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H)

闷骚(1v1 H)_御宅屋 作者:破故纸

操!(H)

      闷骚(1v1 H)_ 作者:破故纸

    “谁和我生?当然是我老婆,我媳妇儿,我缓缓宝宝了。老婆,老婆,好爱你,宝宝,我的乖宝宝。”男人紧贴着她的耳朵,一遍又一遍地轻唤,深情款款。

    徐缓被他叫的耳朵直发酸,半边身子都酥了。

    “你好肉麻!”她嗔道,往前避了避,男人的甜言蜜语攻势太强,听得她耳朵都酸得发麻了。

    “老婆,你耳朵好红,通红通红的。”江决看了片刻,忍不住含进嘴里舔,身下也躁动起来,大家伙开始磨着股沟慢慢进出。

    “嗯呀…!”女人一个轻抖,小穴敏感地吐出小股淫水。

    “别在这里呀!”她抓着身前的大手,还要分神去看锅里的饺子。

    男人听不进去,脑子已经有些发昏。他腿紧紧夹着女人,进出的动作越来越快。

    “腿并紧点老婆!”江决粗喘着命令,闷叹一声,光操老婆的小屁股也爽得要死。

    “嗯…你慢点呀…!”徐缓手撑着台面不自觉地并紧了腿,那根沾了淫液滑溜溜的粗长肉棒在腿间无所顾忌地胡乱直撞,十分嚣张。

    男人紧密地黏在她背上,劲臀像是小马达般快速地耸动,他抓揉着女人柔软丰硕的奶子,闻着颈香舒爽地哼叫,又往脖子上中了一片草莓。

    徐缓被闹得也动了情,男人的动作此刻就像是隔靴搔痒,勾着她不上不下的,难受极了。

    “快点,饺子要煮好了…!”她转头细喘着娇声催促,眼底布满了雾气。

    “不行,没够呢。”他不管不顾,只哼哧哼哧地埋头苦干。

    眼看着锅里的饺子沸腾了,徐缓赶紧晃悠悠地伸手关了火。

    又等了几分钟,她腿都站酸了,小穴被男人磨得火辣辣的疼,还有点痒酥酥的想要。可是男人却还只是一脸享受地在穴口磨着她不进去。

    徐缓难耐地配合着肉棒微微翘起臀,那一根滑溜溜的大家伙就顺势钻进了穴。

    “喔…!操!”江决低咒一声,不受控制地用力一个深挺,爽地内射了。

    我真的以为我写的很多了

    一看只有几百字

    尽力了明天补

    睡觉了周末快乐??′w`??

    外强中干?傻的可爱?

    儿子还小

    他还是个孩子,

    大家不要放过他。

操!(H)

- 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xyz