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蜡烛与鸳鸯浴

江上_新御书屋 作者:不喝酒的酒

28蜡烛与鸳鸯浴

      江上_ 作者:不喝酒的酒

    人类为什么会喜欢喝酒?

    也许是因为,喝醉之后你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放浪形骸,至少夏琳就是这么想的,她总是想跟江上做一些很不一样的事情,哪怕特别y1ngdang也无所谓。

    而此刻,江上的肌肤被n油包裹着,甜甜的,味道很好,就像是一个可口的饭后甜品,g引着她翘起舌尖去品尝。

    香软的舌绕着敏感的马眼来回地打着圈儿,她一面x1t1an着他柔软的圆端,一面用手套弄着他坚y的bang身,一并roubang下面那两颗冰凉柔软的圆球。

    江上情不自禁地抚m0着她乌黑的秀发,俊眸微微阖动着,清隽的双颊上早已染上q1ngyu的红晕,他其实很想按住她的头,横冲直入地捣弄在她口中的温柔乡里,好释放自己呼之yu出的yuwang,却又不像破坏此刻的缱绻,于是几次按下那种原始的冲动。

    而他的分身却不是这样想的。

    感觉到小江上在自己的口中一跳一跳地紧绷着,夏琳将它从口中吐了出来,又抹了两把n油涂在两颗蛋蛋上,眼神迷离:“你看它,就这么油里,像不像蜡烛?”

    江上皱起眉头:“别告诉我你在许愿吗?”

    “你不觉得很神圣吗?对着男人的生殖器许愿,这叫回归真我。”夏琳冲着他调皮地一笑。

    “那我就满足你,回归真我的愿望。”

    江上只觉得自己的心想是被什么激荡了一下,有时候他觉得夏琳像一个jing灵,总能冒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轻易地撩起他的x趣。

    他再也忍不住,将夏琳打横抱起来,走进卫生间里。

    被放进浴缸里的时候,夏琳本能地去拉江上的手。江上旋开水龙头,在自己的下身上清洗了几下后,长腿一迈跟着坐进浴缸里。

    浴缸很大,刚好可以装下两个人,夏琳毫无顾忌地靠在男人的肩膀上,感受着温热的水波下,江上正拉起她的双腿,roubang在波澜中猛地一下推进了她的花x。

    他cha得太快太急,甚至x口的花瓣都被一并带了进去,水带来的涩感,让夏琳的xr0u有点撕裂的痛。

    “唔——”

    她想尖叫,可江上很快堵上了她的唇,火热的舌在她的口腔里进攻着辗转着,让她发不出完整的语句,只能拼命抓紧他的肩膀,抬起香t好让他进入的更顺畅。

    江上将夏琳包裹在自己高大的身t中,t0ngbu不停的抖动着,来来回回地ch0uchaa着她甜美的xia0x。他的速度很快,也很有力度,像是压抑了很久的yuwang终于有了喷薄的出口,那种yuwang不仅仅是男nv之间xa的yuwang,还有情感上的yuwang,源源不断,澎湃汹涌,好几次夏琳觉得自己都快要被顶飞了,甚至连浴缸都在震颤着。

    越来越多的花ye从xia0x里被带出,黏腻sh滑地粘连在两人r0ut的连接处,先前g涩撕痛的滋味,渐渐被另一种令人愉悦的感觉所取代。

    感觉到夏琳攥住自己肩膀的手越来越用力,脸上的红晕也越来越重,江上微微松开她的唇,舌尖在她粉红se的rujiang上吮吻着:“舒服吗?”

    “舒……舒服……”

    夏琳闭着眼睛,原本细腻白皙的皮肤透着一种晶莹娇俏的粉红,细长的脖颈因为肢t的紧绷而高高地仰起。

    “想不想更舒服?”

    江上于是在她雪白的脖子上嘬了一口,然后,将她整个人翻转过去,以后入的姿势再次进入了她的身t。

    “呀——”夏琳一下子就尖叫起来,这个姿势他总是能进得非常深,仿佛每一次的ch0uchaa都能入到子g0ng里面,那是一种又爽又痛的感觉,偏偏这时,他又会轻微地击打她的t0ngbu,让夏琳一方面有种既被占有又被折磨的恐惧,另一方面又会因此而yu火中烧,仿佛心底压抑的那些痛苦和秘密都因此得到了释放。

    她知道这很变态,但她沉迷于这种感觉。

    这种快感与痛苦交织的感觉,到了临界点的时候,她甚至会哭。

    尤其是背对着的姿势,和本就喑哑的嗓音很难让江上发现这一点,她会更加肆无忌惮地流下眼泪。

    从小的良好教育告诉她,做人做事都不能给别人带来压力。她只能压抑自己。

    然而这一次,当她流着泪抬起头,才发现对面是一面镜子。

    氤氲的浴室里,江上正一瞬不瞬地注视着镜子里的她,深邃的轮廓里,那双黑亮亮的瞳眸异光闪烁,仿佛夹着一丝叫作怜惜的情愫。

    夏琳觉得自己有些沉沦了,心因为觉察到江上的视线而慌乱,她不安地扭动身t,可是,江上的细长身t却有一gu意想不到的力气紧紧压住她,想躲也躲不掉,身t被压得动弹不得。

    他扳过她的脸,吻去她颊边的泪珠,灵活的手指宽慰似的在她下面的蜜珠上温柔的拨动着,分身则连续不断地戳刺着她敏感的软r0u。

    夏琳咿咿呀呀地躲着,软绵绵的声音听在耳朵里却不像是拒绝,倒像是邀请,于是江上便更加卖力。

    终于,在被男人持续数十下的冲刺之下,夏琳忍不住gyu的yet和浴缸中的水很快混为一t,江上将ga0cha0后几乎要脱力的她从浴缸里抱出来。

    简单的清洗之后,江上将她抱回到床上,以nv下男上的姿势再次冲刺起来,不同于以往的强悍和邪魅,这次的他出奇的温柔,轻轻地ch0u,缓缓地cha,如同按摩一般,反反复复地延续着她的yuwang。

    这一晚上,夏琳前前后后ga0cha0了三四次,直到最后像一滩泥一样软在他的怀里再没有半分力气时,江上才抱着她一阵又快又准的ch0u弄,s了出来。

    在这场混乱而漫长的xa终于平息的时候,夏琳和江上并肩躺在柔软的床上,她x膛起伏着微微喘息,像往常一样睁大眼睛望着头顶陌生的天花板,品尝着和ga0cha0过后的空虚和茫然。

    一只温热的手却缓缓地握住了她冰凉的指尖。

    她回头。

    “有没有想过离婚?”江上的声音就在耳边,明明是低沉沙哑的,却像是一记钟,重重地撞击在夏琳的心口。Зω點ρo壹⑧點μs

    https://

28蜡烛与鸳鸯浴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