道,真的让我受不了。”言清菡说着,难过的皱起眉头。看她如此可怜憔悴的模样,莫霖不是铁打的心肠,自然会心疼。当下也不愿让言清菡继续呆在这里,反正莫家时刻都有准备私人医生。

    “小王,你跟着小霜丫头去帮言言办理出院手续。”

    “好。”听了莫霖的吩咐,谢霜霜赶紧脚底抹油的跑了出去。在小时候,她最怕的莫家人就是莫霖。哪怕她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小孩子,这份敬畏却还是深深扎根在她心里。谁让莫霖总是板着一张脸,笑也不笑。每次看到莫霖,谢霜霜都会想起一种菜,土豆。莫霖在她心中,就像是土豆一般的存在。又黑又硬,还难以对付,砸到头上就是个包。

    “外公,谢谢你。”见莫霖同意让自己出院,言清菡轻声说道。无论如何,她都要回去见蓝汧陌。她们积累了太多矛盾,越是疏远,心结就会越深。“你先不要谢我,我让你出院是出院,但并不是让你回去见那个女人,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回去莫家,不许再和那个女人有所牵连!”

    如果说莫霖之前还保持2着按兵不动的状态,那这一次,他终是表决了态度,挑破掉那层脆弱的薄膜。身为老一辈人,莫霖无法忍受自己最为优秀的孙女和女人在一起。哪怕蓝汧陌是蓝铭的女儿,可现在,蓝源地产早已经成了战戴璇的囊中之物,她蓝汧陌就只是个丧家之犬而已。不看性别,光是家世,莫霖也不会允许她和言清菡在一起。

    “外公,清菡知道你在关心我,也知道你的顾虑。可我是真的很爱小陌,为什么女人和女人就不能在一起?只要我保护的好,根本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

    “言言,你怎么还这么固执。两个女人在一起怎么会有未来?又怎么能拥有一个正常的家庭?她甚至连一个孩子都不能给你,你们老了之后要怎么办?况且,如果不是她主动去勾引你,你又怎么会变成现在现在这样!”

    看着言清菡脖子上暧昧不清的痕迹,莫霖的脸色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他实在想不通,像蓝汧陌这种没地位没金钱,只空有一副长相,还去潇湘阁那种地方做事的人到底有哪里好,言清菡怎么就喜欢上这种女人!

    “外公,在许多人眼里,小陌的确有很多地方和我不般配。可你们看到的就只是一个方面,我一直没有告诉你,甚至是连我的父母都不知道。其实,我无法接受男人的靠近,只要和他们有过分亲密的接触,我就会产生呕吐的现象。”

    “之前你们一直问我周宁为什么要和我离婚,其实,这并不是他的原因,而是我。是我无法和他行夫妻之事,所以他才会提出离婚。就算我和小陌分开,再一次和其他男人结婚,也还是会重蹈以前的覆辙。毕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接受她的妻子不和他亲密。”

    听了言清菡的话,莫霖说不震惊是假的。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在任何方面都堪称完美的孙女会有这种隐疾。看着言清菡因为不好意思而涨红的脸,他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最后,只叹了一口气,转身朝门口走去。“言言,外公不知道你有这些隐情,才会误解你。可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还是不会同意你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你的这个病,外公会找人替你治好。”

    莫霖说完,推门离开房间。听着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言清菡摸着自己被汗水打湿的额头,无力的跌回到床上。看来,外公还是没有放弃分开自己和蓝汧陌的这个想法。哪怕她已经这样说,却还是不行。还需要更多更多的筹码,才可以。

    “言言,出院手续办好了。”

    “恩。”听谢霜霜办好了出院手续,言清菡坐起来,穿好鞋子,站在地上。察觉到她摇晃的身子,谢霜霜赶紧走上前把她扶住。

    “言言,我看你似乎很难受的样子,不然还是在医院住一天吧。”

    “我没事,小霜,麻烦你送我回去吧。”言清菡把枕头下的档案袋拿来,被谢霜霜扶着朝楼下走去。看到她走路时的不自然,谢霜霜疑惑的皱起眉头,想要问些什么。却在看到言清菡紧闭的双眼和脖子上那些痕迹之后,闭了嘴。

    “言言,你先睡一下,到了我叫你。”把言清菡扶上车,谢霜霜轻声说道。直觉告诉她,言清菡和蓝汧陌之间一定出了什么问题。否则,言清菡不会不把住院的事告诉蓝汧陌,还执意要回去家里。从倒后镜看了眼言清菡皱紧的眉头,谢霜霜想,言清菡选择和蓝汧陌在一起,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一路上,车厢里安静的过分,好在医院距离言清菡家里并没有多远,只十多分钟的车程就到了楼下。谢霜霜本想扶言清菡上去,却被对方拒绝掉。见言清菡强行打起精神朝楼上走去,谢霜霜呆了会,最终还是开着车离开。

    原来,爱情真的会改变一个人。曾经的言清菡何时这样在乎过谁?又怎么会如此狼狈?看着镜子里将黑色假发卸去,恢复到原本金黄色头发的自己。谢霜霜想,自己是不是也成熟了很多呢?改天,换一个形象吧。

    “小陌,我回来了。”拿出钥匙开了门,言清菡兴奋的说道。然而,等待她的却是空荡荡的房间和石沉大海的回应。除了咕咕以外,并没有其他人在这个屋子里等自己。坐在沙发上,言清菡掏出手机给蓝汧陌打去电话。因为没什么力气,她几次按错了数字,最后还是去电话薄里翻出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才拨出去。

    “小陌,你在哪里?”

    “我是凌薇,蓝她喝醉了,在我这边。”

    “她喝醉了?在哪里,我去接她。”言清菡说着,晃了晃浑浊的视线。她扶住面前的桌子吃力的站起来,掏出车钥匙就往门口走。

    “呃...不用了不用了,你放心吧,我会把她照顾好的。”

    “那...她今晚还回来吗?”

    “应该不会了。”

    “嗯,我知道了,凌薇,麻烦你帮我照顾好她。”

    “放心,她不会少一根头发的。”

    挂了电话,言清菡将车钥匙攥在手里,整个人躺倒在沙发上再也无力动弹。她第一次体会到,原来等一个人却没有等到的感觉是这样不踏实。看着沙发下蹲着的咕咕,言清菡伸出手,摸着它的头。

    “小陌,我真的好累。”

    作者有话要说:我决定这次的小剧场来一个电脑梗。就是说,蓝蓝和凌老板忽然变成了电脑,一个是ipad,一个是笔记本电脑。于是,言言和左姐姐表示,她们即将成为玩电脑的一员。

    蓝蓝:清菡,怎么办,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言言:额,你别担心,早晚有一天会变回去的。(言言说着,用手摸了摸那个平时用来工作的ipad,实在想不清楚,蓝汧陌怎么会变成这种样子。)

    蓝蓝:唔,清菡,你不要安慰我了,如果我永远变不回去,我怎么和你爱爱,我怎么和你亲亲嘛!

    言言:乖了,放心吧,你会变回去的。就算是这样,也…也可以亲你啊。(言言说着,捧起ipad亲了一口。眼看着本来是白色的ipad变得有些发粉色,言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蓝蓝:唔,言言好坏。你…你欺负我。(蓝蓝表示,被调戏还不能调戏回去什么的,最痛苦了!)

    言言:好了,你乖乖的,我去买些吃的回来。(言言把变成ipad的蓝蓝放到床上,走人。)

    咕咕:喵~喵!(晓暴友情翻译:床上那个是神马啊,难道是妈妈给咕咕买的新玩具!)

    蓝蓝:(沉默不语,眼看着咕咕过来。)

    咕咕:喵!喵!(翻译:我戳,我戳。)只见咕咕正用它的小肉爪不停的在蓝蓝变成的ipad上来回点来点去。

    蓝蓝:咕咕,不许乱摸!

    咕咕:喵!!!喵!!!(晓暴友情翻译:唔!蓝蓝妈妈被玩具吸进去了!)

    蓝蓝:你走开啊喂!

    咕咕:喵!!!喵!!!(晓暴友情翻译:妈妈不怕,咕咕来救你!)不停的用小肉爪摸ipad。

    蓝蓝:唔,言言救我~!

    咕咕:喵!喵!(晓暴友情翻译:怪物,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言言:咕咕,你在做什么!?

    晓暴:咳咳,小剧场越来越诡异了,请大家见谅!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56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