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Θ②0②②.cΘм 50.三十年前(上)

暗阳(NP) 作者:无牙

PΘ②0②②.cΘм 50.三十年前(上)

      梁沉英惊疑不定,扳着林旸的肩膀挡在身前,他怒吼一声:“冯狄声,你在发什么疯?”
    “怎么?梁警司忘了前几天收到的信了?”冯狄声垂目吐出一口凉气,对于接下来要说的话好像令他十分艰难:“梁警司,还记得戴丽凤吗?”
    梁警司似有迷茫,恍恍惚惚间有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脑海,他迷蒙看向陈蜀军,对方淡然的神情肯定了他的猜想。
    怎么会,那个女人的事情不是早就摆平了吗?那天他以为是陈蜀军为了恐吓而寄的相片。原来是冯狄声?
    冯狄声盯着他几番变换的脸色,嗤笑一声:“想起来了?我还以为梁警司贵人多忘事,早就忘记了。”
    “你是她什么人?你旁边的又是谁?”
    “哦,我们俩都是她的儿子。”冯狄声恶意地拉长嗓音,目光转向陈蜀军:“陈老大一点都不意外样子,是早就知道了?”
    刘振辉眸光闪了闪,带着几分复杂的看着陈蜀军:“不可能。”
    陈蜀军笑笑没有辩解,抚着鼻头磨蹭:“阿仁,你b爸爸想象得要狠。你连杜渔也要杀?不是很喜欢她吗?”
    “她是杜恒之的女儿,杜恒之死了她当然要替他来受。”
    杜渔看着刘振辉与冯狄声脑子里一片混沌,回想有些细节她心惊胆战,冯狄声当年派她去引诱他,原来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所以冯狄声拉自己当卧底就是黑棋子落向棋盘的第一步。
    “这些事和我爸爸有什么关系?”杜渔只想问最关键的事情,关于冯狄声和刘振辉对自己究竟下了多少套,如果今晚能活下来再慢慢高清楚。
    “想知道?好啊,趁着今晚重要人物都到齐了,我们一起来重温一下陈老大与梁警司,还有刘秦林和杜恒之一起做的好事。”
    三十年前。
    冯狄声还是无知懵懂的三岁小童,每晚戴丽凤都会抱着他去中学门口接下班的冯毅,他们一家人过得清贫但幸福,戴丽凤是个温柔的女人,总是告诉他人要常乐,不可要求太多,现在的生活有你和爸爸我很满足。
    三口人挤在一间60平的小屋其乐融融,每周末一家人总会到各个公园游玩散步,冯狄声以为这种柔情的生活会一直持续到未来。
    有一晚戴丽凤照旧拉着他去接冯毅,从家里走到中学要穿过一条长深的小巷,每到夜晚巷中总是漆黑一片,母子两时常哼着歌谣就慢悠悠穿过了黑暗,这一次他们还未走到巷口就被四个醉醺醺的男人拦下。
    戴丽凤惊恐地把他推到身后,颤巍巍地叫他们走开,在男人精虫上脑的时刻,眼前女人越是拒绝越是反抗,他们越是兴奋至极。
    两个男人挟制住戴丽凤的两手,另外的人不顾她的叫嚷直接撕破衣裳,四只大掌在女人白嫩的穴口挤肉,男人火热的喘气和淫秽不堪的话把冯狄声吓得浑身颤抖,看着母亲被迫蹂躏,眼睛不住流下泪水,他也许意识不到戴丽凤正在遭受着什么,但他看得出母亲很痛苦。
    他冲过去抱着其中一人的大腿狠咬:“放开我妈妈,你们这些坏人!”
    男人低头瞧他,不耐地大力扯开,恶劣地把冯狄声一把提高丢向远处。
    浴火难灭的男人抬高戴丽凤的大腿将硬挺得发烫的鸡8一鼓作气塞入小穴:“哇,这个女人真tamade紧。”
    女人爆发出凄厉的哭叫,随着男人耸动的顶入变得万分绝望。
    摸着奶子的手,抓着肉体的手,亲吻柔唇的嘴,让这对母子堕入深渊。
    冯狄声不停的重复爬起又被丢远,爬起来冲过去再次被丢远,伏在戴丽凤身上的男人一轮一轮的更换,女人支离破碎的叫喊激起他们的哄笑:“你瞧瞧是不是被操出感觉了,哈哈哈哈。”
    戴丽凤的头顶,肚脐,大腿都是腥臭黏粘的精液,眼神几近涣散,不知今夕何年。
    冯毅久等等不来老婆和儿子,他好笑的想这母子俩今天是罢工了吗,照亮脚下的路灯招惹了数圈品种各异的飞虫,冯毅从路边的便利店买了冯狄声最爱的冰棍提步走向回家的路。
    他感觉心情无比的放松,每晚下班的时候是他最愉悦的时分,只是今日少了两个牛皮糖,小小的打了几分折扣。
    还没走到巷口耳边就听到女人的呻吟和肉体碰撞的声音,冯毅诧异的蹙眉,现在的男男女女怎么这般不知羞耻,公共场合就高起来了。他迟疑了一会儿,选择离开走到另一条稍远绕路的小巷。
    三个人在这路口就此擦身而过。
    也许当时冯毅踏入戴丽凤的那条巷口什么也无法改变,也许他以一个男人的蛮力赶跑那些混蛋,也许
    当冯毅发现母子俩根本没有在家时,那道女声再次窜入他的脑海,他木然站在客厅中央,头顶的灯泡射在头顶像是编制了一圈光环。
    冯毅抓过菜刀冲到巷子,果不其然看到奄奄一息的戴丽凤,冯狄声伤痕累累跪在她身边嚎啕大哭。作恶的男人已不知所踪,只留下一件外套。
    那一晚冯毅不知自己是如何捱过去,他痛恨自己当时的一念之差,看着戴玉凤躺在床上空洞的脸,他憎恶那群该死的男人,冯狄声小小的身子抱着妈妈的手臂轻轻颤抖。
    冯毅从里到外翻那件遗留的薄外套,或许是上天垂帘,衣服内袋里掉出三张崭新的学生证和一本教师证。
    抓着这四张证,他直愣愣看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带着一腔孤勇直奔云川市警校。
    林校长听闻他的遭遇立即把四人叫到办公室,严厉要求四人如实说明昨晚的所作所为。那四人很快就招认,慌张的说昨晚喝多了,没想到自己会做这种事,受害者有什么要求他们都愿意尽全力满足,求冯毅给他们一次机会。
    机会?给你们机会谁给我老婆机会?冯毅冷冷一笑拒绝了他们的提议,只要求学校按规定执行将他们送入监狱,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林校长答应了他的要求,又陪着他回了一趟家从戴玉凤身上刮了精液取证,走前林校长义正言辞的保证绝不会包庇任何作恶的学生,请他在家耐心等待结果。
    冯毅等了又等,盼了又盼,一周一周过去对方始终没有再联系过他,左邻右舍不知从哪儿听闻戴丽凤被轮奸的消息,眼神里总是带着意味不明的怜悯和深意。
    那种眼神像倒刺地皮鞭不停击打在冯毅的心上,戴丽凤和冯狄声整天躲在被窝里。
    冯毅再次踏上警校的路途,这一次林校长没有接待他,他根本没有走进学校的大门就被门卫轰走,这种转变宁他惶恐不安,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之前说好的。
    冯毅抱着心底微弱的诉求在学校门口等了一整天,眼睁睁看着那四个人说说笑笑走入大门,其中一人瞄过他顿了顿,装作若无其事走远。
    绝望是什么样子,可以从冯毅此刻的面容窥到一二,他惶然走进警局报案,警方很快与他对接开始调查,可是他没有了证据,那些精液被林校长刮走,那几本证也被林校长收走,他现在什么都没有,警察瞧他确实不像说谎,说要给校方去个电话询问一番再做决断。
    几分钟后警方将他送出警局,留下一句校方否认你说的案件,对不起,请你拿出证据再来。
    冯毅站在警局门口痴痴地笑,笑自己的愚蠢,笑这世道艰辛,笑冤屈何处才能伸张。
    当夜他平静的买了菜回家,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一家三口坐在圆桌沉默的吃着饭,等到戴丽凤与冯狄声睡熟后,他撑起身子在他们脸颊眷恋的吻了吻,而后留下一封遗书跳下楼房。
    冯毅是懦弱的,在无处伸冤之后,他自感对不起戴丽凤选择了自杀,留下孤苦伶仃的母子留在世间挣扎。Ρо①8ɡ.てом(po18g.c哦m)

PΘ②0②②.cΘм 50.三十年前(上)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