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勿视

仙怀落棠 作者:西瓜真好吃

59.勿视

      江怀棠的面前竖着一面镜子。
    镜子里清晰地映着江怀棠的模样。
    江怀棠的心中莫名地恐慌,像是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样。
    咔嚓一声,裂开的不是镜子,而是映在镜子里的江怀棠。
    镜子里,她的脸开裂出了一道缝隙。
    这道裂缝渐渐变大,就像蜕壳一般,一个赤身裸体地少女淋着鲜血从江怀棠已经萎缩了的皮囊里走了出来。
    镜子中的少女将手放在了镜子上,透过镜子,如新生孩童一般好奇地打量着江怀棠。
    少女笑着,江怀棠看向她的脸,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非常熟悉的脸。
    那是她自己的脸。
    —————
    江怀棠睁眼,入目尽是漆黑。
    江怀棠起身,用手敲了敲头。她的后脑勺处疼得不行,可能是在她昏迷时,后脑勺撞到了什么东西,所以身体感受到了疼痛,才会做了个如此奇怪的梦境。
    四周完全没有光亮,江怀棠从皮肤上传来的触感,感觉到她现在所处的环境阴冷又潮湿,也从自己被轻轻吹动的头发上,感受到了微弱的风。
    有风,就说明她现在在的地方,不是完全封闭的空间。
    当初在云落城时,她没有找到有卖照明术、净身术这种日常生活所需要的小法术的卖家。因此,不会照明术的她,将体内的火灵力汇聚至自己的手指上,在指间上打了个拳头大小的火苗,借此火光来查看自己现在所在何处。
    在完全黑暗的空间里,江怀棠指尖上炙热的火苗是那么的明亮,亮的连四周的黑色液体都反射出了澄色的火光。
    只一眼,江怀棠便看清了她现在的处境,随即她便将指尖上的火苗掐灭,并且抑制住了自己体内灵力。
    漆黑色的液体朝江怀棠的方向移动着,敏感地探寻着周围的灵力。
    它们因江怀棠的灵力而苏醒,如猎手般隐秘地朝江怀棠行动着。
    江怀棠只感觉手背一凉,那黑色的液体触碰到了她的手背,顺着她的手背缓缓地向上爬,想寻找去刚刚那一瞬即逝的灵力踪影。
    江怀棠抑制着自己体内的灵力,在刚刚她被卷入那无尽黑色时,她就发现了这东西会吞噬修士的灵力。
    这东西没有神智,只是以灵力为食,所以才会主动攻击别人。
    一般来讲,这种本身没有神智,紧靠本能行动的生物特性就是只会随着自己的本能行动。超出本能之外,它们便会安静下来。
    先前江怀棠在这里躺了不知有多久,但这些黑色液体也没见攻击她,甚至在她醒后的一段时间内,都安静地呆在岩壁上,直到她使用灵力,才试探地向江怀棠移动而来。
    黑色液体一碰到江怀棠的手背,它本体带来的冰寒就直刺骨髓,冷的江怀棠整个左手都僵硬了起来。
    这些黑色液体如藤蔓生长般攀爬,顺着江怀棠的四肢爬到了躯干。
    这些黑色液体左摸右探,见没有发现有灵力的存在,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动都懒得动一下,直接就挂在了江怀棠身上。
    这些液体一卸力,力量全压在了江怀棠身上,倒是成了一个贴着她身子的牢笼。
    江怀棠缩肩,寻找着这牢笼中的空隙,想要从中抽身而出。
    这黑色的液体活动起来是带有一定黏性的液体,可一旦停止活动进入休眠,就会瞬间硬化。江怀棠抑制着体内的灵力,这些黑色液体察觉不到有灵力的存在,一直持续着休眠的状态,任由江怀棠随意行动。
    休眠中的黑色液体,依旧散发着过冷的寒气,加上硬化后光滑的表面,通体像是一根根如藤蔓般扭曲的冰柱。
    江怀棠从中脱离,她活动了一下肩颈。也不知道她昏迷了多久,先前受了伤的右肩已经完全恢复,无论怎么动都感受不到丝毫疼痛。
    江怀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她回想了一下自己昏迷前的情形。当时那石室内的地砖上下起伏,应该是宁不遇向下探的太深了,那些藏在地下深处的黑色液体察觉到宁不遇的灵力,在朝两人移动时触发了链接着密室的机关。
    如今,她应当是在藏在遗迹下的密室里。
    密室藏在遗迹下方近百米的位置,还设了多种隐匿和隔绝神识的阵法,想来这处遗迹的主人应当是不愿意外人找到此处。
    四下无光,江怀棠又不能动用灵力进行照明,只能一路摸索着寻找着出路。
    没了灵力,修士也只是凡人而已。
    黑暗模糊了时间的概念,或许过了两叁个时辰,或许也只是过了短短数息,靠着直觉、嗅觉、听觉,和一双摸来摸去的手,江怀棠终于走出来那片黑暗,迎来了暗淡的荧光。
    散发着淡淡幽蓝色的萤石稀稀疏疏地嵌在壁上,虽然它们散发的光芒太过于昏暗,还不足以照亮整个空间。但随着江怀棠的深入,壁上的萤石越来越多,这份有些阴森的光芒也成为了她前进的灯盏。
    那些黑色的液体依旧阴魂不散。它们如蛛网一般,无论是墙壁上还是地面上,都有它们的身影。江怀棠不知道它们究竟本身就是这处遗迹中的一员,还是为了生存才闯进此处,她只是觉得这东西确实是有些麻烦,拜它所赐,江怀棠现在空有一身灵力却无法使用。
    幸好斩首还在,至少江怀棠遇到危险时,还能用体术和剑术拼上一拼。
    可能是因为昏迷时撞到了后脑勺,走的久了,江怀棠忽然眼花了一下,视线内的所有物体重影了一瞬。
    但这种眼花一般的状态转瞬即逝,并没有让江怀棠太过于上心。
    但当这个状态出现了第二次,江怀棠就开始警备了起来。
    她先是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确认了自己并没有任何身体上的不适或异常。
    然后她环顾了四周。
    萤石散发着暗淡的幽蓝色光芒,这光芒既阴森又诡异,照的人十分压抑。
    又是一阵眼花,江怀棠眼中的世界开始重影,但这一次,这状态持续了两叁秒。
    待视线恢复,江怀棠又突然呼吸困难了起来,几乎到了临近窒息的程度。
    江怀棠大口地呼吸着,但窒息感逐渐模糊了她的神智,使她的身体都变得迟缓起来。
    一手向腰侧伸去,待手触碰到斩首那微凉的剑柄时,江怀棠便将其从剑鞘中抽出。一记猛劈,萤石被江怀棠劈的粉碎,壁上也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口。
    江怀棠这一剑将石壁劈出了一道极深的裂口,裂口深处所显现而出的,却不是土色的石头,而是如镜面一般反射着江怀棠容貌的矿物。
    江怀棠看着那道裂缝,连眨眼的时间都不到,就像是被吸了进去一样,江怀棠只觉得自己明明没有移动,可她以及她四周的空间却在刹那间就被拉进了那镜中世界。

59.勿视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