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50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50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那里面,有疼惜,有委屈,更多的,是怎么都遮不住的爱意。

    “我带你回去。”言清菡说着,将蓝汧陌打横抱起来,同时把手指塞进她口中,以防止她再咬自己的舌头。只是,当言清菡把自己的手指放进去之后,蓝汧陌却停止了闭合牙齿的动作,反而安静的含着她的手,一动不动。

    那副老实的模样就像刚出生的婴儿,而自己的手就是唯一一个能让她安静下来,不哭不闹的玩具。

    直到两个人上了车,蓝汧陌才恢复正常。她安静看着窗外,不乱动,更不和自己说一句话。言清菡皱起眉头,将车开的越来越快,渐渐回想起莫霖之前与自己的谈话。在和凌龙跳过舞之后,言清菡委婉拒绝了其他人的邀请,到处寻找蓝汧陌。就在她准备离开宴会的时候,却被莫霖叫去了书房。

    言清菡本以为他又要和自己说蓝汧陌的事,可对方只给了她一个档案袋。打开之后,里面是蓝汧陌的详细介绍。包括生日,出生地,母亲是谁,父亲是谁。自然,还有她和战戴璇的一些故事。看到蓝汧陌是蓝铭的女儿,战戴璇的继女。言清菡说不震惊,是假的。

    她早就发现,蓝汧陌身上有种无法掩盖的贵气,再加上那份不俗的气质,定然是普通人家没办法培养出的。只是,就算言清菡再怎么神机妙算,也不会猜到蓝汧陌和蓝铭有关系。毕竟,以蓝家那样雄厚的实力,又怎么会让唯一的继承人沦落到要去潇湘阁工作的地步?

    带着疑惑,言清菡继续向下翻去,当她看到战戴璇与蓝汧陌暧昧不清的关系,还有那场被搞砸的婚礼时,事情终于有了眉目。也许,蓝汧陌和战戴璇真的是恋人关系,而她之所以会从A市跑来X市,很有可能是为了逃避战戴璇与蓝铭结婚的事实。

    一张张资料翻过去,随着最后一张精神病院的简历跃入眼帘,言清菡瞪大了双眼,死死盯着患者栏后面蓝汧陌那三个大字。上面把蓝汧陌的病情介绍的清清楚楚,说她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在病发时,伴有妄想以及暴力倾向。并且在病情没有痊愈时打伤了医生,从医院脱逃。

    看着上面的白纸黑字,言清菡本来诧异的表情被不可置信和心疼所取代。她并不觉得蓝汧陌有任何精神问题,不论是平日里的言行举止,还是在对待情感这方面。蓝汧陌,无疑是一个温柔且完美的恋人。

    “外公,你...”言清菡猜不透莫霖给自己看这些的目地是什么,是想让自己知道蓝汧陌瞒着她多少事?还是想告诉自己,蓝汧陌患有精神病?

    “言言啊,你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孩子,也是我最疼爱的后辈。最希望你得到幸福的人,就是我。你喜欢谁,外公都不会去阻止,只是这个叫蓝汧陌的,我真的无法认可。先不说她隐瞒你那么多事,单说她和她继母的那些纠缠,就足以说明一切。”

    “她不顾伦理道德,喜欢上和自己同性别的继母,还在婚宴上发疯,导致战戴璇流产。后来,是他的父亲手签下同意书,将她送进精神病院。根据病历显示,她在住院期间,不仅没有得到治疗,病情反而越来越重,甚至还会出现幻觉和伤人现象。这样的女人,我该如何让你和她在一起?”

    “我知道,你想说她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也许,那只是个假象而已。你和她认识多久?又了解她多少?你怎么确定,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她做了什么?言言,外公说这么多,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苦心吗?”见言清菡疑惑的神情,莫霖补充道。

    “外公,我懂你的意思。可是,就算小陌的身体有问题,我也不会因为这样的原因而离开她。我认识很多在精神领域有所作为的医生,我完全可以请他们过来,把小陌的病治好。”言清菡信誓旦旦的说道,她觉得,蓝汧陌的病情根本不像病历上说的那么严重。退一万步讲,就算蓝汧陌病得很重,她也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放弃她。

    “言言,外公该说你什么好?你啊,还是太天真了。你怎么就确定,她现在的精神是正常的。如果,在她的世界中,你一直都是另一个人,你该怎么办?是永远当其他人的替身,还是把她治好,让她离开你?”

    所谓一语道破梦中人,莫霖这句话也有同样的效果。瞥见言清菡骤然惨白的脸色,莫霖知道,今天的谈话已经起了作用。“好了,该怎么做,我想你自己应该知道的很清楚。你和她的事,我绝不会认可。外公希望你能想清楚,不要陪着疯子一起发疯。”

    就在言清菡想事情的功夫,两个人已经到了家。她把蓝汧陌抱到沙发上,拿出一条软毛巾替她把脚擦洗干净,又涂了药。整个过程中,哪怕言清菡极为小心翼翼,却还是会弄痛蓝汧陌。可对方除了呆呆的看着地板以外,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到了这个时候,言清菡才明白什么叫词穷。她不知该和蓝汧陌说什么,亦或是,做些什么。“你都知道了?”蓝汧陌忽然开口,打破了房间中的尴尬与沉默。这声音不同她往常的温柔,反而带着沙哑和冷漠。

    “小陌,我知道你身体不舒服,先休息一下,我们明天再说,好吗?”

    “言清菡,我没病。”听了蓝汧陌的话,言清菡先是一愣,她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直白的把这件事说出来。而且,言清菡这个称呼,听起来真的很疏远。

    “先别说这些了,我送你回房间休息,好吗?”

    “你不信我,是不是?”听言清菡敷衍的话,凝视她闪躲的视线。蓝汧陌无奈的摇头苦笑,心口和脑袋疼痛的几乎要碎掉。清菡,任何人都可以不信我,只有你,一定要相信。

    “小陌,我...”

    “呵呵...没事了,你去洗澡吧,让我安静一会。”蓝汧陌打断言清菡欲要说的话,无力的瘫倒在沙发上。她颤抖的右手紧攥着沙发的靠垫,用牙齿死死咬住下唇。她不知道除了这种办法,还有什么能够让她好受一些。如果可以,蓝汧陌真希望自己能够就这样痛晕过去。可是,心痛,从来都不会那么简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不起,小陌,我...”

    “言清菡,拜托,至少是现在,别出现在我面前。”

    “好,我知道了。”

    蓝汧陌冷漠的话听得言清菡心里一酸,她抬眼看了看指向12点的时针,有些失望的沉下眸子。在这之前,言清菡从没想过自己的生日会以这句话来收尾。见蓝汧陌紧闭着双眼,她找来一条毛毯盖在她身上,在她的鬓角旁边落下一吻,这才转身走去卧室洗澡。看着言清菡落寞的背影,蓝汧陌轻笑,将那条毯子紧紧抱住。

    “清菡,生日快乐...”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依然正经脸。欢迎大家来到每晚八点准时上演的话唠话唠晓暴最大,今日正文很沉重,剧场依然要卖萌的看了文文不留言就会在被攻君抓痛咪咪,胸部变胸肌的清新内涵,诅咒完全不够毒,暴姐姐是淑女小绿字剧场栏目!

    唔,首先要告诉大家,今天的小绿字将会非常长,并且有蛮多的信息量要说,所以,希望大家能够看完哦。

    众人:不看完又能怎样?

    晓暴:哼!不看完…那以后走夜路,就要小心点了。

    众人:喂!不带你酱紫威胁的!

    看了此章,想必大家心里都应该有些不好受。一是因为战姐姐实在太不乖宝宝了,居然和外公串通一气的欺负我们言言和蓝蓝,其次就是在纠结言蓝之间的感情。对于言清菡来说,她爱蓝汧陌,自然没有蓝汧陌爱她爱的深。这次的生日会,完全是一场预谋好的深坑。

    蓝汧陌最想做的事,就是亲口把有关于自己的一切告诉言清菡。包括她的过往,她和战戴璇的事,她的左手。所谓,自首和被捕,绝对不是一个概念。外公的介入,让蓝汧陌失去了坦诚的机会,也就使得两个人中间有了隔阂。

    希望大家不要怪清菡停下脚步的那件事,毕竟,站在她那个位置,在听了莫霖所编造的另一个事实之后,难保不会怀疑。言清菡的压力很大,同时也很心疼蓝汧陌。她并不是不相信她,只是对自己有了怀疑。而蓝汧陌因为她的态度而难过,也是意料之中。

    对蓝汧陌来说,言清菡的爱,就是她的一切。她可以咬烂自己的舌头,却舍不得咬伤言清菡的手。她可以背负着战戴璇给予的痛苦那么久,却不愿让言清菡陪着自己一起难过。就在她准备好要放弃过去,坦白一切的时候,战戴璇的出现,无疑是致命的打击。所以,虐虐还没完事,接下来还要继续。不过我蓝蓝已经很苦逼了,所以,我应该考虑下,适当的虐言言。不过虐言,还得等到后面才行。总之,奴家已经各种黑化的想好要如何从一个亲妈伪装成后妈了。诶,像我这么和蔼可亲的慈母要伪装成后妈,多不容易哦!

    另外,至于关于精神病的那件事,我只能说,蓝汧陌真的没病。就算有,也不是精神病。

    咳咳,说完关于此章的一些问题之后,奴家要说另一件事了。之前有个亲说要买我手上的实体书,结果呢,我就全部卖给她了,这导致晓暴仅有的一套实体书全部卖光光了。所以,奴家为了自己的小收藏,需要重新再买一次,在征求了编辑的同意之后,将曾经开过的一些定制重开。包括《隔江犹唱后亭花》 《鞭殇之恋》 《鸢飞戾天》 以及《铁狱迷情》 这四本书的定制已开,因为模式原因,导致晋江上的颜色与实体书颜色不符。比如鸢飞戾天和铁狱迷情,我做的是蓝色,到晋江上,就变成了绿色。以下是几本书的展示图,请以展示图的颜色为基准。大家可以直接点击图片,穿越到购买链接那里。不过价格昂贵,亲们买前请慎重考虑呦╮(╯▽╰)╭

    好吧,能把小绿字看到这里的亲,都很厉害。既然如此,为了弥补昨天没有更文的缺失,就来一发小剧场把。上个战姐姐的小剧场,因为大家都强烈的鄙视战姐姐,所以,奴家只好不写她了。于是,这一次的小剧场是说,言言死了,然后变成了鬼魂,就只有蓝蓝能够看到她,结果发生了一系列诡异而又好玩的事件。

    凌薇:蓝汧陌!你特么作死是不是,我都说了,言清菡已经死了,你怎么就是不信呢!?(凌老板看着靠在沙发上,姿势奇怪的蓝汧陌,怒吼道。)

    蓝蓝:凌薇,你个三八,不许诅咒我的清菡,她还好好的坐在我身边,你凭什么说她死了?(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言清菡,蓝汧陌不满的说道,真想把凌薇那副讨厌的嘴脸拍飞。)

    凌薇:擦,你没病吧?她哪里坐你旁边了?我怎么没看见?

    言言:小陌,凌老板似乎是眼睛出了问题。(小鬼魂清菡有些心虚的说,她不想让蓝蓝知道自己在走路中被花盆给砸死了。)

    蓝蓝:凌薇,我有没有病,我知道的很清楚,言言说你眼睛坏了,要你去看医生。

    凌薇…(无语中)

    蓝蓝:好啊,你要怎么才能相信清菡还活着?

    凌薇:那你让她攻你一下,我就不信,你自己一个人能到高潮。

    蓝蓝:…凌薇,你有病吧,我们在这里给你演春宫图?你是不是欲求不满?

    言言:(同意小蓝蓝的观点,鬼魂小清菡羞涩点头,虽然只有蓝蓝才能看见)

    凌薇:我不管,你不是说她还活着么?赶紧,做给我看。

    蓝蓝:清菡,她好讨厌,我们就亲一下给她看看。(蓝蓝说着,把鬼魂小清菡压倒,各种亲,各种摸。感觉到腿间的湿润,鬼魂小清菡红了脸。她想,怎么死了比或者还敏感啊?)

    言言:嗯…小陌,别…有人在看。

    蓝蓝:没事!她看不见!

    凌薇:(目瞪口呆的看着蓝汧陌不停的亲沙发,然后摸沙发…)

    ☆、第章

    这一晚,不仅仅是睡在沙发上的蓝汧陌,就连躺在房间里的言清菡也没有睡好。夜里,言清菡几次下床去看蓝汧陌,每一次都只会看到对方紧闭着眼睛并没有反应。但言清菡知道,对方并没有睡着,只是不愿面对自己而已。

    就这样折腾到天亮,整夜没睡的言清菡洗了澡,看着格外憔悴的自己,难得一见的上了比较厚的妆容。换好衣服,她走出房间。才推开门,就看见蓝汧陌抱着咕咕坐在沙发上。那眼底青黑色的眼圈搭配她惨白的脸,给人的感觉除了虚弱以外,还有几分骇人。

    “小陌,你去房间里休息一下,我给你做早餐,好吗?”见蓝汧陌并不看自己,而是直直的望着前方。那空洞的眼神让言清菡心疼,她走上前把蓝汧陌抱住,用手掌一遍遍抚摸她那头柔顺的长发。此时此刻,蓝汧陌还穿着昨晚的那身黑色短裙,暴露在外面的肌肤,冰凉到冻人。

    听过言清菡的话,蓝汧陌仍旧没有理她的意思,而是把咕咕放到沙发上,转身回了卧室。见她完全把自己无视掉,言清菡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没有丁点生气或不满的意思。

    身为莫霖的孙女,言律的女儿,言清菡之所以会得到那么多人的尊敬和赞美,并不单单是因为她如此强大的家世和背景。更多的,是她身上那份不可多得的气质。言清菡有着良好的教养,从不会在公众场合失态,更不会生气发火,说一些不文明的话。

    她睿智,理性,高雅,温柔。这些,都是人们对她的印象。不需要莫霖或是言律任何一方的势力,单凭言清菡本身,就足以让许多人为之叹服,从而尊敬她,靠近她。然而,这个世上,有一个人,会让言清菡变得不像她自己。那,便是蓝汧陌。

    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对言清菡来说,绝不只是一个人名那么简单。言清菡知道,这蓝汧陌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将自己改变。因为她,自己吃了小时候都不曾吃过的零食。因为她,自己忤逆外公,违背伦理道德,选择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也是因为她,言清菡变得不自信,变得多疑,甚至是变得不知所措。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言清菡在遇到蓝汧陌之前不曾有过的。她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反而很庆幸有这样一个人,可以将自己改变的如此彻底。所以,哪怕被蓝汧陌无视到这种地步,言清菡也没有丝毫的不满。她知道,自己对蓝汧陌的好,远远不及对方给予自己的十分之一。

    去到厨房,言清菡煎了两个鸡蛋又热了一杯牛奶送去给蓝汧陌。可是,就算她再怎么叫她,或是用手去轻拍她,后者也依然没有什么反应。见蓝汧陌背对着自己,言清菡强行忽略掉心里的那份酸疼,把早餐放在床边的台子上。

    “小陌,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我有太多抱歉想说。对不起,我和凌龙跳舞,让属于你的我被别人那样亲密的触碰到。其次,我不该退却,停止接近你的步伐。我一直都是个不善表达的人,很少会用语言去争取我想要的东西。”

    “以前,我总是希望爸妈能够陪我一起过生日。可是,每当我说出口的时候,他们总是会说自己很忙,从而拒绝掉。久而久之,我便习惯了少说,多做。我很少对你说甜蜜的情话,因为我觉得,说再多,也不如一个拥抱来得实在。”

    “和凌龙跳过舞之后,我马上就去找你。可是外公却在那个时候把我叫去书房。他说你是蓝源集团总裁蓝铭的女儿,也说了你和战戴璇的关系,还有你身体的问题。我知道,你希望这些真相能够由你来亲自告诉我。其实,我的想法也和你一样。任何人对你的评价,我都不会相信。我只要你亲口对说我,你的一切,你的过去。只要你说,我就会相信。”

    “昨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让我的脑子有些不清楚。我承认,我的确受到外公的影响,从而怀疑我们的关系。可是,看到你那样失望的眼神,我真的很心疼。小陌,你知道吗?你真的很好,很好,我总是觉得自己给你的还不够,我想对你好,好到一个连我自己都想象不到的程度。”

    “我从来没遇到过像你这样让我那么想爱护的人,我不懂得该怎么去安慰你,或者是说什么让你再理我。昨天晚上的事,全部都是我的错。但是,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小陌。而我,是你的清菡。”

    看着依然无动于衷,好似睡着了那般的蓝汧陌。言清菡把她散乱的头发整理好,在她唇瓣上落下一吻。感觉到身体的颤抖,言清菡在心里嘲笑自己不争气的同时,又有些失望。果然,蓝汧陌并没有原谅自己。哪怕,她说了那么多。

    “小陌,我去上班了,你好好休息。最近我有学会一道菜,回来做给你吃。”仿若自言自语的说完,言清菡替蓝汧陌把被子盖好,转身离开房间。随着大门被嘭的一声关严,那个躺在床上的人终于动了动。

    蓝汧陌转过身,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房间和床边的早餐,勾起嘴角。一滴透明的水珠顺着眼眶缓缓滑落,掉在枕头上,发出啪嗒一声脆响。睁着越来越模糊的双眼,蓝汧陌不明所以的用手摸着已经湿透的脸,当手指被那抹不知名的液体打湿,她笑的更大声。

    原来,她自以为是的坚强就只有这种程度。那一度干枯的眼泪,终究是没有流光。

    因为一夜没休息,又没有吃什么东西,才刚刚看见阳光,言清菡就觉得大脑一阵眩晕,差点就栽倒在地上。摇了摇头,她强行打起精神,坐上车。哪怕有很多事压在心口,她也不能倒下去。还有太多太多的任务,需要自己去完成。

    开车到了公司,不出意外,自己是第一个到达的人。看着陆陆续续的员工来到公司,言清菡把头靠在椅子上,揉着越发酸痛的眼睛。昨天晚上生日会,绝不像表面看来那么单纯。为什么战戴璇会过来?而她在与蓝汧陌独处的时候又说了什么?怎么偏偏在自己与莫霖赶到之时,她们会发生争执?

    一个巧合叫做巧合,太多的巧合在一起,就成了故意。首先,自己并没有邀请战戴璇,这个女人会不请自来,居然会被保安轻易放进来。而且,就算是战戴璇主动来为自己庆祝生日,可到来时间也和宴会开始的时间也差了太多。

    就是说,战戴璇很有可能并没打算过来,而是临时起意。那么,就应该是莫霖在发觉蓝汧陌来了之后,才特意邀请战戴璇过来,演出这一场戏。其目地,除了让自己知道蓝汧陌的那些秘密以外,更是想利用战戴璇去挑拨自己和蓝汧陌的关系。这样一箭双雕却又不会连累到自己的招数,的确符合莫霖的性格。可是,莫霖又怎么会选择与战戴璇合作呢?

    一个个问题砸过来,让言清菡紧紧皱起眉头。想到蓝汧陌对自己的冷漠,她难过之余,却又理解对方的心情。毕竟,换做任何一个人被爱人如此质疑,都会失望。可以说,昨晚那一战,自己和蓝汧陌输的彻底。而导致这样的原因,无疑是自己的不成熟。只因为莫霖的几句挑拨就乱了手脚,真是不该。

    “言经理,楼下有位战小姐想见您。”这时,秘书走过来通报。听了她的话,言清菡神色一凛,本就不好的脸色变得更加阴郁。“请她上来。”言清菡说着,攥紧拳头。她并不清楚战戴璇在这个时候过来的目地是什么,不可否认的是,自己,厌恶着那个女人。

    “言,很抱歉,昨天打乱了你的生日宴会。你走得匆忙,我也没有把礼物给你,今天特意过来送给你。”战戴璇进门,略显歉意的说着,将一个礼盒放到言清菡面前。后者却是连看都没看,而是把视线落在战戴璇脸上。

    “言看着我做什么?是我脸上沾了什么东西吗?”注意到言清菡的视线和表情,战戴璇笑着问道。“那就先谢过战小姐了,你的礼物我收到了,没事的话,我要工作了。”言清菡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战戴璇过来只是给自己送礼物那么简单,可不论这个人现在要说什么,她都不想听。

    “言这么急着赶我走,是讨厌我,还是你害怕从我嘴里听到一些你不想听到的话呢?”纵然言清菡的逐客令很明显,但战戴璇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并不明白战小姐在说什么。”

    “呵呵,言果然是异于常人,面对着情敌,居然还可以做到如此冷静。”

    话已至此,战戴璇过来的目地以及她和蓝汧陌的关系已经无需多想。而自己与蓝汧陌的事情,想必也被对方知道的清清楚楚。瞥见战戴璇得意的眉眼,言清菡露出一抹不屑的浅笑,就仿佛是面对跳梁小丑那般。

    “战小姐,也许你并没有搞清楚状况。情敌,是两个人同时喜欢一个人,从而进行竞争。可是,小陌早就已经是我的女人。而你,只是她的继母而已。你认为,你凭什么和我竞争?又是站在什么立场,和我说这番话?”

    言清菡会如此坦然的承认她于蓝汧陌的关系,这是战戴璇没有想到的。她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和赞赏,随即又被她极快的隐没而去。“呵呵,言果然是个有趣的人。没错,我是她的继母,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也是她第一个爱上的人。”

    “她的初吻给了我,她的第一次也给了我。那时候,她才18岁,年轻的身体,总是有着说不出的诱惑力。只是,现在的她,似乎比以前看上去更加可口。我想,这应该就是言小姐不愿意放手的主要原因吧?”

    “战戴璇,不要以为这些话可以刺激到我。任何一个人都有过去,我还是曾经结过婚的人。也许,你们在以前很相爱。但你应该明白,那只是以前。”

    “哦?言真的是这样想的?那你昨天晚上为什么要停下接近她的脚步?你是怕她忽然精神病发作去伤害你?还是害怕知道,她一直都把你当做替身的这个事实?”

    纵然战戴璇说的很笼统,但话语里的意思很却明白。她是在告诉言清菡,蓝汧陌一直都把她当做自己的替身。听了这句话,言清菡忽然轻笑出声。她真的很佩服战戴璇,究竟是怎样的人,才会有如此强大而盲目的自信?

    “战小姐,我并不认为你和我有哪里相像的地方,替身就更是无稽之谈。小陌是不是患有那方面的病症,我比你更加清楚。她是我的恋人,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人。就算她身体又问题,我也不会因为这样的原因而放弃她。不要以为,你和我外公合作的事,我会不知道。”

    “言,你也许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所谓替身,并不是样貌方面。我曾经和你说过,我把她伤的很深。就是这样,她才会变得不正常。也许,她一直都在活在自己的臆想里无法自拔。治好了病,说不定她会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50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