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55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55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只见言清菡白皙的肌肤上处处都是自己印下的红痕,光是脖子上就有六七个,尤其是胸部周围,更是主要的密集区。看着言清菡身上那些痕迹,还有她虽然消了肿却还有些泛红的膝盖。蓝汧陌强忍住心里的酸涩,露出一抹苦笑。

    “清菡,昨天是我过分了。你放心,我以后不会了。”蓝汧陌心疼的摸着言清菡略显憔悴的脸,她想,昨天的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她又怎么会那样失控的去要这个女人呢?她的清菡定然累坏了。

    “没事的,小陌,只是腰有些酸而已。”纵然在心里想了很多次要惩罚蓝汧陌昨晚对自己做的事,可真到了要报复的时候,言清菡还是会心软。此时,她只是看到对方如此愧疚的模样,就已经不气了。

    “嗯,那我帮你穿衣服。”蓝汧陌从衣柜里拿出一套新的内衣裤放在床边,她将那条巴掌大的白色布料握在手中,轻轻将言清菡的腿分开。凝望着那块有些红肿的私密地带,蓝汧陌刚刚才减少的愧疚又再翻涌起来。她俯□,趴伏在言清菡身上,满眼复杂的看着她。

    言清菡不是热衷床事的人,相反,还是有些排斥的。毫无疑问,自己昨晚所做的事是让言清菡难以接受的。可即便如此,这个女人也没有抗拒她,没有对她发火,甚至还如此温柔的对她。蓝汧陌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或是做什么来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

    “清菡,对不起。”蓝汧陌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那双红眸此时充满了愧疚和心疼。只看一眼,便让言清菡于心不忍。

    “小陌,没事的,真的没事。”

    聪明如言清菡,自然明白蓝汧陌道歉的原因。其实她并不觉得有多难受,腰部在按摩过后也好了很多。虽然腿间依然还酸疼的要命,却并不影响身体。她知道蓝汧陌爱自己很深,也知道自己从不是一个合格的恋人。如今,听到对方因为这种事道歉,她心里也不是滋味。

    “清菡,你不要这么宠我好不好?否则,我真的很怕自己有天会做一些混账事。”蓝汧陌说着,目光渐渐黯淡下来。她没想到自己昨晚会失控到那种程度,差点就伤了言清菡的身子。

    “小陌,其实昨天的事没什么关系,我都已经不在意了,你又在纠结什么?傻女孩,别露出这么难过的表情。我看了,会心疼。”

    “清菡...”听言清菡不但不怪自己,还反过来安慰她。蓝汧陌轻声叫出对方的名字,她并不想说什么,只是想叫一叫言清菡,听她应自己。

    “我在,我一直都会在你身边,做你的清菡。”

    听着言清菡深情的承诺,蓝汧陌并没有回答,而是轻轻吻住对方的唇瓣,再渐渐向下挪去,将一个更加轻柔的吻落在言清菡腿间。看她依旧自责的模样,言清菡并不阻止蓝汧陌如此暧昧的行为,而是由着她以这样特殊的方式向自己道歉。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颗黑紫色的圆球滚了进来。两个人朝地上看去,赫然发现,那是一颗提子。“怎么回事?”言清菡红着脸问道,同时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让提子这种水果从她的生命中永远消失。

    “唔,我也不知道。”很显然,两个人都不明白,摆在桌上提子怎么会自己跑进来。然而,就在蓝汧陌和言清菡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咕咕忽然从门口摇摇晃晃的走进来,继而旁若无人的伸出自己的小肉爪,按了按那颗提子,又很嚣张的用爪子拨了出去。

    “小陌...下次做那种事,还是把咕咕关起来吧。”

    “恩,也好。”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在蓝蓝迷路的同时,凌老板则是遇到了很大很大的暴雨。她在雨中行走着,忽然看到一个山洞,就这样直直的走了进去。不过,她发现,这个山洞着实很奇怪。不仅很软,很热,还是粉红色的。

    凌老板:啧啧,这巨人国的山洞就是不一样,连周围的墙壁都长的跟肉一样,摸上去怎么这么软呢?(一秒懂凌老板身处何地的亲,你们猥琐了。)

    左姐姐:嗯…是…是谁,在…在我身体里面?

    凌老板:诶?墙壁说话了?

    左姐姐:你是谁,快从我身体里出去!

    凌老板:诶诶诶!墙壁小姐,你好,本人乃是奉女王之命,前来巨人国找人的,现在外面雨大,可否让我在这里避避雨?

    左姐姐:我…可是…那里…我…

    凌老板:额,墙壁小姐,你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左姐姐:那里是不能让人碰的,你先出来,好不好?

    凌老板:为何不能碰?你这墙壁怎么如此小气,再说,这山洞也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

    左姐姐:不…不是的,这是我的…(左姐姐脸红ing)

    凌老板:你的?话说,你个墙壁怎么会说话的?不是成精了吧?

    左姐姐:我不是墙壁,总之,你先从这个山洞里出来?好不好?

    凌老板:听到这喏喏的声音,凌老板只好从山洞里走出去。看着外面的大雨,她本以为自己会被打湿,却发现,不知在何时,头顶上多了一片巨大的叶子。(凌老板疑惑中,抬起头,就发现自己面前已经多了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巨人,此时,她正满脸通红的看着自己,那一头黑色的长发散在肩膀两边,而自己视线前,正好是对方的…某些生殖器官)

    凌老板:额…难道…难道…(尼玛!难道姐刚才差点就把这个巨人给睡了!?)

    左姐姐:(羞涩低头ing)

    凌老板:咳咳,不好意思,这位巨人小姐,刚才是我冒犯了,不知道,您的姓名是?

    左姐姐:左靖颜

    凌老板:诶?这名字,不就是女王贱人让我找的巨人么?原来是她,不过,长得还真是不错。

    凌老板:原来这就是巨人公主,果真百闻不如一见,请问,你什么不穿衣服?

    左姐姐:我…我族是不穿衣服的。

    凌老板:诶,这就糟了啊。巨人小姐你有所不知,在我国,只要是看了任何人的赤裸之身,就要娶她为妻。如今,我看了你的身体,如果不娶你,我们国家的人,会杀了我的。(凌老板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左姐姐:啊?怎么会这样?那…那怎么办?

    凌老板:诶,为了不被杀,我只能娶你了。来,现在让我们入“洞”房吧。(凌老板说着,飞速跑进自己刚刚走出来的山洞里,只不过,这次的目地却是…)

    左姐姐:嗯…你不能这样,你快从我身体里出来!

    晓暴:写完这个剧场,终于知道巨人不能有生殖器的原因了。因为,太坑爹了!

    ☆、第章

    被蓝汧陌按摩过后的腰终于好了一些,言清菡撑着床坐起来,虽然腿间还在隐隐作痛,可是瞥见蓝汧陌站在旁边那满脸愧疚的模样,言清菡自然不敢表现出来。她跺了跺脚,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这才小心翼翼的站起来。

    不过,言清菡到底是高估了自己。她勉强站稳,才要踏出第一步的时候,便觉得支撑身体的那条腿骤然一软,紧接着,自己已经被蓝汧陌抱在了怀里。“清菡,对不起。”蓝汧陌的声音是压抑的,其中的自责也被言清菡听得一清二楚。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回抱住对方。其实,她并不怪蓝汧陌纵欲过度,导致自己如此狼狈。感情的事本来就是你情我愿,情到浓时,又怎么能用常理来判断?想及此处,言清菡伸手去抚摸蓝汧陌那头柔顺的长发,又拍拍她的后背。

    “小陌,这是我第一次这样激烈的和你做那种事,所以会有些不适应。你不需要太自责,我没关系的,而且...那种感觉,我也...很喜欢。”如果不是为了安抚蓝汧陌,言清菡定然不会说出这种话。看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为了掩饰紧张而用手去撩拨头发。蓝汧陌笑了出来,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嗯,我知道了。清菡,你真好。”蓝汧陌说完,把言清菡抱的更紧。闻着后者身上散发出的淡香,她一直悬着的心总算落回到原位。言清菡,蓝汧陌,本是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却因为一场奇妙的相遇而结缘。她们都能给予对方心安的感觉,也许,这就是天生的恋人。两个人就像是残缺的半月,只有遇到对方,彼此结合,才会完整。

    “那我去上班了。”又站了一会,言清菡这才适应双脚踩在地面上的感觉。她挑出一套黑色的西装穿在身上,内里是纯白色的无花白色衬衫。就算是上班,这样的装束也太过严肃了些。看着言清菡一丝不苟的系着衬衫上的扣子,蓝汧陌隐约觉得,对方只所以会这样严阵以待,正是因为那所谓的大舅。

    “清菡要穿高跟鞋吗?”站在门口,见言清菡拿出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蓝汧陌担忧道。这人本来就走不稳了,再穿高跟鞋,万一摔倒了怎么办?“既然要去公司,自然要正式一些。”言清菡心里也满是无奈,天知道她有多想懒在床上一天都不起来,却因为莫森的原因不得不去公司。在潜意识中,言清菡已经把莫森当成了假想敌。所以,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她不想输了阵势。

    见言清菡眼里的坚决,蓝汧陌知道,无论自己再怎么劝,对方也是一定要穿高跟鞋的。看她有些吃力的想要弯下腰,蓝汧陌从她手中拿过鞋子,蹲在了地上。“我帮清菡穿就好,你走路记得小心点,不要摔倒了。”

    从上向下望去,言清菡就只能看到蓝汧陌的侧脸和她粉嫩的唇瓣。感觉到对方轻轻握住自己的脚,再把鞋子套进去。明明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却让言清菡觉得格外温馨。谁说女人和女人就不能有未来?在爱情面前,任何性别,困难,都不该是问题。能有这样一个贴心为你,全心爱你的人,她是男是女,又能怎么样呢?

    替言清菡穿好鞋子,蓝汧陌才站起来,就被对方抱进了怀里。被这样抱着,除了感到甜蜜之外,同时也萌生出一种攻受颠倒的错觉。蓝汧陌发现,除了在床上,言清菡还真像个彻头彻尾的攻君。不过,要说到真枪实战的上,这人就只能当个任由自己胡作非为的小白兔了。

    “我走了,等我回来。”

    “恩,清菡走路时记得小心些,不要逞强。”

    “好。”察觉到蓝汧陌揶揄的在自己腰间和腿间来回打量,言清菡有些不好意思。她赶紧和对方道别,开门离开。看着那一层层楼梯,她小心翼翼的一手把着扶手,另一只手扶腰,缓缓向下爬去。那模样,笨拙又不失可爱。

    这么好一番折腾,等言清菡到达公司,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她让秘书带自己去会客室,却听说莫森已经私自去了她的办公室。听到这个消息,言清菡心里一惊,急忙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如果没记错,那些莫森和凌龙有所接触的照片还放在办公室里。如果被莫森发现,后果将不肯设想。

    “大舅要来怎么不提前通知清菡?让你久等了。”推开办公室大门,言清菡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莫森,歉意的说道,只是她的目光却不见丁点抱歉的意思,反而还带着几丝冷意。“没什么,只是到这边办事,顺便来看看你。”

    “谢谢大舅关心,言氏还处于发展中,我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学习,但总算还处理的有几分成绩。”

    “呵呵,那就好,大舅一直都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否则爸也不会那么疼你,比对我这个亲生儿子还好。”话题到这里,渐渐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见莫森将手上拿着的一个牛皮档案袋放在桌边,言清菡不动声色的瞄了眼,叫来秘书为他们上茶。

    “大舅说笑了,外公一直都在和清菡说,你是他最能干的儿子,还让我向你学习。”

    “哦?是吗?”

    “那是自然。”

    言清菡回答的滴水不漏,就连表情也坦然至极。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会以为他们在闲聊家常,只有这两个当事人才能看到对方眼中的火药味。

    “言言,你在外国这几年,学会不少本事。不过,这没用的事,你似乎也学到不少。”莫森说着,瞄了下言清菡脖子上系着的丝巾。那是她临走前蓝汧陌亲手为言清菡戴上的,其目地就是想要遮住那些暧昧的痕迹。“清菡不懂大舅是什么意思。”身为当事人,言清菡自然看不见自己的围巾下面所露出的痕迹,但莫森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呵呵,不明白什么意思?你和那个姓蓝的女人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这样的行为,很可能会给我们莫家抹黑?爸疼你,所以才任由你胡闹下去。不过,你应该清楚,这种事被外人听去,不仅仅是对莫家影响极大,恐怕连言氏也会成为众人的笑柄。”

    “大舅,我和蓝小姐属于正常朋友关系,我不明白这样为什么会给莫言两家带去影响。”纵然心里对莫森的话语和态度极为不满,但言清菡还是沉着的打着太极。她不信莫森会当众和自己撕破脸皮,用她和蓝汧陌的事威胁她。

    “我什么意思,你知道的很清楚。言言,大舅劝你,不要做一些无用的事。有些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就是事实。我今天来,只是给你个警告而已。你和那个女人的事,不要以为可以瞒过所有人。如果我把你和她的事抖出去,你应该明白会是什么后果。”

    “你在威胁我?”既然莫森已经把话说到这种地步,言清菡也不想再装下去。她低声问道,眼里放射出一股危险的讯息。

    “呵呵,我是你的大舅,怎么会威胁你?我只是在劝你,不要做一些会让自己后悔的事,仅此而已。”

    “我的事,我自有决断,就不劳大舅费心了。”

    “好,那我今天就说这么多。言言,大舅劝你,好自为之。”莫森说完,含笑的起身离开。看着他遗落在桌上的牛皮纸袋,言清菡欲要叫住他。可转头一看,房间里哪还有莫森的影子?只怕是早就走了出去。

    经过这一番对话,言清菡心里对莫森的怀疑又大了几分。他觉得,莫森今天之所以会过来,应该是在生日宴会上察觉到自己与蓝汧陌的关系,才会出言试探。想到对方刚才的威胁与警告,言清菡皱着眉头将对方落在桌上的牛皮纸袋打开。看着里面的东西,她的眉头渐渐放松下来,脸色却变得比纸还白。

    “小张,进来一下。”过了许久,言清菡才将档案袋里的东西看完。她揉着发闷的胸口坐到办公椅上,眼前已经是一片漆黑。“言经理,怎么了?”见言清菡惨白的脸,秘书小声问道。“帮我去买一瓶止头痛的药,快些。”“是。”

    见言清菡不舒服,秘书吓得赶紧走出办公室,一路跑向楼下不远处的药店,只几分钟的时间就赶了回来。看言清菡吃过药之后的脸色依旧很差,担忧的问她要不要请医生过来。“没事,不需要医生,你帮我找司机送我回家。如果公司有什么事,你再打电话给我。”

    没过一会,言清菡就已经坐上了回去家里的车。她用手紧攥着那个牛皮纸袋,指节渐渐泛起白色。忽然,她像是想到什么一般,赶紧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言?是你吗?”

    “是我,可卿,我有件事想要你帮忙。”

    “什么事?”

    “我这里有几颗药,想让你帮我查一查这些药是什么,用于治疗什么病症。”

    “哦,那很容易。”

    “好,谢谢你了。”

    “没关系。”

    挂断电话,言清菡脸上已经布满了冷汗。听司机询问她接下来该怎么开,她很想说话,但眼前一黑,却是没了知觉。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在凌老板以各种方法骗到了左姐姐之后,也终于报得了美人归。看着全身湿哒哒的凌老板,左姐姐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秒懂凌老板为何湿哒哒的人,你们又猥琐了!)

    凌老板:啊,颜颜,你老妹好搞吗?(虽然推倒了左姐姐,凌老板还是没有忘记蓝蓝的安危。)

    左姐姐:家妹脾气暴躁,并不亲近他人。

    凌老板:额,这个…她吃人吗?

    左姐姐:如果无聊的话,有可能。

    凌老板:我擦!真的假的?快,快带我去找你妹!

    左姐姐:你为何骂我?

    凌老板:我什么时候骂你了?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55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