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32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32

      越做越爱 作者:晓暴

    作为电影的投资商,凌薇自然是剧组里举足轻重的人物。一般来说,投资商就只负责投钱供剧组拍摄,没有几个人会像凌薇这样每天都来探班蹲坑。久而久之,不少演员都知道这个开着豪车,做派比明星还明星的女人就是这部电影的唯一一个投资商。同时,也是个蕾丝边。

    那个女配角本就对凌薇有些意思,如今看到凌薇主动去找她,自然高兴的对着她又搂又抱,甚至毫不避讳的送上自己的亲吻。感到自己的脸颊被女配角吻住,凌薇皱起眉头,强忍着想要推开身前人的冲动,用余光瞄向左靖颜。

    然而,令她失望的是,对方根本就没有往这边看,依然低着头在专心致志的研读剧本。想到这里,凌薇心里闪过一丝不甘,更多的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无力感。自从她在吻过蓝汧陌之后,两个人好不容易才转好的关系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模样。除了在工作上有些交集,其他时间就是路人。

    此时此刻,凌薇无比后悔自己那么冲动的做出那种试探。其实,她并不是想要左靖颜怎样,亦或是设了什么局。她只是想知道,自己为左靖颜付出的努力到底能不能得到回报,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那么一点点喜欢自己。

    她试了,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左靖颜对她,似乎真的没有一点情感可言。别说是喜欢,也许要她不讨厌自己都很难。毕竟,如果不是自己把她的负面新闻交给记者,左靖颜就还会是那个光鲜亮丽,口碑极好的影后。

    随着工作人员准备就绪,《落幕》中最为重要的一场戏正式开拍。左靖颜在戏中扮演一名叫做澄绯扬的大学英语教师,而谢霜霜则是扮演刚刚入学的大一新生。两个人在平时的相处中渐渐熟悉起来,并萌生了不该有的好感。到目前为止,谢霜霜和左靖颜所扮演的角色正处于冷战阶段。而这场戏正是身为班导的澄绯扬带领着全班来到海边度假,从而遇到谢霜霜所扮演的陈璐向她告白并强吻的戏码。

    在整个过程中,左靖颜不仅要表现出被表白之后的诧异,挣扎,窃喜,还要有被强吻之后的恐惧,不可置信,以及愤怒。如此强大的情绪变化,纵然是很多有经验的老演员也无法同时做到。可见,这对于左靖颜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

    镜头前,澄绯扬穿着一袭白色长裙站在海岸边,脚下就是深不见底的大海。微风吹起她褐色的长卷发,迷乱了镜头,同时也迷乱了她的心。她在思考自己与陈璐的关系,自己是她的老师,比她大了整整十岁。父母每天都在催着她赶紧找一个优秀的男人结婚,可是,她却对自己的女学生动了不该动的感情。

    “绯扬,你在这里做什么?”就在澄绯扬发呆的时候,谢霜霜扮演的陈璐从远处走来。今天的她依然如往常那样活泼灿烂,全身都散发着年轻人特有的朝气。“小璐,我说过了,要叫我老师。”澄绯扬轻声说道,言语间却不带一点责备的意思。

    “哦?是吗?可现在是暑假呢,难道我还要叫你老师吗?绯扬,你明知道,哪怕叫你老师,有些事也是无法改变的。”剧情到这里,忽然变的严肃起来。澄绯扬看着慢慢朝自己接近的陈璐,不知怎的,她觉得今天的陈璐很怪。

    “绯扬,刚才高强说他喜欢我,让我做他的女朋友。”听了陈璐的话,澄绯扬心里酸痛的几乎要碎掉,却还是强颜欢笑,说出不由心的话。“那很好啊,高强人还不错的。”

    “是啊,他说他喜欢我很久了,从开学第一天注意我到现在。他还说想和我上床,让我嫁给他,给他生...”

    “够了,别说了!”澄绯扬开口打断陈璐的话,她强行压住心里的怒意,看向海面。

    “怎么?为什么不让我说?澄绯扬!你个胆小鬼!你明明也是喜欢我的,为什么不敢和我在一起!?”

    “小璐,事情不是你想到那样简单,我不...唔!”

    强吻的戏码开始上演,在场的工作人员都紧张的注视着眼前那幕,其中也包括凌薇。纵然她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演戏,也明白左靖颜和谢霜霜是单纯的朋友关系。但是,望向不远处亲吻在一起的两个人,她怎么看都觉得分外难受。

    那种难受不是任何一种痛,也不是欲求不满时不高不低的感觉,而是不甘心和不安。凌薇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努力却还是得不到左靖颜的一点回应,自己为了白天可以在剧组陪她,特意在每天晚上将第二天需要处理的工作做好。

    哪怕每天就只能睡几个小时,凌薇也不愿意放弃陪伴左靖颜的机会。然而,她都已经做到了这种地步,左靖颜却还是那样排斥她。凌薇第一次觉得这样无力,甚至有了一种想要放弃的感觉。左靖颜,是不是真的就那样讨厌自己?

    想及此处,凌薇摘下脸上的墨镜捏在手里,露出其中憔悴的面容。镜面因为她过大的力气而破碎开来,刺进她的肉里,她本人却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的依然紧攥着。似是察觉到凌薇的不对劲,那个刚刚亲过她的配角悄悄走到她身边,直接坐在她的腿上,低头吻住凌薇的唇瓣。

    因为工作人员都忙着拍戏,所以并没有人注意到凌薇那边的一举一动,可正对着她的左靖颜却是把那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她有些呆愣的看着凌薇和那个女配角搂在一起亲吻着,下意识的推开谢霜霜,却忘了自己正站在岸边。

    当高跟鞋的根部应声而断,左靖颜甚至还来不及管脚踝的刺痛,整个人便已经朝后仰去,跌进了下面的海中。当海水自四面八方涌进体内,左靖颜挣扎着想要上去,奈何她并不会游泳,又在刚才扭伤了脚。仅仅十多秒的功夫,便沉了下去。

    窒息的感觉让身体内部隐隐作痛,左靖颜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海面,挤出一抹苦笑。在这个时候,她竟奢望着凌薇来救自己,真是...傻到有些可笑。

    “救人!快救靖颜姐!”从左靖颜扭伤脚踝到跌入海中,这一系列事件就只发生在数秒钟之内。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谢霜霜,她大吼着,终于惊动了在那边的凌薇。她猛的推开那个女配角跑到海边,死死抓住谢霜霜的肩膀问她发生了什么。

    “靖颜姐她掉进海里了!混蛋!”谢霜霜朝凌薇骂道,只是后者已经没有功夫再去管她。看着面前深不见底的海,凌薇脱了自己的外套,想都没想就跳进了海里。入水的前一刻,她的大脑都是放空的,就只有左靖颜各种各样的表情好似走马灯一般在她眼前划过。

    不苟言笑的她,没有表情的她,漠视自己的她,睡着后可爱的她,还有......满脸泪痕的她,绝望落寞的她。

    笨女人,拍个戏能掉进海里,你还能做什么?乖乖的呆在家里当我的女人不好么?

    ☆、第章

    十月份的X市并不冷,但海水已经变得有些冻人。凌薇在水中快速游移着,努力让视线保持着清晰,去寻找左靖颜的下落。越到深处,她便觉得呼吸越困难,肺部也饱胀的好似要炸掉一般。忽然,她隐约看到远处有一个白色的人影,身材和体型都像极了左靖颜,当下便朝着那个人影游去。

    随着两个人越来越近,凌薇基本可以确定那个陷入半昏迷的人就是左靖颜。现在的情况十分紧急,几乎是分秒必争的状态。左靖颜所在的地方距离自己较远较深,以她现在的情况想要游到那里,必然会精疲力竭,再带着不会游泳的左靖颜上去根本是痴心妄想,说不定她们两个都会交代在这里。

    凌薇知道现在并不是逞能的时候,她应该趁着自己还有力气,尽快游上去,之后再找其他工作人员来救左靖颜。然而,看着那个白色的人影越沉越深,距离自己越来越远。凌薇也不知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力气和勇气,她不管不顾的朝左靖颜游去,心里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朝她呐喊。

    不惜一切代价,只要救回左靖颜!

    在以前,凌薇从不相信爱情会改变一个人这样的鬼话。可,到了此时此刻,她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曾经的她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为了一棵树去放弃整片森林。更不会对哪个女人有这么多的耐心,甚至费尽了心思想让她开心。

    凌薇敢于承认,也愿意承认,她是真的喜欢上左靖颜了。这种喜欢不单单是想要她的身体或她的人,而是发自内心的希望她过得好,过得开心。哪怕,这份开心并不是因为自己,和自己没有半分关系。

    身体的力气随着水的冲击而渐渐抽离,肺部的疼痛也在加剧。凌薇咬紧牙关,蹬着早已经酸软无力的双腿朝左靖颜所在的位置游去。此时,她的眼前没有越来越深的海水,也没有那些海藻或鱼类,就只有那道白色的影子和左靖颜越来越清晰的容颜。

    当手掌再次触碰到那个人的身体,凌薇如获至宝般的将左靖颜紧紧抱住。因为长期呼吸不畅,她的脸色越来越白,整个人也在逐渐陷入深度昏迷中。无可奈何之下,凌薇轻轻吻住左靖颜的唇瓣,将自己口中的气渡进对方口中。这个吻,也许是她们从相识以来最为温馨的一次。凌薇吻的很轻,很慢,她用自己的薄唇将左靖颜的唇瓣包裹住,就像保护幼崽的母亲那般。

    许是察觉到凌薇的动作,左靖颜缓缓睁开双眼。原本的窒息感全然不见,有的就是只是凌薇口中的气息。那一股淡淡的清香,好像蒸馏过的海水,又像是混了冰的风。左靖颜知道,这是专属于凌薇的味道。清爽,干净。

    四目相对,凌薇的眼中是欣喜,是安心,而左靖颜的眼中却充满了诧异和不解。她以为这是在自己濒死之前出现的幻觉,是愿望化为实体的妄想。然而,当她发现两个人紧紧相扣在一起的十指,她发现,这个人是真真正正的存在于自己身边。

    不是妄想,更不是幻觉!

    凌薇,竟然会不顾危险的过来救自己...

    左靖颜愣愣的看着面前不停和自己交换呼吸的凌薇,一时间有些无法回神。在她心里,凌薇虽然不坏,却也称不上什么好人。从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来看,就能知道她并不是一个行事光明磊落的人。

    一切都转变的太快,也来的太快。左靖颜从没想过自己会遇到凌薇这样一个女人,她因为一次口舌之争对自己产生了兴趣,从而用尽各种办法来报复自己。没错,左靖颜用了报复这个词。因为她一直都认为凌薇之所以会这样对待自己,只是因为她那天在饭店里出言顶撞了她,让这个向来都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失了面子。

    可是,在后来的相处中,左靖颜又觉得凌薇并不只是讨厌自己。也许,她接近自己的目地就和那些人一样,她想要自己的身体,想要自己躺在她身下任她羞辱。那天在医院,左靖颜已经做好了准备。她并不是演戏,而是真的想要用身体来换取和凌薇的再无牵扯。

    她本以为这个女人会如同自己心里所想的那样将她最后仅剩的尊严夺走,可是,凌薇并没有那样做,甚至还留下来照顾自己,喂她喝汤。也许,在那个时候,自己对她的感情就不再是厌恶了。这样,才会有了之后在剧组的和睦相处,自己才会放心的去到她家,在她的怀里安然入睡。

    左靖颜以为,凌薇对自己所说的喜欢,并不是一句随便说说的戏言。也许,她想要的并不只是看自己出丑,或是自己的身体。然而,当她看到凌薇亲吻蓝汧陌的那一刻,左靖颜弄不懂了,也猜不出凌薇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从未见过对方如此温柔的模样,那一举一动,一丝一毫的细节都做的滴水不漏,就连眼神都带着仿若捏出水的柔情。想到凌薇为蓝汧陌心疼,为她在自己面前流泪。左靖颜有些失望,同时,她也没有忽略掉心底深处那份不易察觉的嫉妒。

    左靖颜不再是无知少女,她明白自己对凌薇产生了很微妙的情感。不是友情,也不是亲情,而是距离爱很遥远,却又无限接近的情感。只是,哪怕她察觉到这份感情,左靖颜也不愿让任何人,尤其是凌薇知道。她们两个差了太多太多,甚至于,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自己今年已经有42岁,纵然保养的再好,实际年龄却还是摆在那里。左靖颜知道自己的身体早已经比不得年轻的时候,尤其是在那次的事件之后,她的身体总是会在晚上变得冰凉无比,抵抗力也越来越差。相比起自己,凌薇才26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还是一个不到30岁的女孩,而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和她差不多大小的女儿。

    这些天,左靖颜故意疏远凌薇,反而对谢霜霜格外亲近。她看得出谢霜霜对自己的情感,所以,她一方面要利用谢霜霜去疏远凌薇,又要防止谢霜霜对自己产生不必要的幻想。她,真的太累了。

    左靖颜想,如果凌薇真正喜欢的人不是自己,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只是,会有一些遗憾罢了。

    就在刚才,当她亲眼看到凌薇和那个女配角旁若无人的亲吻在一起。左靖颜承认,她吓坏了。她并不是生气于凌薇这样毫不避讳的和其他女人亲密,而是怕她的把柄落在一些媒体或是有心人手上,那样,对她的影响终是不好的。

    于是,她下意识的推开谢霜霜,想要去阻止凌薇,却没想到会扭伤了脚,跌进海里。哪怕她心底奢望着凌薇可以过来救她,却不忍心让对方处于这种险境。更何况,凌薇对自己的喜欢,似乎也没有到达为了救自己而全然不顾性命的地步。

    可,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左靖颜呆愣的由着凌薇抱住自己朝水面游去,她在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消耗了不少体力,如今还要带自己这个累赘上去,就更是难上加难。看着凌薇头上因为太累而暴起的青筋,左靖颜心疼的别过头,不愿再看。她不明白,凌薇为什么要来救自己。

    她喜欢的,不该是蓝汧陌吗?

    当头部冲出水面,劫后余生的两人贪婪的呼吸着久违的空气。眼见她们游了上来,刚刚准备下海的工作人员赶紧跳下去把她们抱上来,替她们披上极其厚重的棉衣。凌薇躺在地上精疲力尽的喘息着,而身体较差的左靖颜则是蜷缩到一起坐在椅子上。她身子差,哪怕披着再厚重的棉衣也被冻得全身都在颤抖。谢霜霜看到左靖颜难受的样子,她走上前将她抱进怀里,说着自己有多担心她。

    听着那些好听的话,凌薇在心里暗骂着谢霜霜混蛋。你当时离人最近,你怎么没寻思把人拉住?还担心的要死了,要死了你他妈还站在岸上,不下海去救人?草,虚伪的女人。骂完这些,凌薇斜眼看了看还抱在一起的两人。她忽然发现,左靖颜呆愣的视线并不是没有焦点,而是不偏不倚的落在自己身上。

    察觉到这个有趣的事,凌薇笑了笑,扶着因为用力过度而有些酸疼的腿一瘸一拐的走到左靖颜身边。她把谢霜霜推开,把左靖颜拥入其中。后者只觉得身体忽然变得比刚才还要暖和,抬眼一看,竟是凌薇敞开了她身上的棉服,把自己整个人都收拢到里面。

    “怎么样?我的怀抱是不是比那个丫头的暖多了?”凌薇笑着在左靖颜的耳边说道,语毕还不忘在后者的耳廓边舔了舔。本来就冷的左靖颜哪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当下,整个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

    “你说谁是丫头?我比你还大两岁。”凌薇刚才的动作极其隐蔽,就只有谢霜霜一个人能看到。听对方说自己是丫头,谢霜霜不满的皱起眉头,欲要和凌薇理论。“谢霜霜,如果不是有其他人在,我绝对会一巴掌抽死你。你有什么资格说你喜欢颜颜?刚才她掉下去的时候你在做什么?为什么不拉住她?”

    凌薇说着,目光忽然变得凌厉起来。她的长相其实并不算柔和那类,反而是带着几分英气。纤瘦的锥子脸让她看上去有些刻薄,那双狭长的凤眼在平日里总是喜欢微眯着,好似慵懒的猫咪,唯有凌薇真正动怒的时候才会布满狠厉和邪气。在一般情况下,她很少会对女人发脾气,谢霜霜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她,当即吓得后退了几步。

    眼见凌薇把比她高了整整八公分的左靖颜打横抱起来,谢霜霜愣愣的站在原地,忘了去阻拦,也不敢去阻拦。这时,高琳察觉到凌薇要带左靖颜离开,她及时跑过去,拦在两人面前。“凌老板,靖颜是这部戏的主演,她出了事,责任在我。我已经请了急救车过来,你...”

    “不需要,我会照顾她。”凌薇说着,头也不回的抱着左靖颜走去剧组包下的宾馆。直到回了房间里,怀中人的身体还在不停颤抖着。凌薇打电话叫来她的私人医生,继而想要把左靖颜放到床上休息,却发现对方竟是死死攥着自己的衣服不肯放开。

    “颜颜,乖,我要把你的湿衣服脱下来,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为什么...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听左靖颜一直问自己为什么,凌薇疑惑道。

    “为什么要下来救我?”

    “呵呵...”

    左靖颜的问题,凌薇并没有回答,反而轻笑出声来。她摊开之前被墨镜刺破的手掌,那处伤口已经被水泡到出了皱褶,隐隐有一丝血迹浮现在伤口周围。除了这道划伤之外,那掌中赫然躺着一颗纯白色的贝壳。贝壳的表面极其光滑,在灯光下浮现出一道白亮的圆弧,格外好看。

    “电视剧里不是特别流行送什么狗尾巴草的戒指玩小清新吗?我把这个贝壳送给你,你就当是项链好了。至于我为什么要救你这个年龄大,脾气坏,对我各种漠视,连拍个戏都会掉进海里的笨女人。原因很简单,那就是...”

    凌薇说到这里,忽然把怀里的左靖颜压倒在床上,整个人伏在她的身体上方。

    “左靖颜,我喜欢你,不管你信不信,愿不愿意。你,是我的。”

    ☆、第章

    凌薇的办事效率很高,她挂断电话没多久,就有一个穿着褐色西装的女人赶了过来。此时,左靖颜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她身子弱,这一天又是演戏,又是扭伤,再到后来掉进海里差点淹死,又在岸上冻了那么久。这样折腾,就连连男人都受不住,就更别提柔柔弱弱的左靖颜了。

    “喂,女人,你怎么才过来?我不是让你...”

    “白痴,闭上你的嘴。凭什么你打个电话我就要过来,难道你不知道我很忙的吗?你过来泡妹子,结果把堂子里那些烂事全丢给我处理。你知道哪些老家伙有多难搞吗?你知道我每天看他们渗人的笑,难受的好像全身都要要张虱子一样吗?所以,别在这个时候惹我,否则我绝对会要你好看!”

    女人对凌薇极其不满的说道,语气里带着强烈的不满和抱怨。左靖颜只看到对方的嘴唇极快速的上下运动着,几乎是没有喘气便把这段话从头到尾的说了完整。再反观凌薇,这个向来喜欢逞口舌之争的人竟是没有丝毫反驳的余地,只傻傻的站在那里任由女人对她进行言语批斗。

    看到这里,左靖颜收回放在凌薇身上的视线,重新落回到女人身上。她和凌薇差不多高,穿着一袭剪裁合体的西装西裙,脚踩同为褐色的高跟鞋。她的肤色并不是特别白皙的那种,而是看上去十分健康的小麦色。

    酒红的长卷发分散在她肩膀两边,斜斜的刘海遮住半边眉毛,露出下面一双大小适中的桃花眼。她将身上背着的大包打开,拿出许多医疗器械。其中有没拆包的针筒,吊瓶,有各种各样的药,竟然连手术刀都有。

    看着那些装备,左靖颜吞了下口水,用打量的眼神去看女人。她很好奇,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医生,如果是,为什么要穿着一身白领装?还用这种包来背这些医用物品?而且,这个女人口中所说的堂子又是什么地方?

    “美女,从我进来开始,你就一直在看我。怎么,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如果在几年前,我也许还会看上你。不过嘛,现在可是有些晚了。姐姐我早就名花有主了,而且连孩子都有了,所以,你没机会了哦。”

    许是察觉到左靖颜的视线,女人开口说道。听着她明显的调侃,左靖颜有些不好意思。她假装咳嗽几声,不知该如何去接女人的话。“叶医,我叫你过来不是让你废话的,你不是还要回去照顾孩子?既然如此,就赶紧给我把颜颜治好。否则,别怪我把你那些下流的勾当告诉紫歌。”

    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凌薇忽然开腔。听了她的话,叶医冲她十分暧昧的笑了笑,继而拿出听诊器在左靖颜身上来回摆弄着。“你深呼吸一下,有没有觉得什么地方会痛?”“没有。”左靖颜根据叶医的指示,轻声回道。

    她觉得叶医这个名字很奇怪,根本和她给人的感觉不同。她想,叶医的父母之所以给她起这个名字,也许就是想要让她走医学这条道路。可是,从叶医的言行和举止来看,她显然并不是一个医生的料,倒像是...繁忙的企业老板。

    “还好,没什么大问题,应该只是受了凉而已。我给你开些药,你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如果有发烧的迹象,就立即去医院打针。”叶医说着,给从包里掏出几包药放在桌上。那些药的包装很简易,并没有任何牌子或商标。就好像小孩子吃的糖球一样,根本不像是药。

    目送着叶医风风火火的离开,左靖颜一脸疑惑的看向凌薇。那意思很明显,你怎么找了个这么不靠谱的医生过来?

    “先把这些药吃了,今晚我会在这里陪你,如果你还难受,我就送你去医院。”凌薇十分体贴的将左靖颜扶靠到自己肩膀上,拿了一杯水欲要喂她吃药。

    “呃,凌薇,我并没有诋毁你朋友的意思。只是这些药的功效我们并不了解,可以随便吃吗?”思前想后,左靖颜还是不愿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不知名字的药,她的确不敢吃。

    “放心,我和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她们叶家是医学世家,她更是医学界少见的天才。这些药都是她自制的,外面花钱都买不到。”听了凌薇的解释,左靖颜这才放心的把药吃下去。她从凌薇的和叶医的对话中得到一些信息。这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很好,那么,叶医是不是知道凌薇的真正身份呢?

    “怎么?你有心事?”见左靖颜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凌薇轻声问道。

    “你有告诉叶医你的身份吗?”

越做越爱_分节阅读_32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