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塵.趁亂拐帶

放言五首(修仙 NP H) 作者:臣妾不能說

前塵.趁亂拐帶

      托他的福......呵,可不是吗?托他的福。
    何殊又是一掌打向楚槿,被楚槿轻轻松松的躲开,还反朝他踢了一脚。
    「为了一个炉鼎,照乘这是何苦?」看何殊一副老婆被睡了的绝望脸,楚槿用何殊的话刺了他。
    不是才说萤萤是炉鼎吗?这副样子做给谁看呢他。
    「......她不是。」何殊又呕出一口血,跌跌撞撞的歪向一旁,扶着墙猛咳。
    「那可是照乘自个儿说的。我心甚悦此女,照乘可愿割爱?」楚槿才不觉得何殊被这么拍个几下就会死,所有化神都是打不死的小强。于是吃了个大饱的楚槿得了便宜还卖乖,不停用言语刺激何殊。
    「呸!」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何殊啐了一口血,「松年别忘了,你还有丹光呢。」对楚槿稍有认识的人都知道,楚槿像块牛皮糖似的黏着丹光,虽然小公主一直都神神祕祕的,外界对其知之甚少,但对楚槿完全没有想法这件事倒是眾所皆知。
    楚槿一顿,缓缓答道:「有丹光,又何妨呢?她定能容得了沉萤的。」
    凤族尚义,丹光在小世界中害得沉萤丢了一条命,本就为此事感到歉疚,故丹光必会对她多所忍让,这不是个完美的组合吗?
    何殊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楚槿。
    虽然何殊渣了沉萤,但他至少还有病识感,知道自己是个渣男。但看着一脸理所当然,入室强姦沉萤,和她商量都没商量就想脚踏两条船的楚槿,何殊觉得一山还有一山低,底限这种东西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楚槿他行啊,大乘期的不要脸起来果然是高出他一大截,比他多活了近万年的时间或许都拿去练脸皮了吧。
    「可她,心悦我。」何殊知道沉萤喜欢他喜欢得要命,他赢过楚槿的,大约也只剩下这一点了。
    「那是之前,日后可就不一定了。」楚槿好整以暇的在自己随身的芥子空间内,翻出一条天蚕丝织就的锦被,把沉萤裹得严严实实的,「她知道你称她为『炉鼎』。」
    何殊瞳孔遽缩,大吼一声,祭出自己本命法宝,打向楚槿的丹田。楚槿接下何殊的招式后,与何殊一路酣战至洞府外头。
    这一战让何殊伤得不轻,楚槿也受了伤。虽然楚槿对何殊不抱杀意,但实力实在相距太大,何殊还是在自个儿洞府里养了大半年。
    这个在双方都需要养伤的时间点上,沉萤也因一次性获取太多品质上佳的「种子」,再花时间伤春悲秋就准备爆体而亡了,因此不得不闭关准备升级。
    叁人难得的各自安好(?)了一段时间,最后是楚槿率先去了沉萤洞府骚扰她。
    对于这个强姦犯,沉萤一开始自然是没给他好脸色,奈何楚槿在床下对沉萤有求必应低眉顺眼的,深諳沉萤脾性的他该撩时撩,该露肚躺平喵喵叫示好时绝不站着,该砸灵石搞排场耍浪漫时手头更是松得不行,简直是好单纯好不做作,跟何殊那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再加上楚槿很爽快地承认自己喜欢沉萤喜欢得要命,让从不表态的何殊顿时落了下风。
    但沉萤早已经意识到自己是个渣男吸尘器,楚槿和她之间的关係,是以这么不堪的方式开始,让她觉得他俩日后肯定没什么好结果。可因为沉萤性格太软和,跟楚槿实力差距太悬殊,拒绝无用之下,只好勉为其难的和楚槿保持来往。
    这情况要给从前的沉萤自己知道了,肯定会指着自己大骂他们俩渣你可以选择不要犯贱啊!
    可她发现,目前的自己还真做不到。
    接连遇上两个渣男,让她受伤太深了,她迫切需要一点温暖,一点点被爱着的感觉,哪怕只是一戳就破的假象,哪怕那点温暖来自一个强姦犯。
    楚槿就是抓准了沉萤这种心理,趁着何殊养伤、沉萤不想见他的空档,软磨硬泡的将沉萤拐回了东海。
    ———————————————————
    前尘终于写完了(喘
    大家都在敲碗萤萤快点掛,你们好狠的心!作者只好删减一下章回,把剧情装上加速器啦。
    萤萤再来要换棚了,但我还没想好下个场景是什么,小宝贝们有什么特别想看的糟糕情节/场景吗?快说给我听听(扭

前塵.趁亂拐帶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