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页

快穿之论攻与被攻的重要性 作者:充气一次君

第3页

      凌子叶没有说话,可是其复杂的神qíng与指尖的停顿都在彰显着他此刻的动容。他的弟弟,就是他最大的软肋。
    能换回不让弟弟重蹈覆辙的机会么?凌子叶垂下手,终是松开手,放走了光点。他轻声道:怎么办,我不得不同意呢。
    很好。明明是电子音,凌子叶硬生生的听出了几分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意味,他突然感觉好不慡。
    那么宿主,咱们开始吧。话毕,凌子叶还未做出什么反应,只觉得一阵黑暗吞噬了他的脑海,随即便又一次陷入了昏沉。
    作者有话要说:  520系统:没什么意外的话,你们是见不到我的。【高冷脸】
    ☆、暗卫的禁yù系主公(一)
    美人塌上,凌白的睡姿慵懒极致,墨发散开却不失凌乱,平添了几分邪魅之气。
    凌白似是做了什么噩梦,几点汗从丰满白皙的额头划过,直教人心里随同男子的眉一起纠着,想伸手抚平那一丝褶皱,却又怕惊醒男子。
    猛地,凌白从梦中惊醒。眼神十分迷茫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屋内的摆设都是那么的熟悉。
    刚刚的一切只是在做梦?可是那梦的感觉又是如此真实等一下!凌白拍了一下脑袋,眼神惊恐。
    方才做了什么梦,他怎么一点也记不得了。
    王爷,您醒了么,奴婢来给您更衣了。门外传来的丫鬟的声音打断了凌白的思绪。
    凌白伸出修长白皙的手,头疼的揉揉太阳xué。算了,还是不要想那个梦了。
    嗯。凌白平淡的回答。
    听见凌白的回应,被称为丫鬟推开房门,单手托着盛有凌白衣服的托盘,低眉顺眼的走了进来。
    这个丫鬟是三皇子的母后差人送来的。
    丫鬟长相惹人怜爱的紧,水汪汪的大眼睛总含着半汪秋水,顾盼生辉。也不知道这样的可人儿,送到凌白府上做贴身丫鬟是何居心。
    好在这个小兰倒也安分,凌白容忍着她照看自己的起居。这番态度,让三皇子的母后很是满意。
    于是像往常一样,凌白面无表qíng的任小兰为自己换上衣袍。
    青袍上绣着丝丝缕缕的金边,美观而大方;腰身系同样花色的腰带,多出来的两角料服帖的搭在裙摆上,绸缎的白色打底裤,脚下踩的是高腰云靴。
    这一身穿上,更显得凌白器宇非凡前提是忽略其板的死死的脸。
    衣袍摸起来手感细腻,穿起来也很舒服。凌白明白,这般的衣袍,自家王府是绝对没有的。
    小兰,今天的衣袍,真漂亮。凌白说着,淡淡的瞥了小兰一眼,无意探着小兰口风。
    小兰立即低下头,盯着地板,声音有些诺诺道: 回王爷,今儿个三皇子举办了赏花宴,达官贵人都会去――王爷您也不例外。好歹穿的体面些,不能丢了王府的脸。想了想,补充一句:这是皇妃吩咐的原话。
    这个皇妃自然指的是三皇子的母后。
    lsquo;像个小大人一样,懂事寡yù,时常板着脸rsquo;,这是凌白母后对其年幼时期xing格的刻画。
    长大以后的凌白,依然淡漠寡语,显得有些难以亲近,给人一种无形的威压。小兰正是因为这点,一直对凌白有着些许忌惮。
    七皇子,请下吧。门口的两个侍卫来到凌白的轿子前,一个伸手掀开红帘的一角,另一个则恭敬的弯下腰,伸出手背,递到帘前。
    随后,一只白皙漂亮的手搭在了侍卫的手背上。
    云靴踏在轿檐,轻轻一点,落到地上。凌白淡定的把手收回衣袖,抿着唇斜瞥向一动不动的侍卫。
    侍卫被这惑人的桃花眼看的一dàng,愣了一秒,立刻回过神来,心里有些暗惊,紧递给同伴一个眼神。
    七皇子到!同伴朝庭内高喊,待听见里面的声声重复,直到第五遍后,侍卫对凌白道了一声请,便把凌白领进庭内。
    凌白刚走进庭内,迎面撞见了二皇子,三皇子及六皇子三人。
    二皇子和六皇子时常跟在三皇子身边,虽说是兄弟亲密如间,明眼人却都能看出,二皇子和六皇子分明在攀附着三皇子。
    没办法,谁让三皇子那么受宠,以后当上了皇上,一统江山了也是不意外的事。
    三皇子一看凌白来了,立刻把身旁两人赶跑,自己则整理了一下衣着,打开手中绘有荷花的纸扇,快步来到凌白面前。
    小咳咳,七弟,你可算来了。三皇子长相偏俊美,一袭橙袍,打把折扇,却又似扇不扇,两眼放光的盯着凌白。
    那股子的激动劲,若不是周围有他人在看着他们,凌白都担心这凌凝会不会猛地冲上前,把他抱住。
    这可不是凌白多想。凌白与凌凝虽中间隔着许多姊妹兄弟,实则两人年纪也不过相差一个花开落而已。
    凌凝自幼活泼,没有半分哥哥的姿态;而凌白却冷静寡言。这样两个人儿时可谓形影不离好吧,形影不离只是凌凝单方面追随凌白的。
    凌白冷漠点头:嗯。话毕,先凌凝一步向花庭深处走去。
    小白!凌凝与凌白走了一段路,终于忍不住,一把抱上凌白的手臂。
    凌凝俯身靠近凌白,嘴唇虚浮在凌白的耳畔,似无意的呵气,那边的花好看,小白,我们去赏花吧。
    凌白瞥了凌凝一眼,退后一步,将手抽了出来,与凌凝拉开距离。
    凌白无奈道:小凝别闹,痒。依然是毫无波澜的语调。
    凌白的言外之意很明显,就是让凌凝离远点,不允许凌凝往凌白耳朵里呵气。
    痒?凌凝笑了,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伸出手在凌白的耳朵上示意的挠了挠,凌白白嫩的耳朵立刻生理xing泛红,透着粉嫩,
    挠挠就不痒了!
    凌白表示他可以踹凌凝一脚么
    于是,凌白真的踢了凌凝一脚。当然,只是轻轻的踢,显出几分随意与亲昵。
    凌凝笑嘻嘻的拍拍自己的腿,他就知道小白是不会生自己气的。
    凌凝和凌白赏花赏的正来劲,不知是谁朝他们这边高喊了一声:赏花宴的题诗开始啦!
    凌凝本身就喜欢凑热闹,他搂着凌白胳膊道:小白,咱们也去看看。
    凌白点头表示同意。
    赏花宴的题诗会向来是为那些公主,些姐举办的。
    这使准备了不知道多久的女孩们各个摩拳擦掌,想在会上作出几首好诗,大方光彩。
    兴许这样,能引起某个皇子的青睐,嫁入皇家也不一定啊――这是大多数女孩的心思。
    凌白和凌凝来到举行诗会的中心亭。
    本来是站在外围的,但其他的人看到是三皇子,都很自觉的为二人让路。于是,待凌白回过神来,他和凌凝已经处于观看诗会的最佳位置了。
    这个诗会确实倍受淑女们的欢迎。不过片刻功夫,亭中已经聚集了许多满脸信心的才女了。
    大会很快在一声敲鼓声中拉开帷幕。
    承担主持人工作的小厮眉眼清秀,声音也算悦耳: 今天诗会的主题是――梅花。
    小厮顿了顿,看向淑女们,笑道:不知各位些姐,谁先来?
    大家皱眉沉思。
    这个题目他们到是没有想过,以往的诗会主题,都是围绕花会所展示出来的花。
    他们把荷花,牡丹,jú花,乃至水仙花都考虑到了,谁能想到寒冬才怒放的梅?抬头看看当空的烈日:这八竿子也打不着啊。
    凌白也对这个题目表示意外。不过当他看到身旁笑的像偷腥了的小猫凌凝时,明白了是他搞的鬼。
    依凌凝的话来说就是:诗会都考那些倒背如流的花多无趣,来个措不及防的也不错啊。
    作者有话要说:  凌子叶:没错,不可以逗比的我其实高冷又美腻
    ☆、暗卫的禁yù系主公(二)
    好在闺秀们的书不是白念的,组织了一下措辞,第一个闺秀站出来了。
    雪藏珍宝数年载,中道家出花尽败。寒风飒飒涅上,千里梅香沁人心。
    台下的观众们拍手叫好。凌白也点点头,这诗确实不错。
    领头的闺秀害羞的笑了,又退回人中。有了一个开头,其他闺秀也不甘示弱,对出来的诗虽都有着独特的韵味,却不如第一个用的巧。
    最后,领头的闺秀获得的票数毋庸置疑,待人们以为诗会到此结束时,那个闺秀却软软的提了一个请求。
    诸位,姐姐的才华凌驾于小女之上,可却因为害羞不肯上场。不如,大家给些掌声,邀小女姐姐上台作诗一首可好?
    话毕还调皮的眨了一下眼睛。
    大家都玩得开心,有起哄说好的,这会也没散成。
    既然大家都同意,苏菡笑望向人群中的某处,姐姐,上来吧。
    众人都往苏菡所看的方向望去,一时间苏h瑶的身上聚集了数百道目光。
    众压之下,苏h瑶握紧了拳头,却没有丝毫的怯场。她昂首穿过人群群,走到亭上。
    苏h瑶高冷的瞥了眼不怀好意的苏菡,桃唇微张: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苏h瑶停顿了一下,闭上眼,好像在感受着那茫茫大雪中,墙角粉梅所带来的震撼,唯有,暗香来。
    众人静默了一会,回过神来,掌声雷动。
    这诗真是绝妙,语句十分朴素自然,没有丝毫雕琢的痕迹,却灵动的赞扬了梅花不为严寒,冰清玉洁的高尚品质,实属佳作!
    一旁的苏菡吃惊的长大了嘴:他这个糙包废柴的姐姐怎么,怎么会对出这么好的诗!
    看着台下人们对苏h瑶的赞叹,苏菡对苏h瑶的恶感更甚了。白皙的脸仿佛被谁抽了一巴掌般,火辣辣的疼。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苏菡后悔了。
    凌白也被这女子的才华所震惊。他微瞪大了眼珠,凌白一直以为和他一样,认为梅花才是品德高尚的人很少。殊不知,这难觅的知音终于出现了。
    凌白看向苏h瑶的眼神中多了些许的欣赏。
    一直偷偷注意观察凌白眼神的凌凝,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生气的鼓起嘴。似无意挡到凌白身前,阻拦了凌白的视线。
    凌凝委屈道: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真是的,就不应该来凑什么热闹。
    凌白的视线终于聚到凌凝身上。看着凌凝委屈的神色,疑惑道:好,不看。
    凌凝这才罢休,心里却给苏h瑶狠狠的记上了一笔。这可是第一个让小白注视的女生,以后可要提防着些。

第3页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